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video id="vpfvp"><strike id="vpfvp"></strike></video>

        海棠依旧

        周湘波发表于2014年02月16日18:27:01 | 名家美文 | 标签(tags):海棠花 散文 周湘波

        春节回家,发现门前的那两株海棠树已经含苞绽放了。猩红的花瓣、金黄的花蕊,一朵朵、一簇簇,贴满了整个树枝。

        海棠是蜀地的物种,以前在长沙很少见到。而我对它的情有独钟,是在我怀春之时喜欢上李清照之后:“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尽管我从来没有见过海棠,却由此认定它与我有缘。后来读苏东坡写海棠:“只恐夜深花睡去,故烧高烛照红妆。”更加增加了我的喜爱。

        数年前,一个好友洞察了我的心思,颇费周折地送了我两株,成活的当年,就开满了树枝,我才有了一睹芳容的机缘。它应该是与腊梅同期的物种,花蕾孕育在隆冬,盛开在冬春之交,“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也是对它极贴切的评价。

        海棠每年有两次长树叶的时候,一次是在花谢后树叶渐渐浓密,待其他花木蓬蓬勃勃时,它却日渐凋零,枝干上只剩下果子,可是等其他树木凋零时,它又会长满新的枝叶,当花蕾簇簇后,树叶又凋落了。

        海棠的花期不很长,它不似桃花的娇媚,不似梨花的柔弱,而是浓烈奔放,像一个泼辣大方的新嫁娘。“嫣然一笑竹篱间,桃李满山总粗俗,也知造物有深意,故遣佳人在空谷。”

        花期过后,结着满树的果,几场春雨下来,那些果子也就夭折了,我以为海棠是纯粹观赏用的,果子不会成熟,也就没有在意。谁知有一年,有二十多个果子居然长大了,它的果子不像其他果树结在枝条上炫耀地吊坠着,而是贴在枝干上,不显山露水,模样有点像青苹果,又有点像台湾大枣。我欣喜若狂,盼望着它们快点成熟,而且已经预见到它的香甜可口了。可是,等到树叶全部凋零,它们也一个个往下掉,却一直是青青的样子。眼看着树上只剩下最后一个了,我终将它摘下来,想尝尝是什么滋味。一口咬下去,涩得我的口简直失去了知觉!我不明白,它经历过寒冬的考验,经历过春天的洗礼,经历过盛夏的炙烤,进入丰硕的秋天,怎么会这么难吃?原来那般美丽的花结出的并不一定是可口的果子,原来等待得太久的也不一定都是甜蜜。

        这并没有影响我对它的喜爱,当年栽植它,只因为那动听的名字,原本不是为了果子,何况它们在这个院子里已经最大限度地绽放着它们的美丽,我对它们只有无限的感恩。

        我早已过了像黛玉般多愁善感的年龄,不会再有“花谢花飞飞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的惆怅,也没有了“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的不平,更能理解它的存在只是因缘和合。

        朋友早已远离了我的生活,但他植下的这两株海棠依旧艳丽装扮着这个院子,最先报道着春的消息,不管是否有人留意,只要它还活着,依旧会灿烂地开放,一如他曾给我的关怀、留下的回忆、许下的诺言,永远温暖和感动着我的人生。

        ?
        hcsmnet
        2018年正版澳门葡京赌侠诗全年玄机一句料解码在线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