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video id="vpfvp"><strike id="vpfvp"></strike></video>

        遥想故乡那片林

        许文舟发表于2013年09月20日22:50:54 | 名家美文 | 标签(tags):名家美文 许文舟 树林

        秋天的阳光有点泼辣,立秋不几天,林里的松包便滴滴答答炸开了。细微的松子刚睁开眼睛,就被风吹到空中,松子没有重重地摔到地上,因为,它有一对很难让人肉眼看清的翅膀。

        坡度很陡,长满石头,好在每年的雨水都要在老家阿定山赖上几天,甚至几月,树不长都不行。最多的要数云南松,在有些偏酸的土壤里生活,它没有怕过霜雪,对得住当年一位领导人咏唱它的一首诗。大雪压青松,青松且挺直。霜雪奈何不了的云南松,居然怕小小的虫子,雨水少的年份,一些虫子离开泥土,顺着松树杆举家搬迁,不怕烈日与霜雪的云南松,不几天便会低下头,萎靡不振 。入秋的林间,天上丽日如常,林里却不时纠缠着一些浓云密雾,蘑菇举起美丽的伞,找蘑菇的女孩子蓦然回眸,那些含苞的丁香全都开了。女孩子们拼命地往头上戴着,几只画媚鸟在青冈栗树上说些什么,语气里分明带着妒意。

        林子并不茂密,树也不见得棵棵遮天蔽日,可我放学后偏偏爱往林子里跑,按季节不紧不慢结着的野果,是引诱我的直接原因。林间的野果,除了村里的孩子们,更多的时候,一些小鸟总是先我一步享受。除了野果,引吸引我的还有鸟巢,里面可能有煮吃煎吃都香味十足的鸟蛋。有一次,我看见一只斑鸠老是蹲在一棵红木树上,目光专注,神情严峻,再顺着它的目光寻找,一个藏匿起来的鸟巢暴露无遗。果然,当我攀爬到这棵有鸟巢的树上,看见一只雌斑鸠正在孵蛋。红着眼,昏昏欲睡。还不待我下手,那只呆在一边担任警卫任务的雄斑鸠猛然冲向我,发出尖厉的叫声,似是警告。

        只可惜那时候不懂珍视生命,竟然将雌鸟怀里的两枚蛋拿回家里。父亲晚上收工回来,看到我手里玩着的鸟蛋,放下脸骂我,让我赶紧把蛋送回到林间。当我踅回到林间,天色暗下来,我看见,两只疾飞的斑鸠仍然在林间的上空盘旋,叫声凄凉。

        小时候到那片林子,不全为鸟。家里的猪食,等着用来购买书纸笔墨的金银花,牛吃的草,都在林子里。秋天的林子最香的是金银花,说开就开,淡淡的香时断时续,扑鼻而来。早晨开着的是金花,价格好些,午后采摘到的只是银花了。那时候老师没有安排课外作业,没有作业之外的题库,如果有,也是父母安排的劳动。

        记忆中那林子是个宝库,采摘松包炸松子卖,一元钱一市斤,一元钱在那个时代可是一个成年劳动力四天左右的工分收益哦,一斤松子,我与妹妹两天就能采摘到,父母当然舍不得我们呆在家里。松包采摘回家,还只是第一步,鱼鳞壳一样的松包,每一片鳞壳都贴得严丝合缝,再用力也拿它没办法,开不了,里面的松子就无法弄出来。一次,我正在为采下的松包不知如何弄开苦思冥想时,只听见松枝上的松包发出轻轻的炸响。声音很微弱,却很清脆,那一声轻轻的炸响有一种开裂的味道。就在我抬头仰望时,一个松包下面,细微的松子正在一缕逆光下纷纷落下。

        是阳光,只有阳光能让松包开门。

        一曲曼妙的音乐,在竹编的簸箕里,组成优美的和弦。金质的声音,源自松包小小的鳞片,那一件盔甲,被温暖的光撕毁,便见到松子,的确,它带着翅膀,那层超薄的松肉,随时有想让它飞起来的可能。只要有风。我守在阳光下,听着松包在阳光下轻轻炸响,像突然断掉的琴弦,细微而有些金属的韵味,这声响起,那声熄灭,次递盛开的声乐竟传导出一种近乎天籁的回声。

