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video id="vpfvp"><strike id="vpfvp"></strike></video>

        村有杏花

        许冬林发表于2014年03月26日18:35:18 | 名家美文 | 标签(tags):杏花 散文 许冬林

        杏花的气质,很像是邻家小妹。

        隔着幽凉的20多年光阴回眸看去,她疏淡、清美。

        每年春天,去山里看桃花,桃花烂漫到放肆。回程的路上,总会在心底想一想杏花,像怀着一份悠然的相思。杏花不曾看。杏花似乎太远了,远到隐居在中国画里,隐居在唐诗里。

        想起曾经看过一个画家的作品,是水墨。淡墨扫几笔过去,扫出三五重远山,远山推搡着,拱出一座略微湿重的近山。山脚下,卧一村庄,赭墙墨顶,至简至朴。难忘的是墙角斜倚一树杏花,浅粉色的花朵点点簇簇,乱纷纷,似乎好轻,风一吹就能抹去。风未起,那杏花还开在宣纸上,透着春夜的清凉和江南的湿意。

        那是杏花。

        我固执地认为,画家以水兑就的曙红,极淡极淡,染出的,一定是杏花。是的,不是桃花。桃花太艳,太热烈,缺少一种静气和远意。

        看过作家朱天文的小说《柴师父》,难忘里面的一句:如果他不是等待那个女孩,像料峭春寒里等待一树颤抖泣开的杏花,他不会知道40年已经过去。是啊,杏花就如一个豆蔻年华的少女,等待这样的女孩,如同在沙漠中期待一块绿洲,如同在异乡想念悦耳的乡音。女孩去了比利时,说是下个月回来,回来后她会再来吗?杏花开了,又落了,提醒着他,青春已经远走,只剩下这暮年岁月的寂寥。

        到池州去,去杏花村,去唐人杜牧喝酒的那个杏花村。春日晴和,烟树满晴川,站在杏花村公园里,一阵恍惚。眼前的砖墙,杏树,未凋的绿草,清浅的池塘……一切皆陌生,陡然间,又觉得如此熟悉。果真是一个杏花的村子,植了那么多杏树!仿佛唐代的一滴墨,落进了宣纸里,洇开来,又漫漶又生动,便成了眼前这“杏花春雨江南”的园子。

        遥想千百年前的那个清明,草木萋萋,山花绽放,诗人杜牧一身薄衫来踏青,想想谪居生涯,离家千里,自是惆怅几分。恰此时,春雨纷纷而下,路上行人,或冒雨,或撑伞,相携赶路。瞧瞧自己,无伴,无伞,青衫已湿,怎么办?喝酒吧!消愁,也取暖。酒家在哪里呀?问吧。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是遥指啊,远,可是也能看见,冒雨走一会儿就到。杏花村,不远不近。

        要感谢这青山林泉之间,有一座盛开杏花的村子,感谢黄家的酒店,收留一个内心微凉的诗人,在清明,在酒后,任由他散发灵魂的芬芳。这芬芳的诗句,也像是杏花,美丽又凉薄。

        时间之河里,杜牧已驾舟杳然,但《清明》这首诗还在,杏花村,所幸也在。春阳融融,沐浴其中,身在杏花村,觉得自己也仿佛被杏花的气息濡染,成了一株摇曳在唐诗里的植物,又绿又柔软,像少女在晚风里,素白裙子轻轻摆动。

        与杏花为邻。

        如果一个人的魂魄可以像裙子一样脱下又穿起,我多么想,让魂魄游离,穿在一朵杏花上。我多想在一个露水微凉的晨晓,在一个古意尚存的村子,做一朵旧年的杏花。多年之后的你呀,看没看见,我都盛开。风来不来,芬芳和清凉都在。

        ?
        hcsmnet
        2018年正版澳门葡京赌侠诗全年玄机一句料解码在线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