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video id="vpfvp"><strike id="vpfvp"></strike></video>

        紫薇

        张友明发表于2014年03月19日21:00:20 | 名家美文 | 标签(tags):紫薇 张友明 散文

        20多年前,我曾为一个名叫紫薇的小女孩写过一首诗。那时我对紫薇不甚了解,只知道紫薇是一种花,是花总是美丽的,作为“紫薇”的女孩长大以后肯定也是美丽的。我就是怀着这样的心情写了诗。如今诗当然不再记得了,小女孩也是20多年杳无音信,但我对她的美丽愿望总该变为现实了吧?可以说,是她从此让我记住了紫薇,一种绝对美丽的花。

        紫薇是美丽的,要不宋代诗人杨万里怎会不惜笔墨写下这样优美的诗句:“似痴如醉弱不佳,露压风欺分外斜;谁道花无百日红?紫薇长放半年花。”但遗憾的是,20多年来除了在诗里,我一直无缘识得紫薇。

        其实,我并不是一直无缘识得紫薇,而是我有眼不识紫薇真面目。早在几年前我搬到新居,紫薇就与紫荆花一起“潜伏”在北窗外,因为我的植物知识很少,也就没认得这两种带“紫”的花。后来是认得紫荆花了,但因为紫薇是紧挨着紫荆花长的,而它们的枝干与花形初看又特别像,所以我把它们混淆在一起,认为就是一种花:紫荆花。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发现随着夏去秋来,紫荆花早已凋零,原先密匝匝的花朵已变成了鹅卵形绿叶,可在它旁边一大丛细弱、屈曲、光洁的枝条上,却还开有灿烂如火的花朵。微风徐来,花枝颤动,娇姿艳色,风致可人。这时,我才真正地注意起它来,我赶紧拿出书本,找着资料,按图索骥,终于知道,它原来不是紫荆花,而是20多年前我曾写诗赞扬过的紫薇。那一刻,我既惊又喜, “梦里寻她千百度,真是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我把紫薇混淆为紫荆花说来也不奇怪,且不说它们在北窗外紧挨着,单是它们光洁、细长、丛生的枝条,如果远看是一时很难辨认的;况且它们开花的时间也不差前后,如果不是紫薇的花期特别长的话,我还一直会把它们混淆下去。

        其实,紫薇花有着自己很显著的特点, “风轻徐弄影”一是 的娇柔姿态,这是紫荆花乃至其他花木所不及的,因为它的枝干纤细、光滑,倘若以手触动它的整棵树上的花、 便因微小的震动而无风叶,自摆。因此,人们喜欢称紫薇为痒痒树、痒痒花。二是紫薇的花期特别长,其蕊“开谢相接续”。在地处江南的上海,因为地气暖,从五月到十月都可以看到紫薇那“妖妖颤动,舞燕惊鸿”的花朵。明代薛惠就有诗云:紫薇开最久,“ 烂漫十旬期;夏日逾秋序,新花续故枝。”这诗说的正是紫薇花期长的特点。难怪紫薇又有“百日红”“、满堂红”的雅号。

        紫薇还指代中书令(丞相)和中书侍郎,中书舍人等官职,恐怕知道的人就不多了。白居易有诗《紫薇花》,开头两句是:紫薇花对紫薇翁,“ 名目虽同貌不同。”宋代王十朋也有《紫薇》诗,结尾两句是:自惭终日对,“ 不是紫薇郎。”他们说的就是紫薇指代官名的事。据《唐书·百官志》记载:开元元年(713)改中“书省曰紫薇省,中书令曰紫薇令。”从此,紫薇也成了以上官名的代名词。

        不过,在我眼里,紫薇还是紫薇,一种远看如红霞覆树,紫气东来;近前细看,则见“一枝数颖,一颖数花”的美丽花朵。而给它戴上“官帽”,虽然“名”大,“官”也大,但总觉得这是对富有纤细枝条、细小花朵的紫薇来说,甚是难堪此重负的,幸好这是唐人的作为。另外,由于我心里一直挂念着那个名叫紫薇的小女孩,觉得只有她才配有这美丽的名字。尽管她现在一直杳无音信,但我相信,她不管生活在哪里,都是美满幸福的,因为紫薇还叫“满堂红”。

        ?
        hcsmnet
        2018年正版澳门葡京赌侠诗全年玄机一句料解码在线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