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video id="vpfvp"><strike id="vpfvp"></strike></video>

        又闻栀子香

        苏文新发表于2014年03月23日03:24:30 | 名家美文 | 标签(tags):栀子花 栀子香 散文 苏文新

        清人李渔在《闲情偶寄》之《种植部》中,写到栀子,篇幅不长:“栀子花无甚奇特,予取其仿佛玉兰。玉兰忌雨,而此不忌;玉兰齐放齐凋,而此则开以次第。惜其树小而不能出檐,如能出檐,即以之权当玉兰,而补三春恨事,谁曰不可?”寥寥数语,似褒还贬,一副待不想说,怎奈终是百花之一,绕不开去,只得勉强一提的腔调。开篇一句“无甚奇特”,不屑之意滥于言辞,而后说她虽不怕雨,花开次第,但不足以弥补她花树太小不能长出屋檐外的缺憾,连做玉兰花的替身都不配。长得不高也算一株花的缺点,此公未免吹毛求疵,蛮不讲理。你当是选女婿,要他高富帅吗?况且古代那种深宅大院,长得高不出檐的花多了去了,便是百花之王洛阳牡丹,也没有高出檐去,谁又嫌弃她来着?再说栽花实为赏花之美,花开檐下,正好可以学李白仙翁,花间设座,邀花共月,饮酒品茗,且歌且舞,陶然自醉,何其优哉!要她长出檐外作甚?招风耶?炫美耶?

        不知李渔所极力推崇的玉兰是哪一种,多年之前我到长沙进修,在校园里倒是见过叫广玉兰的花树,那树真叫高大,足有几层楼那么高,堪称巨树,想不出檐都难。七八月正是开花季节,满树白花硕大无朋,像十五的满月。风雨之后,一地残骸,零落成泥,惨不忍睹,不知李渔公爱否?

        栀子其叶碧绿油亮,与周边植物相比,仿若新衣比旧袍;其花色白质洁,花香浓烈。将开未开时节,一抹白色自翠绿花苞的花尖处旋出,像戏曲名家勾勒的花脸脸谱那么精致。待到花开之时,白花绿叶,相生相伴,交相辉映;叶绿花白,清新脱俗,芬芳馥郁,有种遗世独立的高雅气质。如此好花,李渔不爱,不知所为何来,而我之爱栀子,无以复加,自小如是。少小时候,上学路上,路边一溜栀子,不知何人所种,见其花白且香,小小心里喜之不胜。花树虽然矮小,其高不足小孩身量,但正好让小孩够得着去闻那花香。上学放学路上,依小孩天性,每每疯跑疯闹,行止无状,但是到了那一溜花树前,总不免要收敛起玩性,束缚住疯劲,逐一走到花树前,轻轻捧住一朵朵白色的栀子花,深深嗅下去。却不管吸入多深多长的气息,怎么都嗅不尽嗅不断那绵绵不绝的香气。终于吸得满腹芬芳,粘着一身花香,这才熏熏然继续前行……后来为着风景区的整体开发规划,那些花树不知何时被尽数砍掉了,代之以丑陋的简易平房,供人开餐饮店用。此后很长一段时间,再也见不着栀子花树,令人好生想念啊。直到某年春天逛花市,见到卖花的摊铺前,一盆盆似曾相识的绿叶植物,在诸多植物中显得那么闪亮出众,气质超群,是常挂于心的栀子无疑,不禁欣喜若狂,毫不犹豫挑了一盆抱回家来,安置在阳台上一众花草之中心位置,静等她开花,仿佛等一位久未谋面的老朋友……

        此刻栀子花开正盛,看客诸君,若有同好,不妨移步花市,花些少银子,抱得花儿归,必馨香盈屋,春色满园!

        ?
        hcsmnet
        2018年正版澳门葡京赌侠诗全年玄机一句料解码在线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