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video id="vpfvp"><strike id="vpfvp"></strike></video>

        最是家常绿丝瓜

        刘菁兰发表于2015年07月11日23:04:04 | 名家美文 | 标签(tags):丝瓜 散文美文 刘菁兰

        在乡下,我家曾有几片小小的菜园地,因为面积不大,无一例外的每片菜园地都被母亲用篱笆细细地围好。菜园地里一小片一小片,被母亲精心地侍弄着,连最小的边拐、犁沟等地方也会被被母亲种上玉米、黄花菜等,一年四季活色生香的。面对一圈圈的篱笆,母亲自然也不会放过,那上面常年爬着的是丝瓜藤。

        丝瓜最是不挑地儿、不占地儿,容得下一粒种子的地方便能容得下它们。在篱笆边,种子破土之后,丝瓜藤蔓一天一个样儿的往上窜。刚刚够得着篱笆,它们的触须就紧紧地缠上了,至此就一发不可收拾,几天工夫,篱笆上的丝瓜藤就开始摇曳生姿起来。而丝瓜花儿千朵万朵压枝低,引来蜂飞蝶舞,让我家的菜园子一派生机。

        丝瓜

        其实,在我的乡下,丝瓜花是最家常的花。庭前屋后、田间地头,甚至那些柴垛矮墙边、古树屋檐下,那些触须、藤蔓曼妙着柔弱的身姿一路向前、一路蔓延,行云流水般生长着。渐渐的,看似纤弱的丝瓜藤慢慢丰满起来,碧绿盈满了眼帘,被风吹动的叶子一片片翻飞、一层层荡漾,像是藏了心事、蓄了言语、蕴了深情,只等最浓烈开放的那一刻。丝瓜花开是很蔚为壮观的,因为开得整齐、开得密集、开得恣意,开得率性,开得如火如荼、开得惊心动魄、开得流光溢彩。丝瓜花儿虽然寻常,虽然普通,但细看每一朵,却又是那么精致、完美。还未等花儿掉落,丝瓜已经细胳膊细腿地悄悄生长了。就这样,丝瓜很奇特地果实和花朵同时在藤蔓上悬挂着,像是头顶着一把小伞出生的调皮的孩子,煞是可爱。齐白石老人最喜画丝瓜,他的丝瓜画里,无一例外地,丝瓜就是这个样子的,长长地悬挂着,顶部已渐枯萎的花朵却还依依地牵着,仿佛不舍孩子远行的母亲。

        终究是要成熟的。每每丝瓜花灿灿开过后,我总要隔三差五的去园子里摘丝瓜。因为丝瓜长得多,我们总是挑老一点的先摘。我最喜剥老丝瓜皮。老丝瓜皮质厚,我总是先用菜刀划开一个小口子,然后用力掰开,丝瓜皮便可一圈一圈地顺着我的力道剥开了。剥开的丝瓜瓤,浅绿白色,光滑绵软、柔润细腻,手感十分舒服。乡下丝瓜总会长得很长,我每次剥前总会跟自己较劲:一定要完整剥下瓜皮,瓜皮和瓜瓤都不可半途剥断了。可每每失败,第二次又重来,如此乐此不疲。后来,在城里,看见街市卖的嫩丝瓜,均是用刨子直接去皮,心下十分怅然,那份剥瓜皮的乐趣怕是没人理会了。剥好丝瓜后,手上满是丝瓜汁液,这时我总舍不得去洗,无师自通地认为这个可以美容,尽往自己的脸上、手臂上涂抹,滑腻滑腻的感觉十分美妙。

        乡下的菜蔬里,丝瓜最是家常。夏秋时节,家家餐桌上丝瓜出现频率最高,有时家里临时来了客人,母亲也会说:去,赶紧去园子里摘几个丝瓜来。丝瓜好入菜,有时打两个鸡蛋,切几片丝瓜,放点猪油,撒几滴酱油就是一碗香喷喷的丝瓜汤,;有时就着菜油清炒老丝瓜,菜油的香与丝瓜的香杂糅混合一起,入口滑柔、淡淡香甜,十分可口;有时也摘几个嫩丝瓜,拌着腊肉火腿和青椒一起入锅,那又是另外一种风味……后来有次,在夜市摊上看见几片嫩丝瓜被切片串在一起烧烤,忍不住尝了一串,却远远不及记忆中“妈妈的味道”。

        微信搜索:花草树木网或hcsmnet,关注我 | 加入千人QQ群:315286686,有问题问大家
        本文网址:http://www.zhongkapeijian.com.cn/html/meiwen/text1177.php,转载请注明,谢谢!
        更多
        上一篇:沙枣花开下一篇:芭蕉
        ?
        hcsmnet
        2018年正版澳门葡京赌侠诗全年玄机一句料解码在线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