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video id="vpfvp"><strike id="vpfvp"></strike></video>

        半园女儿香

        茹琼花发表于2014年06月19日09:39:10 | 名家美文 | 标签(tags):荔枝 女儿 茹琼花 散文美文

        那个午后,阳光灿烂,我应邀到昔日女同桌的果园摘荔枝。

        走过一条瘦长的小路,越过一条活泼的小溪,同桌的果园,就在眼前。

        果园不大,但“泾渭分明”,左边种植着蔬菜,右边全是荔枝。那半园荔枝果,颗颗饱满坚实,红了脸蛋,弯了枝头。

        我记得这果园以前是菜园,何时被同桌“果蔬结合”成现在的模样呢?

        同桌看出了我的疑惑,朝我笑了笑,说,为了母亲。顿了顿,又补充道,母亲上了年纪,倒喜欢上了吃荔枝。她说这荔枝,可口中带着清甜,让人吃了还想吃。

        既然母亲喜欢,我就种点吧。

        语言不轻不浅,字字皎如明月。

        同桌多年来疼爱母亲的心,一点没变。

        记得那年,我们念初三。同桌的父亲因为赌博,把家里的资产输得精光,还欠下一屁股债务,之后,不知所踪。在父亲没有沾染赌博之前,她母亲居家的日子过得悠闲自在,偶尔弄弄家务,要不就和邻近姐妹打打牌。当父亲扔下她母女俩不知去向,当身边人对她们投去种种冷眼和窃窃私语时,同桌的母亲一改过去的小鸟依人,毅然挑起了生活的重担。她亲自开垦了这个菜园,种植各种蔬菜,再把蔬菜卖到镇上的中学饭堂。为了养活女儿,供女儿上大学,母亲一直起早摸黑,累得整个人全走了样。

        我那时常看见同桌为母亲的辛劳暗自掉泪,也看见她为了给母亲买一个新发夹,节省下一周的早餐钱。她说母亲有一头漂亮的长发,应该配一个漂亮的发夹。

        以后的每年,她都会送一个蓝色的发夹给母亲。

        这朴素的表达,是爱的一种坚持。

        多年后的今天,我在果园的小屋前见到了那位母亲。在无情的岁月之刀面前,她已显老态,脸上如蝶的老人斑,若隐若现,单薄的身子,半靠着椅子,如一棵弱不禁风的树。但那头黑白参半的长发,还如绸缎般顺滑,在脑后,挽成一个髻,不松不紧的,结实耐看。那髻上的发夹,深蓝如墨。

        不用说,那发夹,出自她女儿的精挑细选。

        这母亲正在吃荔枝,见我来了,很是高兴,笑着拉过我的手,一个劲拿荔枝给我吃。同桌也笑着,按我坐下,把一大堆荔枝放在我面前,叫我吃不饱不准走。然后,她搬了张椅子,坐在她母亲身边。我剥荔枝吃时,看见同桌也剥起了荔枝。她把荔枝皮慢慢去掉,再把整颗光洁的果肉送到母亲嘴边。那母亲,也许是见我在场,不好意思地看了我一眼,微微笑着,再慢慢张开嘴巴,像个乖孩子等待喂食一样,轻轻把女儿送到嘴边的荔枝含在嘴里,慢慢咀嚼,品尝,再慢慢把核吐出来,一颗,两颗……我看着眼前这位老母亲,她脸上的神情已变得怡然,我能感受到她此刻,是如此醉心地享受着女儿对她的关切。她是如此的平静,仿佛外面的一切都惊动不了她。是的,对于这位饱经沧桑的老人,年轻时曾经华美富足的生活,也许早已虚空一片;人们的冷漠与歧视,大概早已不再引起她的忧伤,而她也看惯了窃窃私语的人们从她身边走过。当半生的坎坷已成过去,现时能平静地生活,享受女儿那份明净如水的爱,心灵没有过多的牵绊与期盼,日子不也是另一种富足与圆满?

        同桌还继续忘我地给母亲嘴边送荔枝,我内心的暖流不停涌现。

        原来,尘世间最动人的母女情,就在这一举手一张嘴之间。

        当我拿出手机,轻轻拍下眼前这一幕,午后的阳光已经慵懒。有夏风,柔柔吹过,半园荔枝,散发出一阵可人的芬芳。

        半园荔枝香,半园女儿香。

        ?
        hcsmnet
        2018年正版澳门葡京赌侠诗全年玄机一句料解码在线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