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video id="vpfvp"><strike id="vpfvp"></strike></video>

        爸爸与花

        杨红英发表于2014年06月15日18:54:05 | 名家美文 | 标签(tags):花 爸爸 杨红英 散文美文

        菜园是妈妈的,果园是爸爸的。

        菜园里一年四季丰富多彩,果园在墙院内,有柑橘、柿子、葡萄、香蕉、樱桃和无花果,品种不多,却花费了爸爸几十年的功夫。

        我们的房子落成时,果园所在地是一块荒地。妈妈最先利用,将其开辟成菜园。

        在林立的豆苗间,我受到启发,向同学要来指甲花种和草莓苗,种在豆苗边。

        眼看着就要开花,却没了。我带着哭腔问妈妈,她难为情地望着爸爸,什么也不说。我赶快问爸爸,他笑嘻嘻地说;“你去问鸡嘛,鸡吃了。”我仔细查看了现场,分明有锄头铲过的痕迹。

        那年,我十岁,不敢确定是谁搞的破坏,只能确定的是他们都不喜欢种花,哪怕是能结水果的花。

        后来,墙院修成后,这地被爸爸平整出来,变成方方正正的样子。他在里面种上柑橘树、樱桃树。一年一年地扩展,就变成了不大不小的果园。妈妈的菜园只好搬家了。

        兴许是眼馋,我又有种花的冲动,便找来扁竹根。吸取上回的教训,我不敢碰妈妈的菜园,也不敢碰爸爸的果园,就在墙院外,另外开辟出一小块荒地,权当我的花园。

        扁竹根的长势可喜人了,不出一个月功夫,就长出一大蓬,蓝色蝴蝶一样的花朵也开得艳丽无比。每天放学回来,我都会守着它们呆上好一会儿,还在头脑里为它们增添了一大堆伙伴。

        想不到,这些花儿也没有逃脱厄运。一天下午,我去看我的花园时,正看到爸爸用箢篼装扁竹根的残骸。我不敢阻止,只能默默流泪,而且动用了最大武器——当晚不吃饭来反抗。

        这一年我十四岁。

        读师范后,我一边在墙院周围插上蔷薇、种上牵牛花,一边警告爸爸妈妈。这样,我的花儿就占领了墙院的半边天。

        跟着,我的胆子大起来,像爸爸种果树一样,一年一年地发展,直到有好几十个品种。只是,我的花园不像妈妈的菜园那样年年花样翻新,也不像爸爸的果园那样品质越来越好,反而每年都会有花儿自动消失。我这个人过于懒散,不善经营,花儿们跟着我只能自生自灭。

        等到我搬到镇上后,别说照顾,就是一年看它们的机会也少得可怜。想不到,这些花儿们却长得越来越好,花开得艳开得大不说,就是叶子看起来也更鲜亮更嫩绿了。

        我装着不明就里的样子问妈妈。妈妈看看爸爸,说:“你爸爸打了药,没得事还翻来覆去地找,硬是当宝贝一样。”

        我想到小时候他们常说的话,故意翻出来说:“当啥子宝贝哟,又吃不得。”

        爸爸不好意思地笑着说:“吃不得,好看哒。”

        我相信爸爸是想补偿一下。这么多年过去了,生活已发生翻天覆地的改变,那些陈年旧事已化作尘埃,不过,也许我们都还为当年种花的事遗憾着。爸爸能义务替我照顾花园,我自然受之无愧。

        昨天,我回老家,自然又要在花园、果园和菜园里溜达一圈。这次,爸爸竟然跟在我旁边,把他新嫁接的品种一一展示给我看。来到盛开的月季花前,他说:“人家林三的花开得更好看,一串一串白生生的。我说去弄一点来栽,他说刺多,不好弄。”

        听到这句话,我的心里好温暖。因为我发现爸爸是真心爱花,同他的女儿一样爱花了。

        ?
        hcsmnet
        2018年正版澳门葡京赌侠诗全年玄机一句料解码在线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