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video id="vpfvp"><strike id="vpfvp"></strike></video>

        又见丁香

        张猛发表于2014年06月09日17:48:15 | 名家美文 | 标签(tags):丁香 张猛 散文美文

        初夏来临,在早春那些妖艳短暂的桃红凋零之后,路旁就有许多郁郁葱葱的丁香悄然怒放。低矮的树丛中,细密的叶子簇拥着或深或浅的紫崭露头角,散发出繁华春花所没有的浓香,即便轻轻走过,那股醇厚的香气也叫人迷醉。

        五到六月间,那一簇簇紫色的花序从春天的深闺中醒来,带着冰封雪浸的冷峻与轻愁迎接新的轮回,一脉馨香席卷天地芬芳满城。所以,在风沙漫卷的北国它倍受喜爱。据说,有的丁香花可以一直开到九月,如此,脚步匆匆的岁月不知又会因它而生出几多风情!在干燥的春天来得较晚的北方,习性强健培植简易的丁香是广泛栽种的庭园花木。从城市到乡村,从街路至门前,随处可见丁香静默素雅的身影。路边、公园、小区满是,走出家门,不经意间便有一缕熟悉的浓香钻入肺腑,仿佛茫远岁月中飘来的一曲老歌,缓缓拨动心弦。

        最初识得丁香,是在乡村读小学。天高地阔的校园里种了几丛不知名的树,矮小却枝繁叶茂。时有调皮孩子摘下一片树叶,偷偷塞进别人嘴里,那股难以言说的苦立刻爬上脸庞,然后便是呼啸而去一路奔逐的脚步。那时才知道,这苦苦的树叫丁香。

        花开时,香气涌动,漫过窗台,整个课堂都迷醉了,老师娓娓道来的讲述和学生清脆悦耳的朗读通通淹没在汩汩流淌的花香中,就连那轻轻翻动的书纸都裹挟着挥之不去的香。那些年,一张张毕业照就在丁香树前留下叫人怀想的影像,紫丁香,也成为心底最流连的风景。

        如今,小区河沿尽是丁香树砌成的矮墙,起初我还以为是寂寥的榆树,直到星星点点的紫在葱茏的绿中钻出,才知道那正是醉人的丁香。

        丁香历史由来已久,相传在汉代,大臣朝见天子便用此物解其口臭,这应该是最早的口香糖吧?丁香还可醒酒、治牙痛以及腹泻等等。丁香也曾出现在文人墨客多情的笔下,杜甫在浣花溪畔的草堂写过《丁香花》,“细叶带浮毛,疏花披素艳”。

        古人也以丁香写愁,比如李商隐的《代赠》中有“芭蕉不展丁香结”的诗句,也许,丁香花繁密成簇的花瓣正如那点点离愁,细琐纠结,萦绕心头。

        丁香的花语是“光辉”,我曾思忖良久,这光辉到底来自何处?每当漫步于矮矮的丁香树旁,看着烂漫绽放于卑微之处的小花,那些琐碎淡雅的紫妩媚而不妖艳,浓烈但不张扬,热情质朴,灼灼其华。它们耐得干旱,不惧苦寒,只要栽下,就能为这个世界献出绿阴吐露芬华。性健味苦的丁香,用来自大地的馥郁之气迎春入夏,开过荼蘼花事未了。

        在徐徐盛开的丁香旁走过,每次都会步履生香,这香一直弥散到心底,满怀依依深情。

        ?
        hcsmnet
        2018年正版澳门葡京赌侠诗全年玄机一句料解码在线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