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video id="vpfvp"><strike id="vpfvp"></strike></video>

        三月兰花幽幽开

        周红发表于2014年03月24日18:46:35 | 名家美文 | 标签(tags):兰花 三月 散文 周红

        清晨或者黄昏,我习惯站在简陋的阳台上,看着花盆里盛开的几枝兰花出神。这两盆蕙草,我已养了五年有余。

        五年前有好几盆蕙草,品种特别。可在我施肥时,由于贪心的缘故,结果让过多的芝麻饼把根儿捂热烧死了。这两盆蕙草我可不敢再施肥了,它本属于山中之物,来到我家,环境有了天壤之别,它们能够适应已经很不错了。自然界的植物自会自然生长的,我除了浇水外,就是松松它们根部的泥土,偶尔会有一棵杂草需要拔掉。

        兰花开放之后,每天在晨风的轻抚下,我就来到花枝旁寻觅那些晶莹剔透的花蜜。一颗颗亮晶晶的花蜜就像一粒粒透明的珍珠,藏在花朵的腋下。看见那些花蜜,我忍不住伸出刚刚清洗干净的手,用中指慢慢地接触到花蜜,可手指一抬,花蜜就沾上了。粘稠的花蜜被我吸进嘴里,并让其停留在舌头上,甜蜜、欢腾、明亮、喜悦的感觉一一聚集,花香的气息在我周身弥漫、扩散。良久,我味蕾上的美感依旧在回旋。

        年年岁岁,兰花的花蜜都这样被我独自品尝了。不是我自私,而是爱人和儿子都不爱凑这份热闹,他们不稀罕这份雅兴。

        这种花蜜不是所有人都有机缘见识和品尝的,只有养在家中的兰花盛开时,它那自然溢出的花蜜才会被发现。野外林中的兰花花蜜,黎明时刻就被动物或是鸟雀吃了。兰花花蜜清香怡人,能随风飘出很远,凡是嗅觉灵敏的鸟雀和小动物,都能循着花蜜的香味而来。动物是树林的主人,谁也没有它们那样得天独厚的条件,它们能最先闻到花蜜的清香。

        世间万物之间都是讲究缘分的。物以稀为贵,万千植物中我唯独有缘识别兰花,有缘品尝兰花花蜜,这也应该算是一种缘分吧。

        兰花开了,为避免太阳的曝晒,我把花盆搬回卧室,关上房门,关上玻璃窗,也关住了花香的气息。深夜,我闻着清香甜甜睡去。清晨,我醒来第一眼看见的就是娇嫩的花朵,谁会这么诗意?世间或许惟有我和兰香同眠。其实兰花的花期一般只有一周,我却让它延长了一周,因为土壤潮湿,放在卧室里虽通风但晒不到太阳。保持了花期,白昼黑夜都可以闻到兰花的清香,看到娇艳的花朵和翠绿的叶片。养兰十年来,每年的三月是我最幸福的日子,但这种幸福中也有一丝丝恨意,恨自己没有办法让这种香气永久停留。

        陋室有兰,清香弥漫。因为爱兰,我认识了天南地北养兰的朋友,从他们口中得知,兰花花蕾不仅可以泡茶,还可以泡酒。

        于是我来了兴趣。我数了数,一共有十来枝兰花,按照每斤酒五到十朵花蕾的比例,这些兰花要浸泡不少的白酒。我们一家不嗜酒,泡酒只为招待来访的朋友。清晨,部分花蕾被我摘下,洗净晾干,兑上枸杞和大枣,一起放进酒里。

        剩下的那些花枝被我小心翼翼地用剪刀剪成斜斜的口子,用蜡烛烧一下,再在切口处蘸点蜂蜜。这样一来,花茎内的养分就不会流失了,然后把花的枝桠插在花瓶内,可以维持花期长达半月。

        春光明媚的三月,屋内香气缭绕。朋友们来访时总会赞不绝口地说:“你把自然之香请到家里来了。”我不言语,只是从花瓶中掐下几朵鲜艳的花朵,用热水泡开,让她品尝兰花茶的幽香。起初他们不敢品尝,在我的劝说下,他们第一次和我一起品尝了兰花茶。

        感受到兰花的美味后,他们问我这是什么兰。兰花品种太多,我养的是惠兰。惠兰属草本植物,叶片四季常绿,花朵常为浅黄浅绿,有紫红色的脉纹和斑点。惠兰的花朵香气浓郁,四周弥漫。惠兰一茎多花,一般是单数,双数的较少,它是我国的珍惜兰花物种,曾备受古代诗人屈原的青睐,被他称之为“蕙”,这里赞扬的是蕙兰的“心”,自此至今,兰心蕙质便用来赞扬内心纯洁的人。

        其实蕙草和蕙兰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经济价值和观赏价值也不可同日而语。惠兰因有蕙草的基因,才有了透明妩媚的花朵;蕙草因有蕙兰的动人,才有了完整的生命。世间万物,皆因相辅相成才组成了如此美好的奇观。

        ?
        hcsmnet
        2018年正版澳门葡京赌侠诗全年玄机一句料解码在线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