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video id="vpfvp"><strike id="vpfvp"></strike></video>

        凤仙花

        佚名发表于2014年03月30日18:37:03 | 名家美文 | 标签(tags):凤仙花 散文

        茶坑人种植的蔬菜,以食叶为主,兼食茎秆的,主要有两种,一是花菜,二是芥菜。

        花菜是茶坑人的叫法,在别的地方可能叫雪里蕻。茶坑人不吃新鲜花菜,主要是用它做腌菜。把花菜养得很老,然后把菜叶剥下来,用盐腌在缸里,慢慢地吃。

        剩下来的茎秆,叫菜株,通常吃新鲜的,把在盐腌菜时剩下的菜株集中起来,一次性煮熟吃完。芥菜是让它长在地上,要吃就去剥几瓣菜叶,芥菜叶像韭菜一样,剥了还会重新生长出来。过去种的芥菜好像没有菜株。后来引进新品种,也有吃芥菜株的了,吃法与花菜株的相同。

        在城里的饭店,芥菜株与花菜株有吃新鲜的,也有吃腌的。腌起来当冷盘用,还挺受人欢迎,说吃起来有一股清味。但茶坑人不腌芥菜株和花菜株。他们要腌,就腌汉菜股和花股。

        汉菜是一种以食茎秆为主兼食叶片的蔬菜。茶坑村人有一句熟语,叫“莫把我的真心血,当作汉菜卤。”因为汉菜汁是红色的。我家没有种过汉菜,所以对汉菜不太了解。我家每年都要种一点花股,所以本文主要谈一谈花股。花股跟汉菜一样,茶坑人主要把其茎秆腌起来吃。但又有点区别,因为花股的叶不能吃,光吃茎秆。而且这茎秆是有毒的。把花股从地里拔来以后,把叶去净,把带泥土的根部削掉,用铡刀把它切成一小段一小段,放在大锅里煮上一天一夜,撩出来以后还要在流动的溪水里浸上几天几夜,才能把它放进缸里,加上盐,腌上一段日子,就可以捞上来当小菜了,在夏天下粥下饭,品位在腌菜之上。这是因为花股的量比腌菜少的缘故。

        我就是这样年复一年地吃花股,没有什么特别地感觉。直到有一天,有一位老人告诉我,我们茶坑人当菜吃的花股,有一个浪漫的名字,还有一种诗意的用法,这时我才对花股另眼相看。老人说,花股花又叫凤仙花,过去,小姐们常常用凤仙花来染指甲。

        有这么一回事吗?在这之前,我对花股,只知道食用的一面,而没有注意到观赏的一面。经过那位老人提示以后,我才回想起花股的花来,觉得花股花确实很漂亮。那花的形状有点像梨花,白色的居多,有时也有红色的。一块花股地上,红红白白,确实很好看。小姐们用来染指甲的,肯定是红色的那一种吧?我又仿佛回到了少年儿童时代,记起在花股地里玩的情景了。天有点热,花股的气味钻进鼻孔来了,蜜蜂嗡嗡叫着围着花股花转,但当时我还不知道赏花爱花,爱籽甚于爱花,经常去摘花股花谢了以后结下的包,在手掌上揉碎了,露出许多仁丹大小的籽,数着玩。

        我对老人的话并不信以为真。后来进大城市,逛公园,在公园里也发现了种有花股,仔细核实,发现标志牌上确确实实写着“凤仙花”三字。那么,老人所言确实不虚了。只不过是公园里的花股植株都比较矮小。远不如茶坑村人种的那么茁壮,那么生机勃勃,花也一样。而如果种在大路两边或当中的隔离带上,还往往沾满了灰尘,看上去蔫蔫巴巴的,哪有像我们茶坑村那样新鲜水灵的?

        我们茶坑村人种花股只知道食用价值不知道观赏价值。大概城里人种花股只知道观赏价值不知道食用价值吧?

        因为花股花可以用来染指甲的,所以通俗的也叫指甲花。可是茶坑村人不用花股花染指甲,有时指甲受伤了,用一点类似马齿苋的贴地植物敷治。前几天我在西双版纳的植物园里遇到这种类似马齿苋的植物了,脱口而出:“这是指甲花吗?”园丁说:“不,这叫太阳花。那边才是指甲花,又叫凤仙花。”我随着他的手势望过去,果然看见一排花股花,真有他乡遇故知的感觉。

        忽然想到,凤仙花可以染指甲,能不能当墨水写字呢?因为我当小学生时,发明创造欲极盛,想把一种茶坑人称之为斧头花的蓝色小花的汁液当墨水用,但没有成功。

        如果用花股花代替斧头花,成功的可能性就会大一些吧?可惜当时我不知道花股花还能染指甲。如果知道,我肯定会试一试,看看能不能当墨水用。而现在,我没有试验的兴趣了。

        ?
        hcsmnet
        2018年正版澳门葡京赌侠诗全年玄机一句料解码在线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