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video id="vpfvp"><strike id="vpfvp"></strike></video>

        永远的茶花

        李爱庆发表于2014年02月09日11:21:49 | 名家美文 | 标签(tags):永远 茶花 李爱庆

        “再见吧!妈妈,军号已吹响,钢枪已擦亮,部队已出发。……看山茶含苞欲放,怎能让豺狼践踏,假如我在战斗中光荣牺牲,你会看到盛开的茶花……”每当我听到这首《再见吧!妈妈》,思绪就情不自禁地回到了上世纪80年代初。

        那年高考,我名落孙山,沮丧的我一蹶不振,不知该怎么办。

        在一个冬阳普照的下午,茫然的我走进了植物园。面对满园景色,我竟提不起一点兴趣。就在百无聊赖之际,突然,一阵透心的水飘洒在我头上,下雨了?我抬头看天,晴空万里。再一看,原来是茶花丛对面喷洒过来的水。

        我对着花那边高声大喊:“哎,看着点,你是浇花呢,还是浇人呢?”

        从花丛对面探出一个年轻人的身子,“哦,对不起!”

        “你看看……”

        连日来的委屈、酸楚,终于找到了突破口,我像发射连珠炮似的噼里啪啦地一吐为快。

        年轻人放下水管走过来,一个劲地道歉。此时我才看到他气宇轩昂又带几分稚气的脸。他递给我一块干毛巾。

        交谈中得知,我们居然是校友,高我一届,去年高中毕业就去参军了。这几天因为爸爸生病住院,他请假回来探望。他爸爸是植物园的花工,他是在替爸爸浇花。

        随后他邀我去他爸休息的小木屋。小屋不大,墙上贴着很多茶花照片,他如数家珍地向我介绍这些茶花。他告诉我,他从小跟着爸爸在这园子里长大,原来的理想是像蔡希陶、吴征镒一样,成为植物学家。高考落榜,他就参军了,想以后再考军校或复员后再参加高考……

        我也向他介绍了自己的情况,他鼓励我再复读一年,说凭我的能力一定能考上的。

        我俩相互留了通讯地址,相约明年一起参加高考。之后我走进了补习学校。我们鸿雁传书渐生情愫。高考结束了,我接到了大学录取通知书。

        我第一个想告诉的人就是他,可当我按照原来的地址给他连发两封信,却没有收到回信。我知道他们部队在前线,可能是邮路出了问题。

        就要去学校报到了,我再次来到了植物园,幻想着能遇到他。我在熟悉的园里漫步,不经意间又来到了那间小屋。门开着,我走了进去,屋内的陈设如旧,墙壁上贴满了千姿百态、五颜六色的茶花照片,还有我熟悉的一张身穿迷彩服,头戴钢盔的照片。我正准备离开。进来一位与我爸爸年龄差不多的老人,我想可能是他爸爸吧,就叫了声“叔叔好”。当我问起他的情况时,好长时间,老人才难过的告诉我,儿子走了,长眠在战场上。我傻了……

        从那以后,我再也没去植物园看过茶花,怕睹花思人,这一“离”就是30年了。

        每到茶花盛开的时候,我就会想到他,也曾幻想等茶花盛开的时候,采一束茶花,去看望他,但一直没有如愿。

        ?
        hcsmnet
        2018年正版澳门葡京赌侠诗全年玄机一句料解码在线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