        对林子的伤害,一直到长大后,我似乎才觉到,可是那种伤害的结果,一直成为我心头的痛,随着这篇小小的文字,每敲落一个偏旁,每打出一个部首,都让人有撕心裂肺懊悔。

        原因当然可以扯到贫穷上面去。大集体年代,父母每天汗滴禾下土,盘中餐仍然十有八九不能果腹。父亲便让我带着妹妹到林子里去,林子里的橄榄皮是购销店常年收购的药材,每公斤三分钱,数量一多,钱自然能添补家用。橄榄皮好剥,在树的上下两端锯开口子,再用刀顺着树干划一下,整张树皮便轻易剥出来。剥了皮的橄榄树,浑身流着鲜血一样的汁液,当它滴完最后一滴,也就结束了生命。俗话说树怕剥皮人怕伤心,可是那时根本不懂这个道理,只到一棵接着一棵橄榄树在春天发不出芽叶,开不出花絮,秋天里想吃一枚橄榄而无法找到的时候,我才知道,橄榄树的生命已经被我等一帮缺钱的孩子折腾致死。死得更惨的是那些盘缠在密林里的鸡血藤,可以入药,自然又成为收购对象。一刀砍下去,碗口粗的鸡血藤即刻喷射出鲜红的汁来,那就是血,植物的鲜血我第一次真正见到,让我好生害怕。一刀下去,要止信它是不可能的,一直要等到这一棵鸡血藤流完最后一滴。这根本不像是砍倒一棵藤,而是杀死一个生命。能剥的树差不多死完了,便掘地三尺,开采更具药用价值的酒药草根等植物,春天再回到林子的时候,就无法再看见酒药草淡蓝的花朵。

        负罪感随着年龄的增大而渐渐显山露水。记得有一年与父亲去伐一棵大树,父亲让我在远远的地方看着,他则挥动磨了整整一天的斧子,在树的根部一斧接着一斧猛砍。树很老了,仍然挺拔,不到撑不住时,它一直昴然向上,丝毫没有倒下的准备。斧子频繁起落,飞溅的木渣惊起小鸟无数,美好的鸟语跑调成凄惨的回声,我害怕起来,不可名状的恐慌油然而生。父亲花了半天,才将老树伐倒。只听轰的一声,老树面朝东方倒下。一些细小的树木被压得折腰,这时候,我听到幼鸟嘤嘤而鸣。就在树的枝头,整整有五个鸟巢,而其中三个还有嗷嗷待乳的幼鸟。守候在巢边的雌鸟以箭的疾速扑向父亲,又迅速拉起速度,哀鸣着不愿离弃。

        后来父亲得了一场重病,打针吃药都无济于事,拉下了该种的庄稼,母亲急得请了算命先生。算命是故乡人安抚自己的一种方式,其实很多人都不信,但在遇到无奈的情况下,也都期待算命的方式解决问题。请来的算命先生改变了我对他的惯常看法,至少,他让我觉得真也好假也罢,在给父亲算的这一卦中,他做了一件对得起林子的善事。

        算命先生说了:你的病因不是什么病毒,而是你做了折寿的事情。折寿在我们老家的说法,就是做了坏事连岁数也会大打折扣的意思。母亲总是不明白,父亲做了什么折寿的事呢。父亲老实人一个,大不了与邻居表婶开了过火的玩笑,母亲是往这方面想的,而且想得最多。见我们一家人还是不明白,算命先生拉过我,小声对我说:你父亲最近是不是伤害了一些生命。

        经他这么一提醒,我很快想到那天与父亲伐木时的情景。

        故乡的那片林子,总与一群鸟联系在一起。没有鸟,该是多么空寂啊!村子里喝的水,从林子里渗出,具体是在一棵老香樟树下。春天的林子没有鸟的啼叫,进去以后,再年长的人也会觉得心慌。当秋风一夜之间把阔叶涂上红色,少了鸟语,那些幽香的兰或者丁香花,似乎也找不到和谐的元素。

