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video id="vpfvp"><strike id="vpfvp"></strike></video>

        我爱苹果

        马毓敏发表于2014年01月10日10:43:25 | 名家美文 | 标签(tags):苹果 马毓敏

        朋友大俗传来一张照片,是他家果园拍的,满园的树枝上盛开缤纷的花朵。不是桃不是李,说是杏花也不像,大俗说是苹果。我这个南方人四五十岁了才第一次见到苹果树和苹果树开的花。

        这让我想起第一次与苹果接触的事来。

        十岁左右,从来没有见过苹果,可能听说过,却从来没见过长什么样。南方的庭院里,桃李和葡萄是常客,一树红一树粉,葡萄架下谈狐说鬼。除了这三种,还有一种稀客,是金橘,汤圆大小,金黄金黄。这都是小农生产,季节到了,左邻右舍分着尝鲜,张家三个,李家五个,一年的盛事也就完满结束。逢到丰收的年景,因气候原因,贮存是不可能的,于是就让小孩子提着篮子沿街走卖,几分钱一个。那孩子吃一个吃一个,遇着好朋友递一个递一个的,所以一篮的桃李根本变不了几个钱,家长也没想着要从里面得到经济收益,只想着千万别糟蹋了才是。

        有经济头脑的是桥边的宋店王。宋店王开了间六平方米的小店,经营日用的杂货,香烟,火柴,蜡烛,黄酒,针头线脑,铅笔橡皮,还有一分钱一粒的水果糖,这是吸引我们小学生眼光的磁铁。每周,我可以从妈妈手里得到一毛钱的零用,基本都用在买糖上,除了解馋,我更想收集那些花花绿绿的糖纸。

        夏天的午后,小巷里一片寂静,宋店王也在打盹,他的猫卧在脚边。我踮着脚尖,在柜台外朝里张望,初夏的阳光过于强大,我竟看不清杂货店里面的内容。嗅一嗅,空气里有一股好闻到说不出的味道,清香甜美,比花露水和雪花膏不知好闻多少倍。

        宋店王睡得很死,头歪过来又歪过去,还咂着嘴,一边的猫团成一个球,不仔细还以为地下掉着一团黑色毛线呢。

        地方实在太小,尽管我侧着身,但宋店王还是被挤着了,他激灵地睁开眼,待看到是我时,紧张的神情缓和下来,伸了一个懒腰,问:要几颗糖啊?一颗。我从裤袋里摸出个五分钱的硬币,宋店王起身离开躺着的藤椅,去找零钱,我乘机进到店中,嗅着鼻子找寻香味的来源。一只篮子里摆着四只苹果,香气正从它们身上源源不断散发出来,漫到巷子里。

        “这水果,多少钱一个?”尽管我内心认定是苹果,但到底不能确认啊。

        “这苹果,是我女儿送来的。吃不完,就带到这里来卖。”

        “很贵的,很贵的。”宋店王说,“你小孩子买不起的。”

        很贵是多少呢?我依依不舍地离开。下决心再不买糖了,我要把每周的一毛钱存起来,买苹果。

        这以后,我天天去闻苹果的香味。我怕在我的钱没存够之前,宋店王的苹果被人买走。

        一天一天,苹果还在,买香烟的,买针线的,好像都没闻见苹果味,拿了东西就走。而我,越发闻到苹果的甜香了。

        终于,有一天走到杂货店门口,宋店王和蔼地问我:你有两毛钱吗?我把苹果卖一个给你。两毛钱?我袋里正好有两毛钱,那是两个星期的零花钱。我可以用两毛钱换一个苹果,苹果很贵,很贵等于两毛。我的小脑瓜子飞速旋转。我把一张绿色的两毛钱给宋店王,宋店王把一个苹果塞到我手里。确实很香很香,那是我从未闻到过的一种香,香到心坎里。可是,我眼睛看到的,是一个皱皱巴巴的像巷子后面买酱瓜的陈阿婆的脸一样的苹果。我说,给我换个里面的苹果吧。宋店王说,那你得再加一毛钱。我没有一毛钱了,所以,我拿着那个很香但很不漂亮的苹果离开了杂货店。

        我把那个苹果放到书包里,我闻着我的书都有一股子苹果味了,可是教室里所有的人都没闻着,更不知道我书包里的秘密。再后来,那个苹果开始软起来,开始烂起来,颜色变得跟家里的酱油一样了。毫无办法,只好用小刀把苹果解剖,在靠近核的地方,还是好的,我用门牙轻轻咬着,一丝丝的甜味,哦,原来苹果是这个味道啊。我把核用手绢包好,等放学了,就去庭院里种着,就在桃树和李树中间,用篱笆围起来,不让鸡和鸭来捣乱。

        以后,天天吃苹果!我被自己的远景规划激动得热血沸腾。

        ?
        hcsmnet
        2018年正版澳门葡京赌侠诗全年玄机一句料解码在线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