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video id="vpfvp"><strike id="vpfvp"></strike></video>

        您好,芭蕉

        张桂柏发表于2014年05月03日19:40:09 | 名家美文 | 标签(tags):芭蕉 您好 张桂柏 散文美文

        重回南疆故土,沿边境一路走去,山水是那么熟悉,草木是那么亲切。忽地有一种植物映入眼帘,“扶疏似树,高舒垂荫”,这不是芭蕉吗,好大一片芭蕉林啊!我为芭蕉林驻足,走进芭蕉林,躺在芭蕉林里,跪对芭蕉树,回忆一幕幕,感触悠悠——

        这里曾经有战争,我来这里打过仗。一场激烈的战斗下来,饿啊渴啊!趴在战壕四处搜索瞄望,山丘连着山丘,蜿蜿蜒蜒,长长纵纵,高底凸凹,生长着密密的灌木,哪里有解饥解渴的东西呢?瞧,看到了——香蕉,有香蕉,野生香蕉天赐般地挂在眼前。像隐蔽接敌一样,以简捷的战术动作,匍匐前至,摘蕉而来。扯下一个蕉,两口就吞到肚子里。这时,有个本地兵挺鬼地问:“好吃吗?”我这才回过味来,直呼:“嘴巴里好涩好涩。”这兵摆起谱来:“我教你听,香蕉芭蕉都是蕉,此蕉非彼蕉也。”他在句后还把“也”字拖了很长。我文化程度高些,平时话语权比他多,这家伙故意在家门口“斗”我,要不是在阵地上,非打垮他不可。这茬先不去理,倒让我分清了似同非同的香蕉与芭蕉。刚才吞下去的原来是芭蕉,从此我与芭蕉结下了一生的缘。

        细细一看,山脊山谷、山阴山阳,长着一棵棵、一丛丛大芭蕉树、小芭蕉树。一段时间,阵地上的主食是芭蕉,副食也是芭蕉,汲水止渴的还是芭蕉。芭蕉果肉要吃,芭蕉根也吃,芭蕉叶还吃,芭蕉花照吃,芭蕉茎里的蕊好嫩、淅沥下来的汁好甜!用芭蕉叶折成杯子,去接山石滴水,一饮而尽,立品两味,一味是石泉之清冽,二味是蕉叶之清凉。把蕉叶当作餐碗餐盘,盛饭装菜,好个“绿叶宴”。用干蕉叶卷旱烟,蕉香和烟香双双浸肺润喉,“老烟鬼”感到过瘾拿劲,诱得我们这些不烟者也卷根抽抽,尝尝味道。以芭蕉花入锅烧军制牛肉罐头,食香味奇特,在阵地上很快得到推广。有个老兵退役后,就留在漫山芭蕉树的“藏兵洞”前开小饭店,参过战的、没参过战的游客,到店就点这道叫“军民鱼水情”的特色菜,真是店不在大,有招牌菜则名!

        怀揣芭蕉情结,查史问医不觉心头一喜:芭蕉是个宝,好食物,好药物。芭蕉果肉,润肠通便,主治便秘。芭蕉根,清热、止渴、利尿、解毒。芭蕉叶,抗菌抗病毒,防止呼吸系统疾病,预防瘟疫有几千年历史。芭蕉花,化痰软坚、平肝、和瘀、通经等。怪不得战士们在阵地上很少得大病、怪病呢!我参战前便秘难熬,以至几天拉不下来,在阵地上吃了芭蕉,药到病除,挠头的问题解决得爽爽的。

        南陲高原离天近些,白天太阳滚烧到阵地上,晒啊热啊!这时,芭蕉树又有了另外一种功用,战士们用匕首割下一片蕉叶顶在头上,或蹲藏到蕉树宽大的叶子下,遮阳享荫,正好隐蔽伪装、潜伏待机。有的躺在掩体或山洞休息,垫的是芭蕉叶,盖的是芭蕉叶。我干脆脱下汗熏汗臭加汗碱的衣服,把长而宽的蕉叶中央裁个窟窿,上下左右对折,全身套进去,只将头露在外面,真是“潇洒绿衣长,满身无限凉!”这里昼夜温差大,气候变化也大,有“一山有四季,十里不同天”之说。傍晚太阳下山了,夜里冻啊冷啊。风,说来就来,雨,说下就下,更加湿冷。芭蕉叶又被战士们片片相连、道道叠置,分别栽成篱笆,砌成“暖房”,编成蓑衣,缝为睡袋,这样挡风遮雨,御寒保暖,顿时让人牙不再磕了,身不再抖了。融烙在战士心底的意念:芭蕉就是命,命就是芭蕉。老兵重返故地,见物会喊:“生命芭蕉!”

