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video id="vpfvp"><strike id="vpfvp"></strike></video>

        木槿花开时

        赵跃年发表于2014年05月26日23:21:58 | 名家美文 | 标签(tags):木槿 花开 赵跃年 散文美文

        一个听来的故事,那天,正下着我们这里难得一见的漫天雪。

        他顾自擦拭着那个黑色的旧布包,揉一揉,吹一吹。淡淡地说着,仿佛是别人的事。我们这里有过年掸尘的习俗,是陈年的旧物件,现在算是掸出来的“尘”吧。

        黑包里,是一把木梳,一把轧刀,一块棉布。褪色的红棉布,摊开在膝盖上,依稀有朵盛开的牡丹花,也向我摊开了一个伤感的故事……

        盛夏的时节,木槿花开满树。一朵一朵的蓝色花,这是一种开不败的花,开了谢,谢了再开。那时节,天地间洋溢着淡淡的花香。他拎着黑包,来了。她笑,嘴里叫着“剃头郎”,问他,自己的头由谁来剃?二十岁的他被她问得满脸通红,因为她忽闪闪的眼睛,因为她黑油油辫子,清纯又妩媚。

        别人家“包头”,一年一人四十斤谷,平时不给钱,割完早稻后结算。她家是做生意的,有现钱。她父亲给了他一大把铜板,包了头,他很高兴。于是,他来她家很勤,半月就来一次。他来,她也高兴。剃刀在他的手上“喀嚓喀嚓”地响着,她抑在花格子的木门边,偷偷地看他。不经意,目光相碰,都绯红了脸,别转头去,心跳如鼓。从此,心里都有了期盼。

        他的包里带着绿色的木槿叶,把叶子放进水里,揉碎,是洗头用的。有几次,他带来了绿槿叶时,也带来蓝色的木槿花。她跑过来,突然叫,哎,花给我!也许是所有女孩都一样,天生就爱花,也许他的花,吸引了女孩。他看到她欢喜的样子,满身的惊喜,笨拙的嘴巴说不出话来。只是以后每次来,都有木槿花。两个人的心里有了默契。

        他说带她去摘木槿花,一个地方,有成排成排的木槿花。满树的花,简直是花墙。他记得那个黄昏,她又缠着他去看木槿花。满树的花儿在风中摇曳,浅浅地笑。她忽地抖出一块大红布,盖在头上,说,要做他的新娘,要他来揭红盖头。他不敢动手揭盖头,不敢说一句话,甚至不敢抬头看她。轮到她“嘤嘤”地哭,摔下红布跑回了家。

        有人去她家提亲了,也是生意人家。他听说了,整夜不能入睡。往常半月一次去她家,他躲着不敢去。

        终于在那年的年底,她出嫁了,那天也是下大雪。这里很少会下大雪,那一年的雪却很大,迎亲花轿几乎不能走了。只有他,心里希望雪再大些。叹口气,是自己误了她。

        恨自己命苦,谁叫自己生在天门外?他说自己曾被叫“堕民”。

        后来呢?还见过她吗?

        没有,再也没见过,倒是常想起她抑在门边笑的模样!

        如今他快八十了,这些年来,就是这样一个人过着日子。木槿花开的时候,那些记忆又会像季节一样再来吧。

        ?
        hcsmnet
        2018年正版澳门葡京赌侠诗全年玄机一句料解码在线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