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video id="vpfvp"><strike id="vpfvp"></strike></video>

        敬畏大树

        童孟侯发表于2014年02月08日20:07:11 | 名家美文 | 标签(tags):敬畏大树 大树 童孟侯 大树美文

        日本有位专门修建庙宇的木匠说过:“树木里宿着生命,工作时必须倾听这生命发出的呼声。在使用千年树龄的木料时,我们工作的精湛,必须经得起日月的考验。”这个木匠已经70多岁,只读到小学毕业,可他好像比很多有高学历的人更文化。

        几十年前,贵州黔东南邑沙地区要砍倒一棵几百年的古樟树,寨里领导说要送到北京派用场。结果,寨里乡里几千人在树旁长跪不起,很多人暗暗哭泣,很多人心慌不已,那种复杂的感情难以言表。

        我到黄帝陵去过好几次,每次总要摸一摸那几棵千年古柏。我总在想:这古树看着我们芸芸众生,肯定觉得非但渺小而且浅显。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上晃一晃,就算活到100岁,也走了。而古柏依然耸立,继续笑看人间之纷纷扰扰。我们只敢抱一抱古柏,摸一摸古柏,有敢动它的吗?

        去年秋天,我和阿晨到苏州西山岛游览,当看到有一间特别的房子时立刻被吸引了:屋前有一棵100年的银杏树,屋后还有一棵100多年的银杏树,树干粗得一个人都抱不住,满枝金黄,满地金黄啊!我冲动得难以抑制,立刻和屋子的主人商量,最后终于把这间屋子长期租了下来。我决定一年里到那里住上半个月一个月,我要恳请两棵百年大树为我遮阴,为我庇护。

        我敬畏树木,不要说千百年的古树,就是一株细细的小树,我都不敢怠慢;不要说细细的小树,就是被子植物也都敬重,被子植物的出现为人类的出现打下了根基,也许没有被子植物就没有人类!

        但是,我发现比我胆子大的人有的是,所谓“根雕艺术家”是也。偶然发现一个枯死的树根,刨了上来,洗干净,然后搞成一个艺术品,无可厚非。问题是当下根雕已经成了一个“产业”,有的县有的乡以本地根雕品的量多为荣,到处兜售树根雕。

        我一直想不明白:在我们的大地上,哪来那么多如此巨大的已经枯死的树根?按理说,越是大的树根越深入土壤,越容易吸收水分,越不容易死亡……以我一个外行人的推理:这些长了几十几百年的老根头,来自活的大树,参天大树……

        我们还是敬畏大树吧,且不谈报应不报应,敬重树木,就是敬重生命。

        ?
        hcsmnet
        2018年正版澳门葡京赌侠诗全年玄机一句料解码在线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