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video id="vpfvp"><strike id="vpfvp"></strike></video>

        白桦林的守望

        闻舞 发表于2013年09月24日23:03:12 | 名家美文 | 标签(tags):白桦林 美文 闻舞

        皑皑积雪,遮不住悠久记忆。小车驶过水泥置换沙石的弯曲公路,驶向童年少年时迷恋的山林深处。故乡土地上,有孩提时就不稀疏的片片白桦,几十年未走进,再走进的光景,比几十年身居其中的长街楼市更亲近。

        共擎蓝天,赤条条亭亭玉立,悄无声息的棵棵白桦树,随着我对树下积雪的践踏,回应着我当年稚嫩的足音。转眼间,我年逾半百,平添白发,而白桦树,你依然这么年轻,还能与瑞雪竞俏,一起装点这山冈。是不是离开故乡土地易老,他乡岁月布满风尘?是不是你的立场格外坚定,你的朝向始终如一?

        白桦

        这里,本该只有四季不变的乳白树干,保持一份清爽,何时侵入了乌黑的柞树,且比例那么大?柞树有愈演愈烈之势,将本来洁身自好的白桦林,沾染上“黑白两道”嫌疑,缩小了纯真一族的天地。

        难道白桦林的理想淡化了,没落了,异化了,蜕变了?莫非白桦林在忍让,在求和,在退却,在逃避?我不愿意面对眼前的情景思虑,不想让黑柞在脑海蔓延愁绪。可我做不到无视黑柞的存在,更无力把黑柞棵棵拔去。

        我有意靠近一棵挺拔的白桦,嗅得到它独一无二的知己情味,不必推敲就断定,无论到哪里都生若水面浮萍,今世别无他处可以寻根。我抚摸着白桦坠落枝杈后的黑斑,觉得瑕不掩瑜的说法用来很贴切。

        我分明知道,此刻,并非处于游子梦境,正恭敬地直立在旧有生命历程中。我是一个割开树皮,喝过你甘甜汁液的淘气鬼呀,白桦树,今日重逢,却丝毫听不到你的怪怨,你的叹息,你的讥讽或你的揶揄。

        重归山林,发生在大年初二的一段时辰。我没有更多时间,去寻找一片十分清纯的白桦林。小兴安岭边麓的故乡土地上,早就不缺乏各种树木自由生长的杂木林子。亘古存在的天然生态群落,正被人工林的扩大逐步更替。那么,原有的是否无序?替代的是否为有序?

        长远看,白桦林势必因自然侵入和植树更新,少下去,越来越难得一见。不过,我相信它,会在这里坚定地守望。守望着头顶的蓝天和脚下的土地,守望着它与白雪共同自尊的圣洁;守望着古往今来新陈代谢的规律,守望着它与我共同记忆的年华。我依稀听到,它对我说悄悄话:如同你走了,故乡人丁依然兴旺,白桦林减少,故乡的土地照旧肥沃。

        ?
        hcsmnet
        2018年正版澳门葡京赌侠诗全年玄机一句料解码在线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