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video id="vpfvp"><strike id="vpfvp"></strike></video>

        柳树

        阿果发表于2014年02月16日18:38:39 | 名家美文 | 标签(tags):柳树 散文 阿果

        春天是带有革新意义的,当然这种革新不会一下子大面积铺开,须从小范围试点。春风春雨一夜合议,把这个神圣的任务交给柳树。杜甫有诗:“侵陵雪色还萱草,漏泄春光是柳条”。此刻,天寒地冻,杨树、梧桐、乌桕、杉树都还在睡觉,人也蜷缩在厚重的冬衣里舒展不开,可远远地看见柳,枝条再不是僵硬的黄棕色,而变成了黄绿,迎风,有些依依了。走近瞧,柳条上已布满芝麻粒大的绿钉子。

        得令的柳树,赶来为我们预报春消息。

        柳是一种古老的植物,甲骨文中就有“柳”字。我们都知道,柳树不用刻意种,泥里扦下就能活。折柳送别是古时候的习俗,“柳”谐音“留”,赠柳大概也是传达内心的不舍吧。清朝褚人获在《坚瓠广集》卷四中另有一种说法:“送行之人岂无他枝可折而必于柳者,非谓津亭所便,亦以人之去乡正如木之离土,望其随处皆安,一如柳之随地可活,为之祝愿耳。”似乎这种解释更为合理。柳树和其他树木相比,最大的优点就是好活,折一枝送给远行的人,愿你在他乡快快安顿下来,像柳树一样,能适应环境,有很好的新生活。

        那么,那盈盈的绿枝到底是给过人激励的吧,从故乡到他乡,柳树落地生根,生机盎然。村庄多了柳树点缀,烟霭、柳绿、瓦房,就是很美的水墨图;河道溪流湖畔,多了柳树的傍依,仿佛走红毯的男子有了婀娜的美女作陪,自然就成一景。孩子们对柳树也怀有莫名的欢喜。折枝做柳笛,有没有?小猴子般爬上树,砍一根柳条,用手轻轻地扭动,把白色的木质与树皮分离出,再将皮管剪成两三寸长,掐去一截绿色的外皮微微捏扁做成嘴儿,吹得“呜呜”响。我们还编柳圈戴,操起爷爷削好的木头枪,就能学电影中的八路军,玩打仗游戏。

        苦香苦香的柳叶茶,还是夏天消暑良品。

        所有的树都是朝天而生,每成长一截,就离根远一步。只有柳是下垂的,垂下万千丝条,条条不忘根本,谦卑地俯下身,去亲吻树根。丰子恺先生在白马湖畔的小屋就叫小杨柳屋,他对柳树情有独钟。这点,和他的作品是相通的,丰老不但画柳、写柳,还懂得低头俯察,花草、小动物,他用孩子的目光打量世界。

        立春短暂的回暖后,天气又一头扎在了寒冷的泥藻,柳枝上的芽孢还是毫不犹疑地张开了,向着春天。相比于柳树对季节快速的反应和表现,人傻得好像不在场。

        ?
        hcsmnet
        2018年正版澳门葡京赌侠诗全年玄机一句料解码在线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