        战地的芭蕉呀,俨然也入阵参战了。战士们把蕉叶往上一卷就成钢盔,把蕉叶往斜一别就成钢枪,一棵芭蕉树就成一名战斗员,一丛芭蕉树就成一支战斗队,一片芭蕉树就成一个战斗群,东一处芭蕉、西一处芭蕉就成为变幻莫测的八卦阵,有人总结说就叫“芭蕉阵”吧!

        战斗间隙,便是欢乐时光。山脚下,帐篷前,摆开了战地文艺晚会的场子。看,还是就地取材,以芭蕉为道具的节目赢得了阵阵热烈的掌声。芭蕉时装展示上场了,用蕉叶剪裁的头冠、头饰多姿多彩,长衣、裙衣飘摆溢韵,高靴、矮靴嘎嘎有响,女兵们穿戴起来,一耸一扬,一腾一挪,美轮美奂啊!芭蕉书画上场了,蕉叶如纸,上面书写着:“祖国在我心中,阵地在我手中”“牺牲我一个,幸福十亿人”等,绘画着长城、和平鸽,绿叶作底,更显笔法传神。芭蕉叶剪纸上场了,“少数民族掸食壶浆慰亲人”,把军民团结保边疆的鱼水之情烘托得浓浓的。以蕉叶作纸写下的血书、遗书、决心书上场了,“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只要边疆安,两者皆可抛”“青山处处埋忠骨,何必马革裹尸还”,这些充满激情、深情的誓言,把晚会推向高潮。战士们被自己的作品感动了,一边死劲拍掌,一边不停抹泪。顿时我忍不住要喊要呼——战地啊,芭蕉!您是解渴的水,您是救饥的粮!您是挽命的药,您是大补的浆!您是御寒的被,您是挡风的墙!您是遮阳伞,您是纳凉帐!您是我们兵中的兵,您是我们枪中的枪!您还是多能的宣纸,您还是演艺的霓裳……

        有一天我摘下半片蕉叶,欣赏着,把玩着,对着骄阳照看。没想到这不经意的一照,倏地发现那火辣辣的太阳紫外强光,被绿绿的叶子阻隔了、吸纳了、综合了,变得平和了、柔和了、温和了,不再灼眼,不再炕人。噢,平和的绿色,绿色的和平!我深深地悟到了,为什么珍爱和平就要珍爱绿色,珍惜绿色就是珍惜和平!谢谢您,芭蕉,助我走向合格军人。

        部队班师了。边境丘陵红土地上静悄悄的。不久,春风又绿南疆。一种叶子很大、长椭圆形、茎高粗壮、叶面鲜绿、入夏抽出淡红色的大型花、果实跟香蕉相似、丛生的称为大蕉的草本植物,遍布河谷、山坡。

        久违啦,芭蕉!时空几十年,“自是相思抽不尽”的我,终于又直面“叶叶为多情,一叶才舒一叶生”的您。让我再一次走近您,抚摸您,拥抱您,深吻您。敬礼,我的战友——芭蕉!芭蕉——我的伙伴,您好!傍晚,天下起了小雨,雨打芭蕉淅沥沥,我歇息在院外也芭蕉、庭内也芭蕉的旅馆,睡梦之中似有古诗回响:芭蕉丛丛生,月照参差影。荫满中庭,叶叶心心……我在睡榻上轻轻翻了个身,喃喃呓语:“蕉儿艳,蕉儿鲜,最喜百蕉深处眠!”

        ?
        hcsmnet
        2018年正版澳门葡京赌侠诗全年玄机一句料解码在线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