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video id="vpfvp"><strike id="vpfvp"></strike></video>

        那一碗花生汤

        杨秀晖发表于2017年02月20日21:14:58 | 名家美文 | 标签(tags):花生 花生汤

        有些东西,长满记忆的藤脚,是脑海深处储藏的念想。每思及,都会想起当时的人与事,想起那个地方,想起晨曦初起对岸金黄色的远山。这是1991年的小镇,人流嘈杂的古渡口,尘土飞扬,简单的两合桌椅,晨雾中影绰。有人在侨联照相馆的门口摆小吃摊,卖花生汤、炸枣、油条等,不上学的日子,我从老街的街巷中兜兜转转绕出来,蹦跳坐上木板凳,剪一截油条,在渐起的市井人声中逍遥喝一碗花生汤。

        花生汤

        乳白色的汤上,淡淡漂一层油,花生仁已去了衣,炖得绵软、香糯、甜蜜。高高的条椅上,我晃荡双腿,看江看人看小摊贩,也看花生汤如何把半根油条从焦脆泡到绵软。少时这样好,所有压力都由父母来扛,不谙世事的小毛孩清闲而阔绰,喝一碗花生汤,可以用上一上午的晨光。

        那样的时光,迅疾如风,很快便外出求学,渐行渐远,与故乡旷日持久的离别,一点点拉长。

        毕业后,有几年在刺桐城当热线记者,傍晚时间段,总有个电话会打进来,没头没脑说,他不会再来喝我的花生汤了,连续一周。我用私人电话回拨过去,便知道了她的故事,家贫,空有花容月貌,很早便辍学,街口开小吃摊,一开便是10年。他在附近上班,每天早晚来喝一碗花生汤,每次都说,我要甜口的,加两勺糖。起初,他们笃定而坚信,在未来的生活里规划了对方的存在,他想要给她一个家,买一屋书让她重新捡拾;有一个大电视,天天陪她看电视;带她去旅行,陪她海边听潮音半山看风景。

        但,爱是怦然心动,在一起,却需要命运的成全。他走后许久,不曾联系,有一回在深夜打来的电话里痛哭出声,他说他在花生汤里放了很多很多的碱,却还是煮不出她的味道。她淡淡的,像隔岸观火,只说,碱不能放多,有毒的。可是,比碱更毒的是想念的滋味,北京时间下午1点,美国东岸的凌晨2点,他思念一碗甜糯的花生汤,毋宁说是思念家乡思念她。她握着话筒,在这端泪流满面,却也知道,人生错过,通常都是一辈子,他那时已在大洋彼岸身居要职,她仍在涂门街口卖花生汤和甜粥,他们之间,是横亘的汉界与楚河。当年,他是为她备了机票,想带着她一起走,但她给的答案是拒绝。相爱若果有一日要变成狰狞,不如留存美好,让回忆里永远留存一碗花生汤,香甜、味美、悠长。

        我有个伯父,年少离家,后来在大上海娶了官家小姐,调户口转档案一路绿灯,住着复式小楼,锦衣玉食。去年夏日时归乡,他来厦门找我,我便带他去鹭江宾馆对望鼓浪屿,吃精致小茶点,酒足饭饱,他却说,晖啊,你愿意陪我去中山路喝一碗花生汤吗?循着味,闻着香,他端着浅口碗,在小店的人头攒动里挤攮,步履已经蹒跚,却是带着那样孩子气的笑,直称赞,汤头好,花生炖得也好,和小时候的味一样呢!这样边说着,就边红了眼圈。

        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走得再远再久,白掉满头鬓发,心里头思念的,还是故人做的一碗羹汤茶。

        或许,世间所有吃食,都储存着一段美好的难以言说的过去,使得我们在回想往事时能有一个确切的载体,能给曾经的情谊留下一份证据。花生汤,酥烂不碎,汤色乳白,口感极佳,作为闽南常见的传统吃食,它的存在,有其特殊意义。

        微信搜索:花草树木网或hcsmnet,关注我 | 加入千人QQ群:315286686,有问题问大家
        本文网址:http://www.zhongkapeijian.com.cn/html/meiwen/text1298.php,转载请注明,谢谢!
        更多
        上一篇:紫云英地里的春天下一篇:人生如兰
        ?
        hcsmnet
        2018年正版澳门葡京赌侠诗全年玄机一句料解码在线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