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video id="vpfvp"><strike id="vpfvp"></strike></video>

        野榆树

        杨悦浦发表于2015年07月26日22:15:25 | 名家美文 | 标签(tags):野榆树 散文美文 杨悦浦

        我住的这个楼下有一棵榆树,长得有三层楼那么高了,是棵连体树,从根部就分为两个树干,彼此赛着生长,谁也不服谁,谁也离不开谁,到现在两个树干长得一般高,一样茂盛,相拥在一起又各自去占有生存空间。

        可这是棵野树。

        在这个已经被人为编排得连一点自然缝隙都没有的现代生活小区里,到处是靠钱养护的花草林木,什么银杏、合欢、红枫、樱花、杜仲、水杉、悬铃木、山楂树等等,有园林工人常年伺候着。在这里,杨树、泡桐、椿树、榆树、柳树是没有生存之地的,可这些树种越不受待见越是不请自到,凭着种子有随风飘飞的本领,杨花柳絮榆树钱随风飘摇,找个落脚之地就生根发芽成长。不过,落到这个小区会好景不长,只要被园林工人看见,便会被毫不犹豫地铲除。这几个树种里只有柳树人缘好,小苗长出来让人怜爱,亭亭玉立了工人不忍动手,几年后依依袅袅复青青般地可人了,工人就做个顺水人情让它长去吧,所以小区里总有一两棵柳树在不碍大局的地方存活下来。柳树受的威胁不是人,而是水。小区土层只有3米厚,下面是钢筋水泥的大型地下车库,谁会为了这棵自作多情的“外来户”浇很多水呀?所以柳树一旦根系枯竭,风吹树倒,便消失了。看来人缘好无人关照也白搭。

        这棵榆树,可不一般了,简直是个传奇。

        那颗种子不知从哪里飞来的,好像修炼过,早知道在这座院子里没有生存之地,必须找个隐秘之地钻进去以静观世变。它找的地方让我佩服。是一处儿童玩耍的娱乐池,地面铺上了厚厚的彩色的不软不硬的塑料地砖,周边一圈是大理石垒成的供大人坐着看孩子们戏耍的护台,四面各有出口,护台外面是一圈冬青与花坛。就这么个被水泥、塑料、鲜花武装到牙齿的地方,根本没有可侵入的角落。这颗种子“聪明”,不去花坛,因为只要一出芽,就会被拔掉;也不去塑料和水泥之间的空档,因为那种地方下面是水泥,长不成的,“看”到护台拐角处外面的两块大理石面板中间有个小缝隙,钻了进去,外面虽然铺的大理石面板,可里面却是土壤。于是,这棵榆树种子在那里面继续修行了。

        这个地方实在是太隐秘了,它长到了10厘米的时候没人能看到,长到半米的时候和花坛中的绿叶植株没什么不同,等到它长得超过花丛时,已打成一片,想清除都难以下手了。此时,对角落里发生的这件事情,园林工人只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如此这般这棵小榆树活了下来。这说的是十年前的事。

        再往后,榆树怎么过日子就不是园林工人说了算啦。可巧这里的园林工人常轮换,后来的工人一看,这榆树长得如此理直气壮,以为是前面工人特地种上的,便不把它当外人了。榆树耐旱耐贫瘠,即使园林工人不给它浇水它照样生长,何况给花浇水时,榆树的根早在那里等着哩。十年,长成10米的“大汉”跻身园林之中了。有一年小区把所有登记在册的树种都挂上了牌子,什么学名、花季、产地、生长高度等都一一记录于上。唯独这棵榆树没有挂牌的资格,得不到“御用”待遇,这是我叫它“野种”的原因。这不公平,榆树本是中国土生土长品种,也曾经为绿化做出过贡献,在我的老家那里到处都有,凭什么排除在外?

        给不给挂牌,这棵修炼的榆树早“开悟”了,管他呢!年复一年,风风火火地过自己的日子。在它对面是一片挂牌的“小区精英”———银杏,这两年发锈般地失去了原先的光艳,有的树梢已枯死,到夏天最该茂盛的时候,有的却出现了枯叶,难免为之感慨:小区里的名花贵木如此养尊处优,可是在那种拿了钱懒于事的作为面前,大锅饭不好吃啊。这棵纯属“自谋出路”的榆树,撒野似地疯长,不但长得高还长得胖,无人修剪的枝杈从底部就往上蹿,连个黄叶子都没有,底气那叫足。

        今天雨后氤氲,地面积水涟涟,我下楼散步时先去看看这棵树。在树前,忽然想起王勃说的“落霞与孤骛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虽然知道这痴发得文不对题,可“孤鹜”也罢“秋水”也好,都各有“齐飞”“一色”的份啊。我不是想用这句话来奉承榆树,而是想到这棵树有点像王勃,都是颗零落的种子靠自己去找发芽生根之地。王勃(649-675)聪明富才气,杨炯说他“九岁读颜氏《汉书》,撰《指瑕》十卷。十岁包综六经,成乎期月,悬然天得,自符音训。”《新唐书》把王勃说得更奇,“属文,初不精思,先磨墨数升,则酣饮,引被覆面卧,及寤,援笔成篇,不易一字”,是曰“腹稿”。这种有点“野路子”的写作方法真可以和这棵野榆树自谋生路有一拼。王勃这颗飘摇种子本是南下找父亲,忽然在南昌摇落了一下,冒出一篇《滕王阁序》,可惜仕途不顺,后弃官著述,把28年的才华留在了人间。正是有这样的漂泊,年轻轻的王勃才有了“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如此高的识世境界。

        倘若小区再制作树木标牌时,我就建议也给这棵榆树挂个小牌,不写那些符合标准的话,只写一句王勃的诗:“心事同漂泊,生涯共苦辛。”既平抚了榆树,也告慰了王勃。

        微信搜索:花草树木网或hcsmnet,关注我 | 加入千人QQ群:315286686,有问题问大家
        本文网址:http://www.zhongkapeijian.com.cn/html/meiwen/text1213.php,转载请注明,谢谢!
        更多
        上一篇:伏天里的杜英花下一篇:南瓜花
        ?
        hcsmnet
        2018年正版澳门葡京赌侠诗全年玄机一句料解码在线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