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video id="vpfvp"><strike id="vpfvp"></strike></video>

        樱桃与角黍

        王祥夫发表于2015年06月19日00:40:20 | 名家美文 | 标签(tags):樱桃 角黍 散文美文 王祥夫

        说到樱桃,不说别人,只说我自己,其滋味总是不在吃字上,而是每每让我想起那首实在是很好听的民歌《樱桃好吃树难栽》,而我们现在所能听到的也只是唱片里一遍遍放出来经过改编的,其实并不那么好听。这首民歌原来应该是左权那地方人人都能吟唱的民间小调,女作家郝东黎这首歌唱得顶好,她的嗓子本来有些沙哑,经她唱的《樱桃好吃树难栽》 真是让人心动,忧伤、疲惫、日子的艰难窘困都在她的歌声里了。这首民歌的好,是唱到每一段的结尾处总是要反复叹息: “樱桃那个好吃呀,树呀么树难栽,有哪些心事呀,哥哥呀,你慢慢儿地来。”民间的歌曲,原是从一代代人的心上唱过来的,是不必改编的,改编过的民歌大多都不好。

        樱桃

        樱桃是季节性很强的水果,五月吃樱桃,一吃过樱桃,春天就要过去了。契诃夫想来也是喜欢樱桃的,他的话剧 《樱桃园》 不看剧情,光听剧名就有琳琅的色彩在里边。我少年时候的家在花园的东边,花园里的樱桃树在结果的时候真是吸引人,是满树的珠玉。这么说一点都不夸张,那小小的樱桃每一颗都很亮很红,到最后会红到发紫。有叫不出名儿的小小候鸟会飞来啄食它,啄下一颗飞走,然后又会有另外的小小候鸟飞来继续啄食。现在市上售卖的樱桃要比我小时候吃到或看到过的不知大多少倍,吃起来却永远没有那时的味道好。清朝的《道咸以来朝野杂记》里有记载,最好的樱桃应该是白色的那种,只是价钱十分贵,一两要几两银子。而现在是很少能看到那种白色的樱桃的。

        樱桃的好看还在于无论它的果实是多么的红艳,而果柄却永远是那么绿,绿得十分干净,是真正的红绿相间,放一盘在那里,会让眼睛亮老半天。白石老人笔下的樱桃之好并不好在樱桃的颜色上,而好在浓墨的樱桃柄子上,那种感觉都在。初夏时节上市的那种长茄子也一样的好看,那样的亮紫,茄柄又是那样的绿,紫和绿都干净到不染凡尘,真是好看。小时候,对生活的要求不高,有好东西吃即可,及长大,对生活的要求才又加上了要有好东西看。要想知道樱桃的好看,你最好把各种水果摆在一起,樱桃的亮圆好看真是无法让人忽视。

        五月可以吃到樱桃,必吃的食物还有粽子,关于这一点,从南到北并没有什么两样。古人把粽子叫做“角黍”,是因为粽子有角。粽子一般都是四个角,三个角的也有,但据说还有能包出五个角的,《太平御览》 卷八五一引晋周处《风土记》:“俗以菰叶裹黍米,以淳浓灰汁煮之令烂熟,于五月五日及夏至啖之。一名糉,一名角黍。”古人包粽子以黍米,黍米即黄米,黄米很黏,味道亦特殊。昔日人们在祭祖时必用黄米,一碗黍米饭蒸熟,黄澄澄供在那里真是好看,若此时派糯米上场,恐怕就要被比下来,虽然糯米洁白,打年糕离不开它,但白花花的供给祖宗好像不那么好看。

        说到粽子,当然离不开包粽子的粽叶,最好是苇子叶,水泽河汊处到处长有这种水生植物,但一种说法是要用新鲜的碧绿的那种,另一种说法倒是一定要用隔年发了黄的,据说味道更浓。这让人不敢一下子就表示反对,就像是我们吃蘑菇,鲜蘑菇怎么也比不过干制的香一样。但要是画粽子,白石老人画的是那种碧绿的粽,如果用赭石画,也许会被人错认为是摆在那里的一两块石头。吃粽子要蘸饴糖,或者是玫瑰糖卤。没有听过谁要吃咸粽子的,比如把雪菜包在粽子里边,像吃雪菜炒年糕那样。当然肉粽子是咸的,但即使肉粽子是咸的,也很少见有人要一小碟酱油过来蘸粽子吃。

        粽子在中国可以说是一种特殊的食品,一是要在一定的时间里吃,当然你开一个粽子铺长年的在那里卖也不会有人来反对; 二是它不能拿来当做整顿饭吃,也只能像是吃点心一样吃一两个,然后该吃什么再吃什么。鄙人对于粽子的态度向来是喜欢肉粽,那种大肉粽,油汪汪的剥一个在碗里,无端端看着就有一种富足感。吃的时候还真是要蘸一点点好酱油。一边吃这样的肉粽一边再喝一点绍兴酒而不是什么雄黄酒,雄黄酒向来也不是用来喝的,而是用它在小孩子的额头上画一个“王”字或点几个点。雄黄有毒,怎么能喝?京剧 《白蛇传》 里许仙让白娘子连着喝了几杯雄黄酒而且他自己也跟着瞎喝,这真是让人担心,好在那也只是戏文,如果过端午节,人们真像许仙那样都纷纷地喝起来,到后来不是被蛇吓死而是早已被雄黄毒死掉。民间的端午节这一天调一点雄黄酒,也只是这里点点,那里点点,大人们是手心点点,脚心点点,小孩儿们是额头点点而已。还有那艾草,拿来剪成剑的形状挂在门头,其用意不必细说,民间的各种禁忌说来皆有仙鬼在里边,民间的生活也缘此而丰富。

        每年一次的端午节又将是一回,原本想写一点纪念屈原的文字,却忽然把话题从樱桃扯到角黍上来。也正好借此说一回雄黄的不能喝,文章也便找到了这个结尾。

        微信搜索:花草树木网或hcsmnet,关注我 | 加入千人QQ群:315286686,有问题问大家
        本文网址:http://www.zhongkapeijian.com.cn/html/meiwen/text1123.php,转载请注明,谢谢!
        更多
        ?
        hcsmnet
        2018年正版澳门葡京赌侠诗全年玄机一句料解码在线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