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video id="vpfvp"><strike id="vpfvp"></strike></video>

        冬日里的香椿树

        赵玉明发表于2015年02月21日21:29:21 | 名家美文 | 标签(tags):香椿树 冬日 散文美文 赵玉明

        当叶子在季节的深处被风干了水分,微风一吹,便纷纷扬扬地凋落。

        刮了一夜的风,早上看见楼下的空地上一层落叶。抬头仰望,墙角边的香椿树,稀疏的叶子,如长者的满头银发,在阳光的照射下,虽然已过枝繁叶茂的季节,但生命的光泽依然在高空熠熠闪烁。树干很粗,我双手抱紧用力摇动,树枝上的叶片纷纷自上而下地飘落,“沙沙”的声音唱着生命最后的赞歌。我被这些枯叶包围着,我闻到草木的气息,闻到树木的芬芳,我仿佛听到它们从春到秋沐浴风雨阳光的成长故事。蓝天之下,这让人怎能不爱?

        叶子落在不同的地点会有不同的归宿。就像一棵干了的黄芪,在农妇手中就是用来烧灶做饭的柴火,走进药铺就成了补气固表能医人的宝物。眼前的香椿树就是这样,它的叶子落在我脚下小区的水泥地上,与风从楼房的拐角处吹来的废纸、果皮、塑料袋混杂在一起,被脚踩过,被车轮碾过,破碎污浊,就成了污染环境的垃圾,很快就被工人清扫得干干净净。如果这棵香椿树长在公园的草丛里,它们的落叶,一片一片,叠加着,唯美得如同为枯草铺上一层厚厚的毯,再等一场雨,脱离树枝的叶片,没有了养分供给渐渐腐烂,香销玉殒至“化作春泥更护花”。这是叶子的风骨,也是叶子的使命。如果有可能,我愿意是一棵长在公园里的香椿树,生命的尽头,落在与泥土更亲近的地方,哪怕消失得无声无息。

        同一种树,生长在不同的地域,叶落的时间也是不同的。就如香椿树,在南方,本该秋天落叶,一直挨到大寒,还未落尽。一半凋谢,剩下的一半,半枯半黄,悠闲地挂在高高的枝头,等待一场大风,等待一场冬雨,然后优雅地从枝头缓缓走下,从十几米的高空落到地面。仿佛在写一首抒情诗,与树枝、与季节作最后的告别,不为天上的云,不为远方的烟,只为从春到秋这一生一世的爱恋。而在我的故乡,那个北方的山村,村头一里外的田埂上的那棵香椿树,秋天的时候,叶子们仿佛约好了似的,一夜之间,从树而降,共赴盛宴,无怨无悔。只剩下光秃秃的树干,和一根根的树枝在空旷的田野里独对苍天。

        ?
        hcsmnet
        2018年正版澳门葡京赌侠诗全年玄机一句料解码在线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