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video id="vpfvp"><strike id="vpfvp"></strike></video>

        母亲的花朵

        杨廷成发表于2013年12月07日17:43:27 | 名家美文 | 标签(tags):花朵 母亲

        去年春天,因罹患重疾在医院里整整呆了两个多月后出院的母亲,托人从乡下给我捎来一墩芍药花种,让我栽植于花盆里。她老人家真切期盼着我能看到孩童般灿烂无暇的花朵,好让我这远离故土、在这喧闹的都市里心境寂廖的人能闻到家乡的味道,母亲那善良、宽厚的心,儿子是懂得的。

        就在刚刚栽下花种不久,春日的阳光透过宽大的玻璃窗洒进阳台沐浴着花土的日子里,母亲旧疾重发,很快从县城医院转至省城医院就治。肆虐的病魔紧紧地扼住母亲的咽喉,她整日躺在病床上,做不完的检查,吃不完的药片,打不完的点滴,曾经能扛起100公斤麻袋的肩膀渐渐消瘦下去,到最后妹妹为她整理床铺时,我抱起母亲,在我的臂弯里,她那健壮的身体轻如婴孩,一双深陷的眼睛里慈爱的目光紧紧地盯着我们兄妹三人时,泪水就会夺眶而出,流淌在皱纹纵横的脸颊上,让我们都不忍心去看了。在我们揪心的疼痛与嘶哑的哭叫声中,那个春天,世界上最疼爱我的人离我远去了,再也不能够回来了,留给我的是无尽的怀念与悲伤。

        在乡下办完丧事,回到城市的家里,才发现母亲带来的那株芍药花已破土而出,在干裂得没有一丝水份的陶盆里依然绽放着生命的绿色。我连忙接来清凌凌的自来水,慢慢地浇在花盆里。在我的心目中,那是远逝的母亲给儿子留在这世界的一个念想,我不能辜负她老人家的一片情意啊。

        也许是在操心母亲住院的事情,使刚刚种下的花种没有得到及时的浇灌,或是陶盆中的土壤远远不及故乡庄廓院里那般肥沃。那株使我充满无限期待的花枝最终还是没有打出苞蕾,甚至慢慢地从绿叶边沿上枯黄,似乎无精打采地在诉说着悠远的哀愁。

        看着渐渐枯萎的绿叶,我把花枝移植出来,栽种到小区院里一片绿地的空隙处,浇水、松土、施肥,但它却没挺直起翠绿的茎杆,随着秋天的来临,再也见不到它的一丝踪迹了。冬天的雪花飘落在高原大地上,也厚厚地覆盖在楼前的空地上,有时,我还在猜想,它肯定是禁不住这西风凛冽,雪似剑刃的天气,追随着母亲到另外一个世界,在她老人家身边怒放生命的色彩去了。

        又一个春天来到了,清明过后,在一场濛濛细雨中,楼前的绿地上那些草芽儿一夜间钻出地面,泛着喜人的绿色,那些个花树也在春光的滋润下,枝桠间呶出一簇簇花蕾。有天黄昏,我走近那片绿地,蓦然间发现去年秋天我栽种芍药的那个地方,齐刷刷地长出数支绿叶,在春日的夕光里,喧耀着生命的奇迹。我的心为之一震,眼睛直直地盯着那些嫩油油的叶芽儿流下泪水。它们在整整一个冬天的期待中,经历了怎样的风霜雪雨的煎熬,怀揣着怎样的一个梦想,使冻僵的灵魂历练成永恒的憧憬延续生命的光华。它的重生又使我想起了母亲,那个乡下女人坚韧的品性。

        我想告诉远在天国的母亲,你送给儿子的花种终于在大地的怀抱里寻找到生命的真谛,在春雨中发芽绽叶,在夏夜里怒放吐香了。每年春天,我只要看见吐绿的新叶,就仿佛看到母亲,她风尘仆仆地从乡下而来,来到这片绿地上,倾听着我来去匆忙的脚步,眺望着我灯光下夜读的身影,那是一种多么祥和的温暖啊。

        我相信,这株花树在这个夏天里,一定会盛开出美丽的花朵,那是母亲的花朵,开在儿子的心田里,永远不会凋谢。

        ?
        hcsmnet
        2018年正版澳门葡京赌侠诗全年玄机一句料解码在线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