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video id="vpfvp"><strike id="vpfvp"></strike></video>

        枫叶红到冬

        李晓青发表于2013年12月10日20:48:44 | 名家美文 | 标签(tags):枫树 枫叶 红叶

        北有香山、南有麓山,都是赏枫的好去处。秋末初冬,麓山枫牵来了人们的脚步。

        近旁枫树如烟,远处枫林似云。绿亦几许重,红得更深浓。在爱晚亭前的池塘一隅,聚合了一拨又一拨赏枫人。扛着长枪短炮架势十足的,多是老老少少摄影班师生在讲习技艺。一操湘潭口音的摄友索性点燃树枝制造烟雾,追求完美画面效果。有护林人上前阻止,也并不多说什么,明白是爱这枫的美到了极致。

        二十摄氏度的正午,日头很是艺术地将一位游客的身影投射在戏台中央那片人造枫叶上。这位仁兄唐突地把自己塞到别人的眸子和镜头里。

        我采得一枚红得透紫的三叶枫,她品相上乘,几无瑕疵。那由深及浅的渐变,恰到好处。

        她如精灵般从树尖一跃而下,洒脱地飞旋于半空,淡定地飘落在我脚下俯拾即是的落叶中。当她轻盈地晃过眼前时,我欣喜地以为,她就是径直奔我而来。

        不禁想,是让我为她说点什么吗?

        关于枫的红,有N个命题,N种假说。“红霞说”是,“赤色蝴蝶”、“志士鲜血说”也是。却从未征求过枫本身的意见。就像现在,高智商高情商的人们筹办这节那节,何曾理会当事人允了吗?

        想试着为她代言。

        枫其实特鄙夷绿叶这位远房姐妹,不屑那俯首低眉的做派。是的,史上的叶多作陪衬,多隐于繁花之外。大隐隐于市,按说也是极高境界。可她不甘。好不容易来世上一遭,为何只有花能红艳,叶却不能? 她要给自己争个名分,豁豁亮亮地活一回。她以率性和直白颠覆了谦逊的注解。于是,在山麓,在旷野,她努力地舒展着三到十一不等的叶片棱角,兀自熏染出漫无际涯的红。耀亮了秋,温暖了冬,在两个季节的舞台上做着A的主角。秋去冬来27天了,还不肯谢幕,不曾黯淡了独有的红,执拗而逆袭地做着草根们难得有的梦。

        一贯低调的叶儿家族,也就有了这般枫情万种。

        枫树长在麓山,多少沾了湖湘人的霸气,秉承了伟人故里的万丈豪情。

        湖湘汉子从不遮掩个性,湘妹子也不。他们裸露的是吃得苦、耐得烦、霸得蛮的品格和敢作敢为的火辣性情。礼数是讲的,却大多不会一味讲求有礼有节、温良恭俭让。就如同这枫。

        杜老夫子今若在,惊喜的该不是红过春花的霜叶,而是今人绽放于叶上爽之又爽的万丈豪情 。

        这厢的红枫,将个性放到最大,远处的绿叶,想必也在低头思忖:该不该换个活法,斢个心境?

        ?
        hcsmnet
        2018年正版澳门葡京赌侠诗全年玄机一句料解码在线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