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video id="vpfvp"><strike id="vpfvp"></strike></video>

        我与海棠花一样幸福

        韩瑞莲发表于2015年03月31日22:01:42 | 名家美文 | 标签(tags):海棠花 幸福 散文美文 韩瑞莲

        它就开在那里,安静地、白白地、自由地开在那里,开在那开阔的原野上。平整的土地,刚刚用身体覆盖住种子,安稳泰然;一行嫩绿的杏树站在旁边,齐刷刷地与它并肩站立。它就是海棠花。一个在青杏刚刚生成的时候,继而开放而来的村花儿。

        清晨的我,坐在岭儿上,就那样的看着它们,高高地静静地看着它们,我的内心深处有无限的舒展,我的眼睛有无限的开阔。它原来在这原野上是这样地盛开,开放得是那么的完整而热烈,但我却全然不会让那满满的热烈灼伤,因为即使是满树的花朵,远远地看去那热烈隔着空阔的原野带给我的却是一派肃然雅致中的清落。那时,我甚至会觉得有一些冷清,那冷清随着空气被吸入体内,使自己的内心也得到了一份美好着的薄凉。自己的身边没有人,只有稀疏的春风;海棠花的身边也没有人,只有一束春天的阳光照耀着。整个的视野范围几乎没有人影,只有远处山峦的一层绿色绒毛、田野山坡上刚刚泛绿的树木和一条通往外边的公路。于是在那空旷的原野,海棠花就非常地显眼,非常地别致。这里一棵,那里一棵散落在村里以及邻村的一条狭长地带,远看就像五线谱上的大蝌蚪,上上下下跳跃。站在田野中间的海棠花品质端庄,仿佛是那片田野的苍然老者,看护着那片土地的一切生灵;生长在道路旁的海棠花,皓齿明眸、谦逊有礼地迎来送往着过往的路人;依附在堰阶旁的,有“石不能言最可人”的陪伴,更是曼妙骄傲得体。真羡慕那每一棵海棠树,真羡慕那一树的海棠花。安静之中还是安静,海棠花盛开着。这里的空气是清洁的,风是干净的,土壤是松软的,树木是友好的。那一团的白色树朵更像是素雅女人头发上的白发卡,在女人低头弄活时,一闪一闪地发散着纯净的光亮。这时的山村,空旷、寂寥、平和。海棠花无声但却用这样的方式清晰地不断赞美着。看着海棠花能这样不紧不慢似有若无地吐露心声,我的内心也跟海棠花一样充满了无限的幸福感,眼睛里还时时涌动着那般感动的潮湿。

        我们村的大部分海棠树都有上百年的树龄,树干粗壮有力,树冠都呈馒头状,饱满结实。这里的海棠树是冷的。因海拔高,这个地区适合冷海棠生长。我小的时候,生产队秋天组织农民采摘后,要把冷海棠放在一个两个甚至更多的大囤里,等待冬天寒冷的天气来临,把那海棠冻实,经村民挑拣后再卖掉,来增加生产队的收入。那时,我们家院前的自留地里也有棵冷海棠树,秋天采摘后,家人就把冷海棠用背篓装好,放在我们家院子里东南角的墙根处。每每在寒冷的冬日,去抓碗海棠,一家人坐在家里的热炕头上,等那冷海棠融化,再拿上一个个吃掉,酸甜爽口,生津化食,那种感觉要比现在的山楂卷不知好吃多少倍。冷海棠虽然酸甜,但不能多食,因为,它的那种酸,会告诉你,一次吃几个合适。感觉吃多了,自己会自动放弃食欲。那时,即使自己家有冷海棠树,冷海棠也没多到我们每天都能吃上几颗的程度,所以,那时的冷海棠也是我们家冬天的稀有之物。馋了、高兴了、来客人了才能吃到,或者有时候趁爸妈不注意,偷偷地拿几颗来吃。最有意思的是,我们村小学校后面几块地里的堰阶上有好几棵冷海棠树,秋天那最高处的枝头上农民不能摘到的冷海棠,自己会熟透了依次地掉落在土地上,后被风土掩埋,开春时待到土地松软,我们每每中午或者晚上放学后,就跑到那地里去扒找冷海棠,要是找到一个,会兴奋得又蹦又跳,再拿脏兮兮的小手擦吧擦吧就吃,那冷海棠的味道好吃极了。

        我们家院前的冷海棠树,还是我们儿时爬上爬下玩乐的场所。那棵冷海棠树,两大侧枝在粗壮的树干一人高处分开,正好我能爬得上去。它的侧枝也很粗实,能禁得住我们爬上爬下。对于儿时的冷海棠花我没有特别的记忆,我只记得,秋天时,我经常爬到这棵海棠树挺高的地方,一边颤悠着玩,一边摘海棠吃。那时的海棠是吃不了的,涩涩的不能下咽。只是儿时的无聊,像松鼠一样自找乐趣罢了。那时,农村的孩子全是如此,爸妈也不管我,这倒成全了我顽皮自由的性格。那棵冷海棠树,是我儿时的玩伴,它默默给予了我许多的快乐,那些只有我与它能懂得的快乐,甚至也包含着只有冷海棠才知道的我的青春秘密。

        走近冷海棠花,先会是一股浓郁的香气扑面而来,甜甜的、柔柔的,细腻着肺腑。再是那些千百只蜜蜂嗡嗡嘤嘤的歌唱,非常的悦耳动听。那些蜂儿在花朵上忙碌个不停,一朵花差不多就有一只蜜蜂,你甚至会以为,蜜蜂们把家都搬到了海棠树上。再看那一树的白色花朵繁茂盛开,密密麻麻,一朵贴着一朵的,间或有些嫩绿的树叶陪衬着,白绿互搭,淡雅协调。什么树能有这样多的白色花朵呢?在我们村,恐怕要冷海棠莫属了。论数量槐花与冷海棠花相当,但槐花的颜色不如冷海棠花那般洁白、花开的姿势也没有冷海棠花那般大胆,花型也没有冷海棠花的奔放开朗。拍几张照片,放到电脑桌面上,其中有一张满幅全是密密匝匝的冷海棠花,那样子简直怜爱得让人心碎、柔美得让人无可比拟,有时那美撩得我不断地在办公室来回踱步。

        现今,我们村的地早已分到各家各户管理,冷海棠树也随着地分到各家里去了。而各家各户的日子早已与冷海棠若即若离了。村民都能买富士苹果、香蕉等好吃的水果了,谁还惦记那冷海棠呢?冷海棠到秋天也很少再有人采摘,因为村里年轻人已经少得可怜,没人愿意再爬树了;再者冷海棠根本不值钱了,冷海棠便不再能为增收致富出力了。但村民们怎么能忘记那逝去的岁月呢?那些过往的岁月中的辛酸苦辣、爱恨得失又让谁来见证呢?于是,村民们就把这许多的冷海棠树都挂上了古树的树牌,把它们像保护自己的孩子一样的保护起来,让这些冷海棠树成为了村里的一道谁也不能破坏的风景。

        春天来了,冷海棠花又开了,古老的冷海棠树,花花一树,仿佛村民每年就是为等待这一时刻的到来,看着古树新绿、古树新花,仿佛这日子又有了新的奔头。那时你会看到每位村民的眼神中都透露着冷海棠花的光鲜与神气,看着村民与海棠花这样的情深意浓,我便也深深地沉浸在早春的冷清中,与海棠花一样幸福着。

        ?
        hcsmnet
        2018年正版澳门葡京赌侠诗全年玄机一句料解码在线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