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video id="vpfvp"><strike id="vpfvp"></strike></video>

        翠绿依然

        邓利方发表于2014年04月26日20:41:23 | 名家美文 | 标签(tags):翠绿依然 父亲 邓力方 名家散文

        要下雨了,我去关窗户,看着窗外花盆里存活了的鲜嫩薄荷叶,心里感慨:如果父亲看着这一盆盆翠绿的植物,不知心中会有多高兴。以前每年父亲都在这些盆中种上青菜、丝瓜、马铃薯、山茶花……此刻父亲辛劳的身影、喜悦的模样,鲜活地出现在我的面前。

        无法相信父亲是如此匆匆与我别过。真的很想知道,是否真如人们所说,还有一个世界,和我们这个世间一样,逝者在那里还是一样地生活;抑或世间真的有灵魂存在,而且灵魂不灭。那样父亲就永远都可以和我们在一起了,虽然不再谋面,但我们仍可感受到他的气息。

        都说上帝是公平的,可是为什么会那么残忍,偏偏就把我那善良、敦厚、壮实的父亲早早地带走了呢?我想要是我有一些医学知识,也不至于毫无觉察父亲身体有恙,或者我细心一点,多关注一下父亲,情况是否就不一样呢?

        现在每天清晨,当我在闹铃声中爬起来做早餐,就会想起父亲清晨打早餐回来时的咳嗽声,我后悔以前不该那么懒,至少不该在寒冷的冬天把这事全交给父亲;当我在菜市场逡巡犹豫时,就想曾经年迈的父母每天买菜是怎样的犯愁,这些年我怎么就没有去换换他们呢;当我在家拖地感到累时,我就想以前我怎么从来都没有替换年迈父亲拖一次呢;当我提着重物回家时,就会想起以前父亲每每跑到楼下帮我的情形……在这一刻我才发现,有着父亲的呵护,曾经的我是多么的幸福!但是我也是多么的不孝,一直都是父母照顾我,而我借口事情多、工作忙,把一切家务都交给了父母,竟然丝毫没觉察到父母的健康已随岁月偷偷溜去。“子欲养而亲不待”,如今,即便我把眼泪流干,也再换不回来与父亲的相守。

        父亲一直都在为孩子们活着,住在医院里,仍在规划着如何帮我把孩子带到中学毕业,然后回老家安享晚年。在医院与孙子对话,都是鼓励孩子继续学小提琴,不要放弃;当孙子把数学竞赛的奖牌挂在他脖子上时,父亲是怎样的自豪和骄傲,引来护士们怎样的羡慕和称赞;当我把出版的专著递给父亲时,父亲是怎样戴着老花镜在那里阅读,特别是看到后记里我对他的感谢时,心中又是怎样的欢喜;当看到儿孙们一个个好学上进,笑容是怎样的灿烂……在儿子小学毕业典礼上,当我看到儿子一次次上台领奖时,想:如果父亲尚在,他又该是怎样的欣喜呢?当孩子们一个个安顿下来,当母亲的牙齿也装好以后……我想父亲是欣慰的,他不会感叹地说他的收获只是一场病了。

        曾经,灵魂是否存在一直困扰着我,我希望能找到答案。但是我心中又分明是已有了答案。因为我觉得父亲从来都不曾离我而去,一直都在天堂看着我们,看着他曾经种下的种种……大雨过后,翠绿依然!

        ?
        hcsmnet
        2018年正版澳门葡京赌侠诗全年玄机一句料解码在线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