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video id="vpfvp"><strike id="vpfvp"></strike></video>

        春来蕨菜香

        王建成发表于2014年02月28日16:24:03 | 名家美文 | 标签(tags):蕨菜 散文 王建成 挖蕨菜

        又是一年春季,家乡山野长满了株株蕨菜,顿时一种清香和甜甜的温馨之情涌上心头。

        蕨菜,又名拳头菜、猫爪、龙头菜等,当地人称“茅草蔸”,属凤尾科,是蕨类植物的一种。茎细杆高,棕色细毛,叶为绿色,长大成茅草。幼叶幼茎可食,根含淀粉,称蕨粉或山粉,能食用药用。性寒、味甜,医药上有除暴热、利尿、凉血止痛、降血压、通肠道和去湿疹、疥疮等功效。当地人在春季和初夏二三个月时间,上山去采那细幼叶还未爆开的嫩茎,拿回来洗干净,用辣椒炒,清香扑鼻,非常鲜嫩可口。

        记得小时候,家里的日子不宽裕,每到这个季节,妈妈都会带我们姐弟拎着篮子上后山去采蕨菜。那时,山上山下都会碰上许多和我们一样来采蕨菜的人,成篮成袋地往回拎。我们沿着窄小的山道,拨开沾满露水的茅草,去找那一株株长出不久,茎杆细嫩,头上叶尖卷成小拳头模样的蕨菜,采时往往握住细杆一拔就断。不敢贪茎底部,因为拔不断的底部太老,咬不烂,不好吃。采的地方往往一片都是,不多一会儿就满篮,我们每次都高兴地满篮而归。

        母亲会把这些蕨菜放在水里洗干净,用手拗成一段段寸把长。放进锅里沸水煮软后,再放油热炒。你一筷我一筷,一盘一下就见了底,弄得母亲还常要炒第二盘。那时,蕨菜对我们家来说真可谓一道可口的佳肴。在那六七十年代,粮食定量,鱼肉计划供应,这些蕨菜还有时当饭填补肚子,伴随我童年的日子。

        时光过去了多少年,我已大了。到后来日子好了,吃食上什么也不缺,但童年时对这蕨菜的感情一直未能泯灭。所以早些年春季,当我每天起大早,走老远的路去山上采回时,十多岁的女儿常会歪头不解地问:“爸爸,这蕨菜真的那么好吃吗?”我的回答是肯定的。孩子是有些吃不惯,这可以理解。可我每次都吃得有滋有味,这可是我童年的最好吃的一种菜肴啊!

        现在的我除对蕨菜情有独钟外,也是为了调节一下胃口,更是为了追溯已过去的童年时光。日益富裕起来的城市人,条件好了,吃食上大鱼大肉山珍海味都成了家常菜。回过头来往往对野生土菜情有独钟,所以市场上刚上市的蕨菜价格刚开始时会达几元钱一斤,而且大家还抢着买。还有这时节饭馆酒店桌上往往也有一盘蕨菜,吸引不少吃客下箸。更有一些城里人下乡吃农家饭,点名叫炒盘蕨菜来吃。现在家家有冰箱,不少人春天采了蕨菜放进冰箱贮藏,留到夏秋季节吃。也许人们都认为野菜是纯绿色食品,营养价值高,所以爱吃。

        那天,远在外地的女儿打电话来,调侃地问:“爸爸,春天来了,你还去上山采蕨菜吗?爬爬山也好,也当作是锻炼身体吧!”

        采蕨菜吃的童年时光一晃过去40多年,这习惯我也保持到了老年。现在生活安逸的孩子永远不能理解我们这一代,毕竟所处的时代不同,他们对我们许多习惯不能理解,也不会理解。经历了艰难困苦饥饿年代的我们对蕨菜的那种眷恋,是那么的专注。

        蕨菜虽然有一点点苦味,但依然散发着一种清香,放在嘴里永远醇香甘甜,永远会唤起对童年那段时光亲切美好的回忆!

        ?
        hcsmnet
        2018年正版澳门葡京赌侠诗全年玄机一句料解码在线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