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video id="vpfvp"><strike id="vpfvp"></strike></video>

        消失了的野蔷薇

        黄丹丹发表于2014年04月25日18:35:10 | 名家美文 | 标签(tags):野蔷薇 消失 黄丹丹 名家散文

        上班途中的小巷子里,有一株野蔷薇。其实也不能算野生的了,那应该是被一户人家移栽的吧。它被安置在墙边的小花池子里,沿着一棵椿树,蔓蔓地覆了一墙,直攀至二楼的阳台。每每春来,那一隅便是我眼中春色最妙的所在。野蔷薇那粉白的娇小却繁复的花儿,一朵朵挤挤挨挨地涌出了花叶,迎着明媚的春光以及来往行人爱慕的眼光。那花的花期很长,从第一个花骨朵的孕育,我就开始喜滋滋地期待着、留意着、观望着、欣赏着……到最后一片花瓣凋落,我便开始了漫长却又踏实地等待,等待来年,等待春天,等待花开。

        春又来了,我开始为了那株花改道,走小巷。

        依然是那堵墙,那个小院,甚至墙角小花池子里的野花都还如往年一般幽蓝。只是,野蔷薇不见了。

        我在墙外站了很久。有些郁郁和不安。野蔷薇,哪儿去了?

        出来一位老人,他认出我就是那个年年持相机拍花、拿锦袋从地上捡花瓣儿的人。他说,姑娘,刺木苔冬天就被他们砍了。

        刺木苔就是野蔷薇。家乡的老人都那么称呼它。记得爷爷也曾经在故乡的水渠边,为我摘过一些粉红单瓣散发着植物清新和淡淡馨香的花朵,告诉我,这是刺木苔。那时我还小,小小的我就爱花。我喜欢它,便央爷爷带我去看,老太太不愿意,举着柺棍敲着地骂爷爷说,要是扎我小心肝的手,看我不揭你皮!那刺木苔都是刺,有什么好看的!

        或许,那户人家去年冬天也添了一个被当做心肝的小宝贝吧?在喜欢它的人眼中,刺木苔就是野蔷薇。在不喜欢它的眼中,野蔷薇不过是刺木苔。人总是习惯按照自己的喜好看待事物,包括,看待旁人。

        ?
        hcsmnet
        2018年正版澳门葡京赌侠诗全年玄机一句料解码在线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