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video id="vpfvp"><strike id="vpfvp"></strike></video>

        木槿花

        盛叶珍发表于2014年03月29日01:19:24 | 名家美文 | 标签(tags):木槿 盛叶珍 散文

        木槿,也许是最早的园林植物。木槿花又名舜英、舜华,色泽秀丽、典雅端庄,深得古人喜爱。《诗·郑风·有女同车》中用“颜如舜英”、“颜如舜华”来形容女子的美貌,说她长得像木槿花的样子,可见木槿花多么受人欢迎。木槿开花的时间非常短暂,朝开暮落,不到一天就自然凋谢了。诗中女子的美貌固然可用木槿花来比喻,诗人对女子的爱怜与惜别之情,同样也油然而生了。

        庭园赏花,闲雅人士细看的是木槿花一朵接着一朵开开落落的景象。诗人更喜欢用木槿花的凋零来发感慨,“愁心自惜江篱晚,世事方看木槿荣”,人生短暂,荣华如浮云。可在我老家,木槿是再平常不过的,乃至没人称它为木槿,大家习惯叫它荆树条。一人多高的荆树条篱笆成了院子与院子之间最密实的分水岭,高高的木槿树,遮住了外人的视线。清明过后,当荆树条叶子碧绿冒着油光时,枝头就开始鼓出许多粉白色的花苞来。很快,荆树条做的篱笆墙上就像挂上了一条鲜艳的花边似的,直至整个长长的夏季。

        在陶渊明向往的田园生活里,围院的篱笆中一定少不了成群结队的木槿吧?夏日赏槿,秋日采菊。菊可解燥,槿能除秽。试想一下,没有槿和菊这既让人赏心悦目又无需费心照料,且又能在家居日用中派上用场的花草植物,又怎么能够“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呢。

        荆树条除了站在房前屋后做忠实的卫兵外,最大的用处就是可以不断地贡献出树叶,给院子的主人用来洗发。采了木槿叶,先去湖边清洗一下,把混在叶片里的小黑虫等杂物清洗掉,再放在一大盆清水里,慢慢地搓揉,直到树叶被搓得又碎又软,清水就变成了青绿的油。用手抓一把,厚厚的,瞬间又滑走了,用这又稠又滑的木槿叶汁洗发,头发就能又滑又亮、乌黑浓密。好的槿树叶必是那些乌亮乌亮,绿得发黑、黑里又透着油光的,不用摸就感觉有一种黏稠感。老家的姑娘,每每在大好的太阳下晒着乌发,散发出清香来。彼时若有诗人经过,必定也会发出“彼美孟姜,德音不忘”的赞叹,此时若再有一曲袅袅的山歌飘过,那就比《诗经》中的“佩玉将将”更加有韵了。

        深得古人喜爱的木槿在城市却没什么市场,只在偏僻角落里才偶尔一见。在木槿树下长大的我,只记得小时候的那些木槿花,每一处都那么多那么大那么美,不知道哪一朵才刚开,也不知道哪一朵正将谢去。只记得高高的木槿树上,层层叠叠的花红叶绿,从盛夏到初秋,从来也没有落寞的时候。

        ?
        hcsmnet
        2018年正版澳门葡京赌侠诗全年玄机一句料解码在线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