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video id="vpfvp"><strike id="vpfvp"></strike></video>

        春草绿

        任崇喜发表于2014年02月17日15:54:06 | 名家美文 | 标签(tags):春草绿 散文 任崇喜

        不知不觉间 ,春天已悄然来临。

        吹面不寒杨柳风 ,迎着春风独自走向远处的田野 ,不经意地回望来路 ,看到的是树木 、村庄 、堤岸 、地块和纵横交错的道路斑驳成的一幅抽象派的图画 ,还 有“图画”里露出的一抹抹新绿 ,如烟如雾 ,朦朦胧胧 ,准确无误地传达出一 种“草色遥看近却无”的诗意。

        那是草吗?在北方短暂而急促的春日 ,最不能忽略的就是草。漫山遍野 ,没有花香 、没有树高的草无处不在 ,以自己青黄荣枯的容颜写意着季节的变换。萱草花染春 ,寒梅香缀冬”,草作为春的象征 ,写意冬去春来的自然意境 ,传递着春的信息。春天每一次的如约来临 ,都让人有一丝惊喜 、一丝新奇。 春天里 ,我最爱的是草。每当漫步于原野中 ,看到新春的第一缕青草 ,都禁不住想俯下身看它新奇的模样 ,嗅它散发着的清香 ,赞叹于它的生机与新意。

        谁能坚硬过一根小草?离离原上草 ,一岁一枯荣。野火烧不尽 ,春风吹又生。”春风化雨 ,小草的生命总会复苏 ,扛起绿色的旗帜 ,用再生来回 答“野火”对它的凌虐。经历了整整一个寒冬的冰封 ,冲破了阴冷的樊篱 ,这些初生的新绿破土而出,清亮的碧色沁入心脾。岁岁新翠 ,岁岁萌发。这些初生的新绿 ,是春意的涌动?是希望的昭示?还是生命绵延亘古的呐喊?你听 ,它在威风凛凛地宣告:天暖了 ,春天要从此驻扎!一叶新绿就是一部春天的史诗 ,望着这叶新绿 ,所有路过原野的人分明听到了春天的脚步声。

        谁能道出这些草们一路而来的等待?乍暖还寒 ,饱受严冬寒冷的人们 ,憧憬着春天的美好。小草好像洞穿了人们的期待 ,应运而生。隐隐约约的点点新绿汇成了绿色的希望,点缀着枯黄的大地 ,昭示着勃勃生机 ,诱惑着远处的脚步。草们悄悄冒出一根根鲜嫩的芽尖后 ,空气中便弥漫着湿润润的泥土馨香 ,当阳光和新绿碰触的瞬间 ,当鸟们清脆的叫声响在耳畔 ,当满眼是无尽的花海 ,人们的心就醉了。

        谁能说出春草的理想状态?天街小雨润如酥 ,草色遥看近却无”,韩愈以忽虚忽实的水墨丹青写意方式 ,摄尽春草之魂 ,也让我们看到了期待的距离。谁能说清等待的距离有多远?当我们选择时 ,谁又能保证“红玫瑰”只是心口的一颗朱砂痣,而不是墙上的一抹蚊子血?谁又能保 证“白玫瑰”永远是床前明月光,而不是衣襟上粘着的大米粒?青青河畔草 ,绵绵思远道。”草是诗人隐居理想的栖居地。寂寂竟何待 ,朝朝空自归。欲寻芳草去 ,惜与故人违。”可是 ,诗人心灵的寄托处又何止是隐逸生活呢?腹中贮书一万卷 ,不肯低头在草莽”,自有草的生命韧性和大气。一派春光下 ,即便有“记得绿罗裙 ,处处怜芳草”和“生愿作同心草 ,生则同荣死同槁”的一腔闲愁 ,倒不如真实地把握现在。最是一年春好处”,春天原本是可以随意泼墨的画纸呀。

        循着古人的气息 ,远远看去 ,一片绿色渐渐涂染了大地。山中相送罢 ,日暮掩柴扉。春草年年绿 ,王孙归不归。”我觉得王维好像是在问我 ,在这草长莺飞的季节 ,能不能如散学归来早的儿 童“忙趁东风放纸鸢”,或者如一棵草一样在阳光里大声唱一 曲《春天里》。

        ?
        hcsmnet
        2018年正版澳门葡京赌侠诗全年玄机一句料解码在线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