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video id="vpfvp"><strike id="vpfvp"></strike></video>

        杜鹃花

        朵拉发表于2015年03月08日23:20:20 | 名家美文 | 标签(tags):杜鹃花 散文美文 朵拉

        刚踏进台北101高楼,突然接到年轻律师自手机邮来的信息,她正在日本旅游。“你看看。”她先打字过来,随之而来的是花和树。那棵挂着片片暗紫红色似花像叶的树,旁边有块木板注明花树的名字:“日阴踯躅”。“这名字叫人生出惆怅。”她说。

        女人容易为花迷醉。昨天是我此趟台湾行的花树日。从早到晚,三餐时间外,都在不同公园的花丛里。台湾不愧是花树宝岛,处处花树挺立,尤其恰逢春季,随便经过什么地方,街边路旁,抬眼处皆是美。抵达士林官邸,朝凯歌堂和新兰亭的方向走去,有同行者指着一处紫红的灌木丛问,这是什么花?

        杜鹃花!脱口而出,不是争先回答,只因从前把九重葛误称杜鹃,唤了足足三十多年。一直到有一回在杭州,船游西湖到三潭印月小岛,与当地画院的朋友边走边聊,不识杜鹃的人,遇到好多杜鹃花,粉红洋红桃红,热烈地在冷风中极力撑起它们的绚艳明媚,一边颤抖,一边怒放,无比喧闹,却没有声音。我忍不住了:“这是——?”画家随便望一眼,马上回答:“这叫映山红,又叫杜鹃花。”

        “杜鹃花?”我印象中的杜鹃花,有红黄紫白数色,花瓣薄如纸,团团簇簇生,三片花瓣中间有三条花心,粉白黄色的花心也开花,盛放时变成花中花,而且是一条一条地开,当三条花心的花全开时,看着就是点点粉白艳黄在阳光下招呼过路的人快来观赏,耀眼夺目比三片花瓣还抢眼。但杭州画家却把眼前这张开的五瓣桃红,一瓣蘸满更深红的喷点,中心有无数小花心,虽然花瓣也如纸般薄,但却阔而大些的花,说是杜鹃花。

        回来以后慢慢搜索,那个时代没有电脑,唯有翻书,看画册,找花卉字典,方知误会太深。一次问马来朋友,答案为:马来文叫bungakertas。bunga是花,kertas是纸。翻找良久,才晓得我一直认作“杜鹃”的这种“纸花”,真名叫九重葛,也称宝巾花。后来到厦门,在厦门教我水墨画的白磊老师说,这花又叫三角梅,是厦门市花。

        那时已在心中爱了三十多年的“杜鹃花”,每天看见它,尤其一种叫新加坡红的紫红色最动人,看到了就要靠近一点,看个仔细,闻闻它的清香味道,但它却原来不叫杜鹃花。要过了很多年,才渐渐把那些“杜鹃花”改成九重葛或三角梅。

        士林官邸有玫瑰园,有兰花展,有香草园,还有各种美不胜收的花花草草,杜鹃花却不时出现,行过这里有一片,经过那里有一丛,淡紫深红浅黄粉白浓橙,还有双色的,带点带斑带条混杂色的,千姿百态,叫人怜爱,难怪古诗说“人间美西施,花中唯杜鹃”。

        从士林再到阳明山,樱花之外,也少不了姹紫嫣红的杜鹃花。这时才听说,杜鹃还有别名叫“山踯躅”和“红踯躅”,竟不让日本花名专美。人在杜鹃花丛中踯躅,顾媚唱的《杜鹃花》在耳畔回响:淡淡的三月天,杜鹃花开在山坡上,杜鹃花开在小溪旁,多美丽呀……

        ?
        hcsmnet
        2018年正版澳门葡京赌侠诗全年玄机一句料解码在线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