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video id="vpfvp"><strike id="vpfvp"></strike></video>

        接近腊月的一天

        王小萍发表于2014年01月04日19:18:39 | 名家美文 | 标签(tags):腊梅 腊月 王小萍

        腊梅花开了第一朵后,再也没有停下来。我数了数,就等着那天的到来。从元旦开始进入农历的腊月,2013年悄然过去。

        从来没有在冬月去过永泰寺。那日,到永泰寺已经是黄昏,等待的下弦月也没有来。好像是为了回报我们的赤诚,入夜,永泰净舍之上的天空如同宝蓝色的大幕布缓缓开启,繁星悬浮在头顶,伸手可摘,尤其那颗金星闪耀着淡绿色的光芒,碎钻一样慷慨地向我们抛来,几个人被这难得的景致震惊,一个个傻傻地仰着脖子,如曲项向天歌的大鹅,那一刻,我们真切地感受到了银河的颤抖,星星在缓缓飞行,那一刻,若再有一阵风,好像就可以跟着星群一起飞。几个微醺般的人,沿着永泰寺的小路走向山门,星群像河流一样跟着我们移动。寺庙门口,远山如巨大的会呼吸的动物安静地沉睡着,落光了叶子的树也似乎睡了过去,永泰寺的山门黑沉沉地,在星光下在默然祈祷,万物静默如斯,只听得到我们彼此的呼吸声……

        冬日里的永泰寺,清寂无人,那佛像前长明的灯盏,被风吹得颤抖着,泉水结成了晶莹剔透的冰凌,好像只需要在地上轻轻一划,就有大雪从天而降。桫椤树和杨树抖落全身上下多余的叶子,宛如重生,他们像是头发被梳得整整齐齐的小学新生,怀着郑重与期待,向着新的一年,迈脚走了进去。在墙角,巨大的枇杷树

        开着米黄的花朵,有着腊梅一样的冷香,只是没有腊梅清冽。墙边腊梅,一树已经宛然开放,一树还含蓄地打着花苞。腊梅花简直就是寒冷冬日里的仙女,有了她们,天气再冷都成了可以欢喜的事情。我贪婪地嗅着梅香,像恋爱中的女人,不由自主地蹲了下来,头低垂着,比花与花树下的青草还要低。这时我听到了鸟叫声,在头顶的密林里,像是温暖如春的冬阳被骗醒了,发出梦呓一样软而梦幻的咕哝,还有一只鸟边飞边叫,似乎即刻就要吵醒伙伴们。最可喜的是那株石榴,叶子落光了,只有六七个暗红色的石榴挂着,有一个竟然咧开了嘴巴,像对无时无刻都在流失的时间笑出了声……

        同行的老师还想去法王寺。在下午的鸟声里我们走遍了寺院,没有游人,只有几个穿着青色棉袍的僧人匆匆走过。这寺院已经来过很多次,但后山从来没有走上去过,也不知道如何走。几个人引颈张望着,谈论着寺院后院那个金色的塔。这时,一位僧人指着一条上山的小路,说就从这里走上去,后山还藏有几个塔。我们想再多问几句,他已经消失在转角处。循着他的指引,我们走到金塔之前,与嵩岳寺塔略有不同,金塔的边角更加美丽婉约,塔身修长而有丰韵,衬着雄浑绵延的嵩山,满身的土黄色在夕阳下竟然金光灿然。通向后山的小路上铺满了落叶,夕阳在树顶镶上金色的光芒,那条孤独的小路此刻如同即将消失的2013年一样渺远,在苍茫中给予我们安慰与希望。喜鹊们竟然也在后山上盘旋,它们粗哑而欢乐的声音让整个山更加空寂起来。三座塔藏身在密林里,一座像是宋朝时的塔,另外两座像是印度和波斯风格的建筑,也许是国外僧人或者翻译家,圆寂后葬在塔下。我们盘桓了一会儿,夕阳已经沉下了山,晚霞在西山上燃烧着,下得山来,回首恋恋地望着,小路再次被密林吞没,好像时间消逝在无涯的荒野里,让人又恍惚又失落,一时,众人缄默,都怅惘起来。

        在又一个夜晚来临时,我们都感到了悲伤,一切都在离别——这美无可挽留,此刻马上成为下一刻,一切都在离去,美,并不因为我们的留恋而停留片刻。而2013年也即将成为背影,我们遇到的人,我们看到的花,我们发出的笑声,都像一滴滴水流进时间的汪洋里,然后顺水漂流,再也不见踪影,如《金刚经》所说: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当2014年的身姿在黎明的星光里渐渐显现时,我们且珍惜她带来的露水、星光、花朵与长路,且珍重每一次重逢和相遇,且当一切开始与结束,皆是梵音袅袅。

        这一刻,且听钟声响起。新年快乐!

        ?
        hcsmnet
        2018年正版澳门葡京赌侠诗全年玄机一句料解码在线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