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video id="vpfvp"><strike id="vpfvp"></strike></video>

        千年胡杨

        赵勤发表于2014年04月07日16:04:33 | 名家美文 | 标签(tags):胡杨 赵勤 散文

        在新疆阿瓦提,我看见了秋天最美的树。沙漠上,她天生孤傲地站着,就像一个极有修养的女子,在微笑。

        那是胡杨,一亿三千万年前遗留下的最古老树种,只生在沙漠。全世界百分之九十的胡杨在中国新疆的塔里木。

        在这里,一边是世界第二大的32万平方公里的塔克拉玛干大沙漠,一边是世界第一大的3800平方公里的塔里木胡杨林。

        大黄、大绿、大空间、大反差,我们的原始胡杨林就生长在这里。

        有人说,它们是一群身裹铁甲的战士,威风凛凛地守卫着这块沙地。塞北的砍头柳有它的形象,却没有它的风骨;岭南的古榕树有它的气势,却没有它的坚毅。

        但我想,它们更像女人,用她们的柔软和沙漠的刚烈周旋,像历经磨难,柔韧不改,仍然保有生活热情的女人。

        为了抗御狂风,她的枝杆在连接主杆的地方长成一个大包仿佛一圈强力的焊接点;为了躲避沙暴,她的顶梢决不往高处去,三米五米之外就横向分散;为了对付干旱,她只允许主干上的第一茬枝叶秉承遗传率性生长,这是比国槐叶稍大的带刺的小掌,往上就长成柳叶状针叶状以减少蒸发;为了寻找水分,她的根系发达,须根可以伸到百米之外;为了种族延续,她们互相掩护绵延;她们枝干里富含碱质,虫子就不来打洞;她们树皮粗厚羊也不啮咬!

        她们贫穷,所以无人攀附;她们孤傲,所以没有朋友;她们处境险恶,所以没有花媚鸟唱;她们不在显赫庙堂,所以无人谄媚供养;她们不开香花没有艳影,所以不招蜂引蝶……

        所以,连塔里木河也叛变了!这个永无固定河床的家伙,那儿的沙被风搬走它就到那儿散布永恒的盐碱。如今,它改道了,孤零零将一片胡杨撇在沙原火坑。胡杨没有仰天哭喊、没有跪地乞求、没有抱怨命运和时世,它挺立着,沉默着。大沙漠一片宁静。

        狂怒的沙暴,像钢锉一样刮磨着她的身子;烈日炎炎,当顶一股热浪袭来;西亚的寒流,狼牙虎爪一般又咬又撕;它的皮被一块一块揭掉,它的枝被一节一节折断,它的根被一条一条抽出,它赖以挺立的沙原,被一层一层掘走……终于,她倒了,沉重的声响震动了雪山。

        可胡杨依旧是胡杨,长大了三千年不死,死掉了三千年不倒,倒下了三千年不烂,烂掉了三千年不腐,腐化了又肥沃沙漠三千年!

        一个巨大的良性循环。

        胡杨以其生命的轮回来丰富大地母亲的贫瘠,其执著的精神取向难道不是进化史上的大智大聪吗?

        ?
        hcsmnet
        2018年正版澳门葡京赌侠诗全年玄机一句料解码在线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