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video id="vpfvp"><strike id="vpfvp"></strike></video>

        一树繁花

        李淑菲发表于2014年06月24日09:44:41 | 名家美文 | 标签(tags):龙眼花 李淑菲 散文美文

        窗外,空旷,凝碧。

        心眼望去,除了龙眼树,还是龙眼树!

        一树繁花,花朵蕊里躲藏着美的精灵,硕果压枝头,装满春夏秋冬,一树叶子凛然大义,直面生命的风雨。

        偌大的小区就这个院落种着八棵龙眼树和一棵老榕树,或许,周围水泥地底的水土养分都不甘寂寞渗透到这里了。在办公室的走廊凝视龙眼树,视觉疲劳顿消。龙眼的枝桠轻轻荡秋千,它们喧闹而热烈地活着,极其珍重这一片难得的沃土,我见证了它在季节变化中的出色表现。细微的分化肉眼看不见,可是,过一段时间,发现它们的体态渐次丰满,即使被修剪过的伤口也很快愈合,拔节向上是它们的精神品质。

        春风吹彻,龙眼缓缓睁开了眼帘,明眸闪亮,莹润含情。

        紧挨着走廊的龙眼树,养眼怡神。对于天天坐在电脑前的人,这一片翠绿是最好的犒赏。龙眼树年年在我眼皮底下忽地开了,卿卿我我在枝头间绽放,圆锥的花序顶生或腋生,自然的排列与组合默契,攀援向上直捣云天。一簇簇的黄白色小花,花多而性杂,密密的长柔毛粘附其间,色彩淡然,花型微小而羸弱,那是花吗?有点不像。也许它们有一种淡定的气度吧?花开时节,唱大戏般喧闹,蜜蜂眷念而贪婪地吮吸着花蜜,飞舞着娇小忙碌的身躯。密不透风的花把整棵树顶统统罩着,小鸟立枝头唱歌,风儿轻轻摇荡着枝条,香气浓郁飘散。一树的龙眼花以极强的生命意识散发着热闹与纷繁,勃勃生机的气象与魅力。

        这八棵龙眼树,聚拢了地气、氧气、绿色,通常在阳光照耀下,树下清凉,落下并不斑驳的树荫。和山间果园迥异的是,这里的树底下覆盖着一层厚厚的沙子,杂草很难出头盘踞。在龙眼树下,倾听花开,在季节时序的暗示下不约而同绽放,构成庞大的花之海洋,道不清它们是怎样的齐心协力为这个世界带来日渐罕见的繁花硕果。

        龙眼花开的日子,也是心眼花开的时节。

        下班了,伴着斜阳在龙眼树下小跑,左转右转,带着甜味儿的馨香往往令我流连忘返。

        遗憾的是,阵风刮过,枝桠摇荡,树上的花噼噼啪啪洒落一地,花儿坠落叫人心疼,声响似响雷轰然耳鸣般刺耳。花雨,低落,在沙地上覆盖着一层落花,随手一抓就一大把,鲜活的小翠花顷刻间香销玉殒了。这少有人怜悯关爱的花,我只能目送,却寻找它们落花的理由。也许成长需要删繁就简减轻负担,这样便于结果,落花权当是无私的退让而非怯懦。轻轻摇落一地繁花,树上树下璀璨与密集,香气浓郁。

        地面上的残花也渐次多了,一脚踩下涉及多个生命,我不忍心踩着花儿,却几乎无处下脚了。地上的落花颜色和线条总还比较实在,经不起时间的敲打便慢慢失却容颜应有的色彩,枯黄、憔悴萎缩直至和地上的泥沙接近。阵阵落花过后,虽有些不忍睹,但是,枝条蔓蔓的龙眼花却结出细碎如鱼卵的果子,这一过程似乎经过涅槃与抉择。一树龙眼花,时而迎着金色的骄阳,虽然在花的家族中它们卑微而低调,更不敢奢望别人来观赏,也不可能专为它们办花展,但,实惠的人们会联想到龙眼果的甜味儿,由此及花。累累果实而坠,剔透晶莹浆白,隐约可见内里红黑色果核,极似眼珠,似乎透过花的姿容眨着眼睛。在龙眼树下令人健忘、惊悸、眩晕的是大地的神奇。

        一树花朵绝不是忽然间从天而降的,甚至簇拥着花朵的绿色也不是!它们经历了漫长的生命准备,栽培、嫁接、繁殖,即使在干旱、瘦瘠土壤上也能开花结果。历经多个朝代,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就有记述:“龙眼树似荔枝,而叶微小,皮黄褐色。荔枝才过,龙眼即熟,故南人曰为荔枝奴。”初识龙眼树在极度贫穷的童年,过中元节祭祀才打牙祭,严冬时节父亲从漳州带回龙眼干,说是补气御寒。之后,龙眼渐多,量多而价廉,随意砍之除之而不心疼,一棵龙眼树,占有一片土地却仅仅创造寥寥可数的银两,足以该杀。谁想到一棵树活着的意义呢?至于赏花,供人欣赏的植物难以计数,牡丹、梅花、三角梅、百合、玉兰……再怎么着也轮不到谦逊低调的龙眼花啊!单位这几棵龙眼树,至今也有二三十年了,若说收成,也寥无几何,可是,一年四季花开、花落、结果、采摘、落叶、吐芽,然后又开花……年年相似,年年不同,生命在拔节与提升中度过春夏秋冬,不因年岁而凋零,这是对大地的最好报答,在我心目中却是上帝赠给寸土最好的礼物。

        把龙眼当果子,而忽视花的芬芳、叶的碧绿,似乎有点偏颇与不忍。生活中花几元小钱就能品尝的龙眼,而在花树之中穿行,醉花香、饱眼福,似乎更加难得。花的馈赠,更重在心的滋养,更何况龙眼花还能结果,开花结果兼而有之。“自然天养”日渐繁茂,于喧嚣的水泥屋集群生存,经受生命之弦随时崩断的危机,存活一天,也是周围受到滋养的一天。

        龙眼花渐渐退出我的视线之后,花的香味在介乎虚实之间存在于记忆中。生活中诸多人和事好比一树繁花,庞杂、耀眼,经时光过滤抖落,渐渐露出简约的肌理。即使颓废了原有的风采、失却了固有的盛典,总有一天,能够残留的是一点记忆,或者为词典增添一个新词,那是一种生命的符号,是一种价值的代言词。

        ?
        hcsmnet
        2018年正版澳门葡京赌侠诗全年玄机一句料解码在线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