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video id="vpfvp"><strike id="vpfvp"></strike></video>

        武夷白梅

        朱谷忠发表于2013年12月11日17:43:34 | 名家美文 | 标签(tags):梅花 白梅 武夷

        武夷白梅

        万春园是武夷山景区新辟出的一处园林,原来只是九曲溪末端的一湾窄地。当地的人,凭着数年的观察,以机敏的目光精于舍取,终于独具匠心地把它变作一处供人休闲的福地。

        我是在今年初冬的一天来到万春园的。天气有点冷,但未下雪,只落着蒙蒙雨丝。放眼园中,芳草遍布,翠绿依然。除了原有的树藤,一些亚热带植物也被移栽过来,其间还布置了许多名花奇卉,疏密错落,参差敷秀,仿佛得之天授。人行其间,亦可俯见迂徐而来的清溪碧水。看到这里,你不能不佩服当地人变窄地为佳胜却又不露经营痕迹的高妙。不过使我忽然为之心动的,乃是听主人说到这园的尽处,有一僻地,长了七八株白梅树,都是野生的,且已陆续发了花。于是便急急朝园林的那一头走去了。

        不用说,我的这个举止是有原因的。一是据我所知,武夷山的梅树不多,白梅更是难得多见;二是我对南方的梅树有自己的评价,认为不管是白梅、时梅、重叶梅或绿剪梅,似都有一种深居简出的倾向,其独立高洁、雅逸淡远,更能使人为之追寻并与之交融。可惜我素来缺少文人雅士的气质,总未能悟出蕴乎于其中的什么,只是保持了一个常人的兴趣而已。

        沿着一条石径折下转上,拐个弯,果然看见暗云晦雾飘逸的山脚,有一片杂树稠密的坡地,数株白梅树,正散落其间。天色将暮,景物似有萧瑟之感。那镶嵌在坡旁的白梅,树干都已被雨水浸濡得发黑;倒是那纵横而出的小枝分杈,尽管孤削如笔,却毫不以冬寒为意,傲然绽出赫赫的花朵,莹白点点,秀美恬淡,教人眼睛顿时为之一亮。

        走近树身,伫立凝望,又见那如僵蚓般的枝头,密麻麻竟缀满了晶莹的雨水,欲滴不滴,极是引人注目。我攀住一节枝干,尚未摇动,雨珠与花瓣便三三两两地洒落下来,顿时,空气中弥漫了一种沁人心脾的幽香。

        天空太晦暗了。此时我格外渴念有一缕阳光从空中照下,照亮白梅树清姿旖旎的一瞬,还渴望听一曲“以最清之声写最清之物”的《梅花三弄》。但什么都没有,只有山中雨后的暮色更趋幽暗。回身再看白梅树,一种淡淡冷冷寂寂的意境油然而生。与武夷山中驰名天下的几株大红袍茶树的仙姿灵态相比,白梅树倒是拣了一个最不引人注目的清寂之地。它悄然生长着,花开花落,不事渲染,只是默默地与周遭的草木山石朝夕相处。这种历经年月而不变的选择,又寄寓了一种什么样的神髓,从而成为人的一种参照物呢?

        是独立的人格?是恪守的毅力?

        在树下凝思,又从树下离去。那一刻,我全然倾心动情了,真想回头对白梅树说一句什么话。可不知为何,直到我走出园中,也没能说出来。

        ?
        hcsmnet
        2018年正版澳门葡京赌侠诗全年玄机一句料解码在线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