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video id="vpfvp"><strike id="vpfvp"></strike></video>

        油菜花儿开

        蒋开俊发表于2014年03月26日18:50:22 | 名家美文 | 标签(tags):油菜 蒋开俊 散文

        “黄萼裳裳绿叶稠,千村欣卜榨新油。爱他生计资民用,不是闲花野草流”。这是清朝乾隆皇帝,御笔赞颂油菜花的诗句。油菜花是我最熟悉与喜爱的花。记得上世纪70年代初的一个秋天,我的父亲在当社长,他带领社员们,在困牛山下小溪旁的坝地上,种了一坝子油菜,当绿油油的菜苗刚长到拳头深时,公社开会,要我父亲把喜人的菜苗铲除,种上苕子草(一种绿肥植物),公社书记说:“要种社会主义的草,不种资本主义的苗”。我父亲不愿意,就被批判是走资本主义道路,还被撤了职。但他并没灰心,和社员一道,保住了心爱的油菜苗,30亩油菜也躲过了一场灭顶之灾。

        来年春天,油菜花竞相开放,特别娇艳,好似庆祝正确决策的最终胜利。花谢蜂飞,一串串深绿色的荚果挂满了枝头,吸收着水份营养,吸收着日精月华,慢慢地膨胀变大。到了五月,成熟的果荚又变得金黄灿灿,压弯了枝丫。社员们忙碌地收割着金亮亮的菜籽,在太阳下晒干,榨出香喷喷的菜油,香满了厨房,香满了饭桌,香满了困牛山,香满了星子坡,香满了月亮岩,香满了饥荒的岁月。乡亲们憔悴的面容上,露出了一丝丝甜蜜的微笑。1978年,国家恢复了考试制度,我考上了永川农业学校农作物栽培专业,我的毕业论文,写的就是油菜栽培与管理。

        光阴荏苒,40年过去了,现在在我的家乡潼南,油菜是每家每户必种的油料作物。全县油菜种植面积达到30万亩,所以我的家乡也成了全国闻名的粮油大县。在陈抟故里崇龛镇的油菜种植面积也达3万余亩,油菜品种已达50余个,在琼江双龙交汇的坝地上,直径达108米,由各色油菜组成的太极八卦图案,已申报吉尼斯世界纪录。同时,在渝遂高速潼南互通口-双江古镇-崇龛-柏梓路段沿途成片种植油菜,该区域已经形成了整体性的菜花景区,县委、县府已成功举办了六届潼南菜花节,引来了许许多多中外游客。

        春天来了,油菜花儿漫山遍野地开了,金黄色的花瓣儿,在春风的舞曲中,漫天飞扬,黄透了小溪,黄透了山乡,黄透了蓝天白云,天地云水间一片金黄。溪中的鱼儿也头戴黄色的花冠,在清澈的溪水里嬉戏。蜜蜂儿也在金色的世界里,忙碌地採撷着花粉和花蜜,酿成甜彻心扉的蜜糖。到了菜花的核心景区,如果停留久了,蜜蜂儿会把花粉和花蜜撒你一头,把你的头发染成金黄,或许还会把你的爱车褁成一个金色的糖葫芦。

        油菜花属于十字花科芸苔属,外貌极是平凡。它们没有花王牡丹那样层层叠叠的花瓣与多变的花姿,奇异的色彩。它们只是自始至终的黄色,那样充满朝气蓬勃的黄色,仿佛那阳光沉淀了下来,凝固在薄薄的花瓣上。油菜花四片花瓣,成十字形围绕着花蕊,朴实个性。花瓣十分精致,还有细细的纹路,那是技艺再高超的雕刻家也无法雕琢出来的。花蕊弯曲着凑在一块,仿佛在说着悄悄话。它有粗壮的根茎,茂密的叶片,有着像种植它们的农民们一样的淳朴善良与厚道老实。

        油菜花的香味却是别具一格。捧起一朵,淡淡的香味便萦绕在鼻尖,从花蕊中源源不断地溢流出来,让你情不自禁地把鼻子往前一凑再凑。一下碰到了细细的花蕊,就会让花粉把你染成了黄鼻头。要是油菜花们手拉手聚在一块,那香味可就不得了了。微风吹过,香气扑面而来,让你贪婪地大吸一口,哇,暖暖的香味弥留在齿间,让你的喉咙也甜甜的,会让这香味给醉倒在金色的花海里。

        油菜花的生命力极是强盛。田埂上,小道边,甚至墙缝里,所有能想到的和想不到的地方都有它们的身影。播下种去,不用精心照料,它们也能傲霜斗雪,茁壮成长,因为它们不像其他花儿那样娇贵。用不了多久,它们就可以窜至一人多高,粗壮的茎,肥大的叶,一束束密密的花骨朵即刻呈现在你眼前。这样顽强而又蓬勃的生命力不得不让人佩服。

        站在山岗上,站在小溪畔,望着铺天盖地的油菜花,我的心也随它们荡漾着。油菜花们开得那样奔放,那样卖力。它们虽然平凡,但它们拥有自己的精彩。它们这样努力开放,为的就是长出丰硕的果荚,结出金亮的菜籽,让农民的腰包鼓起来,让人民的饭菜香起来。想到这,我对油菜花的敬意又多了一分,喜爱也多了一分。家乡的油菜花啊,你们尽情地开放吧,让所有人看见平凡生命中不一样的精彩。

        油菜花儿开,油菜花儿黄,油菜花儿满山岗。彩蝶满天飞,蜜蜂轻轻唱,遍地金凤随风舞,万里山乡似画廊。愿我们美丽的家乡——潼南,在金色的海洋里,荡着勤奋智慧的双桨,开动小康的大船,划向美好的明天!

        ?
        hcsmnet
        2018年正版澳门葡京赌侠诗全年玄机一句料解码在线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