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video id="vpfvp"><strike id="vpfvp"></strike></video>

        绿萝之爱

        聂学剑发表于2014年01月15日16:34:40 | 名家美文 | 标签(tags):绿萝 聂学剑

        因为住在楼上,被称为单元房的家里,常常难得感受到一点真正的动植物生命。

        小猫、小狗之类的宠物在那封闭的空间里,是不适宜饲养的。它们要吃喝拉撒睡,在可爱之余,很容易看见它们的便便、身上生出的寄生虫之类不雅的细节来,在我看来,拥有它们倒不如清静些好。

        于是,别无选择地爱上那些植物们,大部分是种植在盆里的花花草草。由于不接地气,草本的它们总是撑不了多久,收获的只剩下干枯后空荡荡的花盆。

        生活里总是需要生机的吧。去南方都市出差,看见高层楼宇人家的阳台上居然种满了郁郁葱葱的观赏性花木。那份立在高空中须仰视才见的一格格的绿色,让我暗生羡慕之余,决心一定要用更多的耐心和爱心呵护家里的盆栽花草。

        舍近求远地开车寻到城市郊区的花木育种基地。在那些被风吹来吱呀呀的塑料大棚里,花农们不厌其烦地向我推荐各种易栽易培的花草。我发现,只有那些根本不会开花的绿色植物才最好养活,比如说绿萝。这种植物有点像那些无欲无求的人,活得容易简单。

        喜欢这个名字,有点像聊斋里某个狐仙的芳名。先是买了茂盛的一盆放在窗口。谨遵嘱咐,喜阴,通风,少浇水。居然见风就长似的,万般娇憨柔柔地垂下藤蔓,四处摸索着生长。直到冬天,它才在不经意的某个忘记关窗的寒夜,估计是被冻坏了,无助地枯萎,痛苦地死去。我很自责,再不怨它的生命力脆弱,是我自己没有尽到呵护义务。

        又到春天,我只选择了绿萝。听那花农介绍,它还可以养在透明盛水的玻璃器皿里。柔美的藤蔓从清水盆里爬出来,似乎有着少女的娇小玲珑。我好像在人家的办公桌上见过这样的情景,但当时不确定它就是绿萝。我决心做一番研究。将买回来的绿萝从花盆里取出来,表面上看上去生长得蓬蓬勃勃的它,居然只是由许多毫不相连的枝条裁剪后简单地插在一起,又培上锯末之类的东西,它们就可着劲儿成长起来了。我小心翼翼地把它们分开,分别栽进不同的花盆,拣其中的几枝装在盛着清水的玻璃盆里,像是等待着一场好戏的开幕。

        过了几天,发现分种在几个花盆里的绿萝居然全部成活了。晨风中,它们用片片绿叶诉说着对生命的热爱。而种在玻璃水盆里的绿萝,连不小心遗落的一片叶子也扎根在水中,向着空间里昂首生长。

        欣慰之余,我专门向花农咨询绿萝究竟能不能过冬。电话的那一头,那位憨厚的年轻花农告诉我,绿萝是可以过冬的,如果在室内温度适宜的话。“爱花,就是要对它好,那花儿也才会可着劲儿生长——”花农的话犹在耳畔,我想,这位花农想要说的是,花儿会用这种方式来报答爱。

        比如,绿萝,极易生长,当然,也极其脆弱。专注而适宜的爱,是它存活的土壤吧。由此,我想到对孩子的爱,对情人的爱,何尝不是这样,做父母的有时专注执着有余,但总是强加给孩子自己向往的模型;做爱人的总是把满腔激情倾注在对方身上,结果,那温度竟变得不适宜了。当我们的爱像绿萝一般可人时,算是尽力了吧,一切随缘是福,应该了无遗憾了。

        ?
        hcsmnet
        2018年正版澳门葡京赌侠诗全年玄机一句料解码在线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