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video id="vpfvp"><strike id="vpfvp"></strike></video>

        桐子花开

        见微发表于2015年04月05日03:06:43 | 名家美文 | 标签(tags):油桐 桐子 桐子花 散文美文 见微

        我父亲“家”后的油桐树开花了,一年一度。父亲走了12年,桐子树也长高了,树冠如云。我已60岁,人生一甲子。我带儿子来祭拜,穿过小桥流水人家,走在蜿蜒崎岖的山路,儿子问,爷爷的“家”在哪?我告诉他,看到山顶上的桐子树就到了。如今,我带着可爱的孙子来祭拜,孙子用稚嫩的童声问,太爷爷的“家”在哪?我指给他,看到那棵大大的桐子树,就到了。是啊,春华秋实,繁花似锦,12年了。

        油桐花,桐子花

        油桐树,在我家乡,又叫“桐油树”,我们习惯叫桐子树。桐子花很美,白色的花瓣上点缀着红红的斑点,那么自然、夺目。白花为什么有红点呢,也许是大自然的造化,但在我看来,是这片土地洒下太多革命前辈的鲜血。不说远的,仅新中国成立初的剿匪,光我家乡就牺牲了许多人。当年,我父亲所在部队是47军140师,黑山阻击战,我父亲的连队打得只剩3人。我很惊奇,作为机枪手的父亲居然活了下来,还立了大功。大军南下,我父亲先是剿匪,后来转业地方参加经济建设。他主政了很多单位,用现在的话来说,是实业家,到离休时,还是个科级干部。现在看来是匪夷所思,可我一直没有听过父亲抱怨,也没见他为自己“活动活动”,真是党叫干啥就干啥。他离休时,县委书记说了一句:“老王,是全县最老实的老同志。”陆游说梅花“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我父亲真的就如歌里唱的,静悄悄地绽放,淡淡地飘香。

        桐子树的果实呈球形,很像青苹果,也有点像柠檬。正因为像青苹果,父亲南下时,天热口渴,大家看树上这么多“苹果”,摘下就吃,边吃边说,南方苹果这么涩。实在难以下咽,才扔掉。结果吃了的战士都拉了肚子。我们听得笑疼了肚皮,连连说,爸爸遭罪了,遭罪了。桐子树的果实,虽不能吃,但它的籽榨出的油叫桐油,是很好的涂料,战争时期还是控制的战备物资。自然界的物质是如此,社会中人的活动也是如此。父亲历来宽以待人、严以律己。他工作过的单位,批评、处理过一些同志,但可以说没有一个私敌。“文革”中父亲虽被批斗,但大多数群众对他好。他下放豆腐厂劳改,工人们不让他做苦工,让他收账。一天,我去看父亲,父亲递给我一个大搪瓷缸,上面印着豆腐厂,里面装着豆腐脑,我吃一口,甜甜的。父亲悄悄告诉我,老师傅每天给他弄了一缸子。我想,这就是工人阶级的淳朴感情。记得父亲的工资一直是70多元,一次调工资,上级动员父亲让,说你在县里工资是高的,你就让吧。父亲二话没说就让了,母亲与父亲吵了一架也没用。“仁者寿”。父亲活了88岁,而且走得很安详,没有痛苦。父亲除了几枚军功章外,没有给我们留下什么遗产,但留下了一个好家风:“厚道”。厚德载物,是父亲给我们留下的无价之宝,让我们受用终生。

        一棵树,人们往往赞美它的花,它的果,往往忽略了树本身。树干、树枝、树叶、树根是一家,都有它的美。“树高千尺不忘根”,“绿叶对根的深情”,等等,都说明它们的亲密关系。随着后来我职务的提升,父亲说,你有马骑了,你有车坐了,你享福了。后来的发展父亲没看到,如果在,不知道他会说什么。当然,父亲是以战争年代的标准说事的。但最让我记忆深、受用一辈子的是,父亲说“你当的官不小了要知分量。当官关键是要公道待人,公平处事”,“找不到北的时候,要摸摸良心”,真是醍醐灌顶。父亲文化不高,职务也不高,但说的可是金玉良言、实话箴言。他一辈子就是这么做的。对党,要忠诚;对人,要厚道;当官干事,要凭良心,公道公平。思想有多远,人就能走多远。父亲用亲身体验的真理,照亮我们的人生之路。有人说,父爱如山。我说,父亲如树。挺拔屹立,告诉我们如何做人做事;枝繁叶茂,为我们遮风挡雨;朴实无华,默默奉献自己。

        哦,桐子花开。

        ?
        hcsmnet
        2018年正版澳门葡京赌侠诗全年玄机一句料解码在线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