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video id="vpfvp"><strike id="vpfvp"></strike></video>

        花事四帖

        张丽钧发表于2016年05月29日12:07:04 | 名家美文 | 标签(tags):海棠 枣花 绒花 丁香

        海棠

        每年春天,海棠花开时节,我一定要寻理由反复路过文化路上那三棵老西府海棠。在这座城市里,她们大概算得上是祖母级的海棠花树了吧。每棵树的树干都是丛生挺直,竭力生得更疏朗、更高峻,似乎是为了将满树花开得更阔拓、更豪恣。春风摇蕾的日子里,长久仰望着那花树,巴望幸运地全程目击第一朵花开。倏忽之间,满树飞花。置身树下,感觉粉白的浪在头顶翻涌。那么鲜润,那么姣妍,与周围灰突突的环境格格不入,仿佛是从另一个粉雕玉砌的世界里快递过来的。谁言“海棠无香”?西府海棠的香,是袭人的,那是介于茉莉与槐花之间的一种香,醒脑,沁脾,牵魂。春阳下,我凝视一朵海棠花的花心,顿觉胸中尘滓全无,我湛蓝的心空,鸽哨般反反复复回响着这两句美诗——“二三星斗胸前落,十万峰峦脚底青。”

        枣花

        你留神儿过枣花么?那是一种淡绿色的小花,甜气颇重。每年枣花飘香,我都能借着它特有的芬芳便捷地怀一次旧。我外祖母家的窗前就站立着一棵枣树。枣花开放的时候,总有野蜂飞来采花蜜,我和表姐便也学着野蜂的样子,采下一把枣花,贪馋地一朵朵舔花蕊。那么一丁点的甜,却又那么尖锐,让味蕾受用得不得了。“簌簌衣巾落枣花”,这是苏轼的诗句,第一次读到它,就欢喜得紧。意念中,那簌簌落下的枣花一朵也没有落在别处,都刚刚好落在了我和表姐的衣巾之上,抖落它们的当儿,上万个日子迅跑而过……记得有一部电视剧的女主人公叫“枣花”,我曾在心里对伊说:不如,你把这个名字让给我吧。

        绒花

        我上下班的路上,两旁种植的是合欢树,当地老百姓喜欢唤它“绒花树”,我也觉得这个名字更恰切、更形象。绒花,就是绒球般的花,成百上千个细细袅袅的“绒针”亲密地攒在一起,攒成一朵微香微粉的花;无数微香微粉的花攒在一起,这条路的“颜值”可就高了起来。绒花盛开的时节,我每每替走在这条路上的人和跑在这条路上的车感到幸福。我妈说过一句“名言”:“多在花前走,人也显精神。”绒花树栽种数年,树冠渐见丰腴,路两旁的树在空中热络地牵上了手,我于是拍了一张“绒花隧道”照片,得意地发到朋友圈,引来一片赞声。我的“绒花隧道”没有删除,绒花树却突然被删除了。来不及道别,绒花树就集体失踪了,只留下一个个丑陋的洞穴……那天,我恰好讲牛汉的诗《悼念一棵枫树》,不知不觉间,泪水滴落在了书页上。

        丁香

        一夜细雨。清晨,我到单位值班。寻常的小路上,一幅奇景赫然入目——我们的五棵老丁香树,每棵树都以树身为圆心,用落花在小路上画了个规整的半圆(另外半个圆没入了灌木丛中)。三个紫色的半圆,两个白色的半圆,就那么静静地摆在雨后干净的柏油路上,惊得我半晌都挪不动脚步。每一个半圆都那么精美呀,就像卓越画师仔细拿落花拼的画;纤巧的四瓣花朵,经雨润过,未见半点憔悴;丁香的香气那么浓,仿佛伸手抓一把,就能攥出馥郁的丁香精油来。我想唤人来共赏,可惜,偌大的院子空寂无人。我只好将目光投向那制造了这神迹的丁香树,对她们说:喂,假如我不来,你们竟打算私享了这美么?

        微信搜索:花草树木网或hcsmnet,关注我 | 加入千人QQ群:315286686,有问题问大家
        本文网址:http://www.zhongkapeijian.com.cn/html/meiwen/text1270.php,转载请注明,谢谢!
        更多
        ?
        hcsmnet
        2018年正版澳门葡京赌侠诗全年玄机一句料解码在线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