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video id="vpfvp"><strike id="vpfvp"></strike></video>

        十里春风蚕豆香

        孙怀平发表于2015年04月26日20:57:44 | 名家美文 | 标签(tags):蚕豆 春风 散文美文 孙怀平

        记忆中的蚕豆总是和那座老屋,那条小河在一起的,就像菊花总开在篱笆外一样。

        每年冬天,奶奶总会在房前屋后的空地上、菜地旁小河的河沿上,见缝插针地点上些蚕豆。第二年春天,春风吹来,桃花红了,麦子绿了,菜花黄了,空地上的蚕豆,河沿上的蚕豆,一簇簇,一蓬蓬,也呼啦啦地开了花。你看,那绿色的茎杆节上爬满了一朵朵攀升的蚕豆花。白中带紫的花瓣,上面印着黑黑的圆点,像孩子明亮的眼睛,又像一只只紫色的蝴蝶栖息在密密的叶子里,安静如低眉浅笑的少女。没有桃花的娇艳、菜花的热烈,自有一种小家碧玉的柔美,淡淡的清香,沁人心脾。

        蚕豆开花了呢,要有蚕豆吃了。一转眼,蚕豆茎上就挂满了饱满的豆荚。摘下小半篮来,中饭菜就有了。这时候,我是最乐意帮奶奶剥蚕豆的。剥开蚕豆绿绿的外壳,两到四个浅绿如碧玉的豆粒躺在里面,再剥去豆粒外面的绿衣,嫩绿的蚕瓣就出来了。“翠荚中排浅碧珠,甘欺崖蜜软欺酥”,豆瓣嫩嫩的,甜甜的,软软的。蚕豆熟的时节,家里的饭桌因蚕豆而丰盛:清水煮蚕豆、咸菜炒蚕豆、蚕豆豆腐羹、蚕豆蛋花汤。家常的小菜因奶奶的巧手而百吃不厌。

        煮熟后的蚕豆又香又甜,是馋嘴的我们最爱的零食。奶奶用针线把蚕豆一颗颗穿起来,做成蚕豆项链。煮熟后,我挂着蚕豆项链边吃边玩。孩子们在一起,常常比赛谁的蚕豆项链长,谁家的蚕豆好吃。你拽我一颗,我抢你一粒,笑声像小鸟“扑啦啦”飞得很远。

        新鲜的蚕豆吃不完,奶奶就把它们晒干了,留着以后慢慢吃。青青的蚕豆躺在竹匾里,在阳光下渐渐变了色,穿上了深青色或褐色的外衣。晒干的蚕豆硬硬的,我们常常拿它玩一种叫着“弹蚕豆”的游戏。一把蚕豆撒在桌子上,用小指在两个分开的蚕豆之间一划,确定弹的目标。用拇指和食指将其中的一颗蚕豆弹向另一颗蚕豆,如果打中了又没有碰到别的蚕豆,就可以赢得这颗蚕豆,还可以继续弹。如果没弹中或碰到别的蚕豆,就让别人弹。看谁赢得多。一把蚕豆,我们赢过来,输过去,乐此不疲。多少个平淡的日子因这蚕豆而多了一份快乐。

        最爱下雪的日子,飘飘的雪花在空中飞舞,天地一片纯白。外面太冷,奶奶总不放我们出去玩。人闲着,嘴就馋了。“奶奶给你们炒蚕豆吃吧。”蚕豆在烧热的铁锅里跳舞,我们围在灶台边看奶奶炒蚕豆。“噼噼啪啪”的爆裂声此起彼伏,蚕豆在锅里蹦得老高,有蚕豆炸飞到灶台边上,性急的我们拿起就往嘴里放。“慢点,别烫着。”哪顾得上啊,炒熟的蚕豆吃在嘴里嘎嘣脆,浓浓的香味在唇齿间弥漫。奶奶在我们这个口袋里装一把,那个口袋里装一把。寒冷的日子就这样香香地过来了。

        “青蔓牵衣细草长,高低山路敛烟光。邻居田埂相逢语,十里春风蚕豆香。”又是一年春草绿,走在故乡的田埂上,淡淡紫紫的蚕豆花盛放如昨,只是那淡雅的花香中再也不见奶奶慈祥的笑脸。春雨霏霏,湿了眼睛。

        ?
        hcsmnet
        2018年正版澳门葡京赌侠诗全年玄机一句料解码在线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