?

      <video id="vpfvp"><strike id="vpfvp"></strike></video>

        一剪寒梅报春来

        葛岱绿发表于2015年02月20日21:24:27 | 名家美文 | 标签(tags):蜡梅 寒梅 报春 散文美文 葛岱绿

        隆冬时节,穿过一条迂回曲折的小巷,不经意间看见一枝腊梅探出墙头,旁逸斜出的虬枝,简约而清美,放烟火似的一路绽出小金花。天寒地冻,它兀自喜庆热闹着。

        我仰着头,痴痴地凝望着腊梅花,不忍离去。想折一枝带回家去,可是它在高高的墙头之上,如何够得着。一阵寒风吹过,送来幽幽暗香。几分清冽,销人魂魄。李笠翁在《闲情偶寄》中称腊梅与玫瑰为异姓兄弟,因其“气味相孚,皆造浓艳之极致,殆不留余地待人者矣”。故而赞其慷慨,叹其情深。

        蜡梅

        那一缕梅香沁人心脾,仿佛隔着悠长而遥迢的光阴扑面而来。犹记学生时代,菁菁校园里有一株腊梅。它娉娉婷婷伫立在路边。平日里,我只顾抱着书匆匆地从它旁边走过,对它熟视无睹。因为初次离家住读,诸多不适应,软弱胆怯的我像只瑟缩的小蜗牛,仿佛总也走不出逶迤漫长的雨季。

        直到大雪纷飞,新年临近。我频频去学校传达室盼望信件。三番五次总会与途中的腊梅打个照面。雪地里的腊梅,已然另一番形象呈现在我的眼前。它褪尽青涩,彻底删繁,已无叶可辞枝,枯瘦之中尽显凛然逼人的风骨。意想不到的是,仿佛一夜之间,它突然醒来,而且忍不住地笑开了花。这儿那儿,绽出了星星点点的花朵。金黄似蜡,玲珑可爱,轻轻巧巧地缀满枝头。薄薄的花瓣儿光滑透亮,细腻如丝绸,涓涓流淌着呓语般的诗与梦。满枝满桠都是它浅笑盈盈的眸子。朵朵含蓄羞涩,却又仿佛掩饰不住内心澎湃的激情。花香四处弥漫。独特而浓烈的气息钻进鼻子,也钻进我的心扉。

        我若有所思地踯躅在漫天风雪中。缕缕梅香袭人,宛如清扬的曲子,飘荡在凉丝丝的空气里。我默念起林逋的诗句:“众芳摇落独暄妍,占尽风情向小园……”于古诗的美好意境中,追寻飘渺深远的寓意。要怎样的勇气与毅力,才能傲雪凌霜?历经磨难,千锤百炼——何尝不是一种荡气回肠的人生!

        所有云遮雾断的迷茫一扫而空。我的脑海中常浮现那一树腊梅,在皑皑白雪的衬托下,格外清新动人。腊梅花在冰天雪地中粉墨登场,令人刮目相看。它那卓尔不群特立独行的品格深深震撼了我。毕业了,同学风流云散,花儿们各自天涯,渐行渐远渐无书。音尘断绝的日子里,偶尔提起笔,把心事抖落在洁白的素笺上,寄给漂泊的岁月。每每听到“还记得年少时的梦吗?像朵永远不凋零的花……”就会想起那一树璀璨的腊梅花。点点飞花入梦,幻化为一只只闪亮的金色蝴蝶,翩跹在我动荡不安的人生岁月里。

        光阴逝去,青春如同一阵暖风拂过岁月的指间,“为赋新词强说愁”的少年时光一去不复返。像一朵轻盈的云,永远地飘远了,消隐在繁花密林般的往事里。

        “思君令人老,岁月忽已晚。”事隔多年,那一树腊梅是否还在报告春天来临的信息?

        ?
        hcsmnet
        2018年正版澳门葡京赌侠诗全年玄机一句料解码在线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