        胆大的鸟筑巢往往选择低矮的草丛,三片叶子粘在一起,小夫小妻便可以在里面过起蜜月。胆小的鸟常把窝建到树上,风吹草动,它来得及逃遁。春天是鸟们谈情说爱的季节,唱歌,跳舞,交配,生儿育女。寻觅着散落到草丛的松子,承担起为哺育后代的重任。更多的时候,鸟的任务是歌唱,林子就是天然的舞台,画眉的独唱行云流水,布谷的呐喊撕心裂肺,黑头公的低吟真真切切,红嘴雀的倾诉婉转缠绵。鸟语动听,鸟舞醉人。晨光中的白腹锦鸡,不时在松软的落叶上曼妙起舞,绿孔雀从远方前来栖息,报到的第一天,便会舞姿翩跹。

        群鸟叫醒黎明,舞落黄昏。

        后山的林子,最美是在月下。水样的月光披在浓绿的树冠,流下来的月华,一定有水的姿态。打猎的男人已收起猎枪,他们仍然会来到月亮照着的林间,摘一片叶,给心上人倾诉衷肠。这时候的松涛象奔流着的河水,幽远、纯净、金属质感。再密的枝柯,无法阻止水样的月色从中渗漏,这一渗漏就让一条弯弯的小路变成了清清的山溪,流动在一幅静静的画面。

        故乡的那片林子,无法忘怀的是一位守山的老人。

        大集体年代,后山的林子是水源林,村子里48户人家的饮水,都是林子里每一棵树付出的,涓涓细流汇聚到一个池塘,再从水塘用管子接出来,将水分配到一家一户的青石板水缸。像我一样的玩童常到水塘里戏水,生产队长知道后,便派我们村的一位老人,让他守在水塘边,既护林又守水。

        这一守,就是三十年。

        不熄的火塘,陪着老人。火塘边的茶罐,每天都要烹调出故乡茶独特的清香,那些小花豹常常上当,对着香味来到老人身边,看看又懊恼地离去。忠实的大白狗,总是寸步不离老人左右,日头一升高,它便眯着眼睛,把头枕在老人的脚面,一有风吹草动,大白狗便蹿出老远,循声而去。老人有儿有女,逢年过节也会来看他,给他送点吃的,喝的,但老人不直不愿回到孩子们中间。老人喜欢喝两杯,就两杯,一两杯拿在手上,老人的脸色便溢满光彩。

        老人已经老了,像那棵再也不想发芽的老香樟树,早晨,他可以靠在阳光的胸部一动不动地呆上半天,露珠子结到他的手上,他也觉得正是迷糊睡觉的时候。夜里,他却无法入睡,年轻时吹的竹笛,还挂在烟熏火燎的窝棚,他吹不动了,颤抖不已的十指,无法灵活地按住音孔,跟上山歌的节奏。那只象征爱情的铜唢呐,被岁月的风尘堵住音孔,成了一组内涵十分丰富的符号。每天,老人都要沿着水塘巡视一圈,哪怕是落到水塘里的一片叶子,他都会十分认真地打捞出来。

        我最后一次回老家是去年冬天,弟弟家建盖新房,不回去不成。我特意找了个时间,来到后山那片林子,守林的老人已经离去。据说是被家人接了回去。陪我一起去的人说:老人家其实儿孙满堂,只是大集体那几年因为一些人为的原因分开,现在家人受到良心谴责,准备给老人家养老送终。

        这一消息,为我的牵挂松了绑。

        守林的窝棚还在,孤零零地立在林中的一片空地上,一棵葫芦拼命地往上蹿,一朵接着一朵的白花,开得特精致。我躺在老人睡过多年的简易木床上,林涛急促地晃荡着,随我而去的小白狗不经意吠了几声,林子里就开始有鸟扑腾的翅膀。

        ?
        hcsmnet
        2018年正版澳门葡京赌侠诗全年玄机一句料解码在线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