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video id="vpfvp"><strike id="vpfvp"></strike></video>

        梅花诗韵

        宋殿儒发表于2014年01月02日21:09:50 | 名家美文 | 标签(tags):梅花 诗韵 宋殿儒

        老家人往往是过了大寒就开始注目这些不动声色的梅儿,他们最知道,梅儿才是真正春天的红娘。冬天来时,她喜欢玩雪,喜欢在凛冽的寒风中舞蹈弄姿;春天来时,她就像刚睡醒就要去见情人一样的羞赧,她往往是踏破小河上的薄薄坚冰,然后再把河边的那些睡了一冬的柳儿抚弄成绿的模样,绕过田野山冈,把那些还打着哈欠的小草小花们都叫醒,最后自己才会蹲到庭院和山冈的那些梅儿的枝头看这个世界上那些春风拂面的人……

        春天在北方是伴着寒意悄悄入境的,她既不张扬也不卑微,而是像小丫丫们开门踩着那些咔嚓咔嚓咧嘴笑的冰一样,渺无声息地溜到了旷野的各个角落……接着她就会张扬恣肆地跃上田野山冈和各家各户院中的那些梅儿的枝头,抚弄着还在嚎叫的凛冽寒风,抖擞着留恋冬天的最后一把白雪,笑傲着芬芳成白梅、黄梅和红梅的姿势,引爆人们心头激烈的春潮……

        特别是那些热恋千古的多情诗人,他们往往是把一肚子春水、一汪汪纯情都托给梅儿来传达给那些芬芳成千古微笑的情人……他们既委婉又奔放,能把这个处女春时说得潮起潮涌,曼妙而疏朗……

        王安石寄情说《梅》: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王安石是借梅儿说自己心中挚爱的女子,她清孤一角站,傲霜独自娇,别人归安逸,独有她痴情……

        李商隐怀春《忆梅》说:定定住天涯,依依向物华。寒梅最堪恨,长作去年花。李商隐心中的“堪恨”其实是“堪爱”。爱到深处自有“恨”,恨她梅儿为何让他生死难忘那汪情,恨她为何开在凌寒让他疼……

        陆游的绝句《梅花》更醉人:闻道梅花坼晓风,雪堆遍满四山中。何方可化身千亿,一树梅花一放翁。幽谷那堪更北枝,年年自分着花迟。高标逸韵君知否,正是层冰积雪时。

        陆游爱梅,爱她的坚强,爱她的执着,爱她的芬芳和豪爽。

        梅花,对于中国人来说,不仅仅是国之精神之花;特别是对中国的知识分子来说,自古到今,对梅花一直保持着一种精神上的崇敬。梅花见于成语、典故、诗词、歌赋、书画,古往今来咏梅之作如汗牛充栋。梅花令人怜爱,之于她开在雪下;梅花使人敬羡,之于她冷美而傲骨。

        现在正是梅花凌寒芬芳的时候,那缕千古不淡的暗香一定使这个冬春显得更加纯美醉人。

        ?
        hcsmnet
        2018年正版澳门葡京赌侠诗全年玄机一句料解码在线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