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video id="vpfvp"><strike id="vpfvp"></strike></video>

        荷花开了

        刘静涛发表于2014年07月02日00:31:56 | 名家美文 | 标签(tags):荷花 莲花 刘静涛 散文美文

        听说新民的荷花开了,我还有些不信,因为经常带小孩回鲁甸,我老从荷花池边过,总也没见叶子蓬勃起来,倒是最近雨下个不停不大出门,很久不去,不但是叶子,竟是莲花也开放了。

        刚一下车,蓬蓬勃勃一大片的荷叶,真是跟之前看到的一池子的萧瑟大不相同。路边这一片一朵花也不见,沿路进去才看见荷叶间一朵一朵粉红的荷花,迎着清晨新鲜的凉风高昂着饱胀的骨朵。

        每年都来看荷花,因为不爱摄影,我很没耐性钻到田间去欣赏它,只带着孩子到处逛逛,买些零食坐在荫凉的树下等着看花的人们走回来,每次来的意义,仅限于“到过”。这次是两个人来的,而且来得太早,空旷的田野里一个人都没有,没有人陪我等待,也便跟着提着相机钻进田埂里寻找可以入镜的荷花去。

        已经绽放的荷花还是极少,一经发现便是两个相机对准它尝试不同角度的美感。镜头下不同姿态不同颜色的荷花让我产生了一种联想,我觉得荷花就像女人,花骨朵支愣在荷叶的面上,高昂着头颅迎向蓝天,就像是刚刚长成的大姑娘,高傲、饱满、亭亭玉立;含苞待放的荷花半露着黄色的莲心,花蕊被遮挡着几乎看不见,就像美丽少妇,矜持、含羞、美艳动人;怒放的荷花低垂在叶子的下面,就好像中年的女子,谦逊、包容、宠辱不惊;部分荷花花瓣掉落,花蕊也逐渐干枯,莲子逐渐饱胀,因为绽放着,也在努力展示着生命的璀璨,应该就如四五十岁的女人吧,风韵依旧,只是生命中多了太多的收获与历练;这个时节,残荷还未见,但我见过摄影师们拍摄的残荷,那是一种气质的美,需要一双慧眼,才能看得到其间极致的美,就如残年的女性吧,很多故事和感悟,需要走进,才能了解。

        田埂上满铺着农人拔除的野草,经过晾晒已经没有了多少水分,踩上去松软舒适,但也需步步留心,窄窄的田埂,一步踩空,脚就陷入田里的污泥里去了。田埂上是各种昆虫的乐园,一步踩下去,各种昆虫展翅四散了,倒让人惭愧对于他们的惊扰。进去田埂的时候,与回来大路上的时候,看到的荷花完全是两种景致,去的时候面对着你的花朵,出来的时候却寻不见了,去的时候没有发现的花,回来的时候又蓦然发现它美美地在那里等着你了。在田埂下,蹲下去,一朵野花,一棵小草,都是可以入镜的小景。

        田间管理的农人推荐我们到党校院墙那边去拍,说是那边的花开得更是热闹。我询问为什么有些荷田里的花极少开放,有的却一拨一拨开个不停,原来却是不同的品种,粉色花的价值在于观赏,每年供游人买花,买莲子,白色花的极少开放,价值在于挖藕。

        走的时候,一对恋人走了进来,鲜艳的着装,在这荷花池边,有一种竞绝美的错觉,感觉画面挺美的,他们耳鬓厮磨,窃窃私语的样子,让我想到了一个字——“和”,这也是中国人赋予眼前这一大池子植物的精神内涵。

        ?
        hcsmnet
        2018年正版澳门葡京赌侠诗全年玄机一句料解码在线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