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video id="vpfvp"><strike id="vpfvp"></strike></video>

        乡村桐树

        张浩宗发表于2015年02月20日21:57:01 | 名家美文 | 标签(tags):油桐 桐树 散文美文 张浩宗

        桐树是一种贱树,既不能做房屋的梁栋檩桷,也不能成为老百姓添置家具的上好材料,就连做柴薪也不能久熬,猛火一过就蔫趴了,剩一堆黑软的炭灰。但桐树还是遵循自己的生活方式,自强不息地坚守着脚下的位置,不卑不亢,顽强生长。

        在乡村,视线所及,桐树到处都是,随处可见。

        记忆中,故乡的坡地和山岭间能够成片生长的,除了松树、柏树、杉树,就是其它杂树了,青棡树、桤木树、马桑树,胡李子树,核桃子树,不一而足,而不择地势、随遇而生的就是桐树了。山梁,溪岸,沟渠,荒草蓬,乱石堆,荆棘丛,还有田边地角,房前屋后,悬崖峭壁,有的成林,有的成片,有的零星地躲闪在一片低洼处,有的间隔着一道坡坎,然后,跳过一洼水田,闪过一湾废塘,桐树熟悉的身影又迸跳着出现在眼前,远远看去,更远的地方,有几棵矮匝匝散着大片冠盖的桐树,迷茫地伫立在一蓬瘦弱的风中,仿佛就要跌倒了似的。

        其实,它是不会轻易跌倒的,当料峭寒风艰难地从围住村庄的山岭间仓皇逃逸,桐树就会抖动满身铁黑的枝桠,迎风而立,笑傲苍穹,凛然地摇晃,不屈地颤动。

        经过24个冷日的历练和煎熬,桐树铁黑的身影依然在寒风中抖索和摇曳。又是几日暖风轻拂,桐树满身枝桠间冒出了星星点点的芽苞,继而,又涌现出蝌蚪般游动的花骨朵。此时,寒意渐消,春意盎然,大地重新回暖,三五几日后,漫山遍野燃起晃眼的烟霞,但见桐花绽放,紫中露白,点缀在桐叶娇嫩的脉络间,绿意蔓延,到处都是一派繁华景象。

        此时,乡村真正的春天来到了,溪流格外清澈,蓝天格外高远,青山格外葱茏,麻雀落在低矮处穿梭,燕子绕在房梁上呢喃,就连鸟鸣也抛开了烦躁和急迫,听起来格外舒缓、平和与婉转,整个村庄都溢满了快乐和喜悦。

        待桐花凋零,桐叶慢长,幼桐如青杏般密坠在枝桠上,掩映在翻动的叶片间。当桐叶长到巴掌般大小,地里的苞谷也熟到了七八分,母亲就会去地里掰回满背篓的嫩苞谷,用石磨磨成干浆置放在盆子里。我们怀揣母亲的吩咐,漫山遍野寻桐叶。桐叶寻回后,母亲将桐叶洗净,晾干,一匹匹叠放在桌子上,然后,将早已备好的南瓜丝、姜丝、蒜泥等佐料拌匀后,用筷子匀称地贴在包谷馍上,再用桐叶包了,放入蒸笼,蒸熟。当桐叶启开,一缕缕清香扑鼻而来,嫩黄的包谷馍上布满了桐叶的经络,粗粗细细,仿佛人身上的血脉。娃娃们等不及,抓来就咬,一个个被烫得龇牙咧嘴……

        当暑热难耐,在地里劳作或赶集归来的人,就会躲到桐树下。桐树散出大片冠盖,仿佛一把巨大的绿伞,正好遮蔽阴凉,待喘过气来,再去摘下一匹桐叶卷成圆锥斗状当水瓢,赶紧去桐树下舀来凉水喝个饱。

        油桐

        等到秋天,桐籽成熟了,由青变红,又由红变黑褐,桐叶也就枯黄了。秋风飒飒,片片黄叶飘落,裸出一树累累果实来。人们背上背篓,带上竹竿,满山满坡寻那桐树,在竹竿的敲击声中,桐籽噼啪下落,三五成群的人们将满背篓的熟桐籽纷纷背回家去。

        秋后,空山空地,空空的村庄里,只剩下一声声尖锐的犬吠越过偌大的田野,狗们结伴而行,在村庄里不停地奔跑着,将更大的空旷和辽远带向远方。

        当冬天如期而至,一丛丛桐树孤零零地挺立在村庄的怀抱,而铁黑的枝桠,一一伸向寒空,仿佛在向谁诉说心中的祈盼和念想,委屈和沮丧,还有藏不住的忧戚和期冀……

        春天来临,还是满山桐花开,依然漫坡桐叶卷。

        ?
        hcsmnet
        2018年正版澳门葡京赌侠诗全年玄机一句料解码在线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