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video id="vpfvp"><strike id="vpfvp"></strike></video>

        木兰花

        钱钟龄发表于2014年07月02日23:21:37 | 名家美文 | 标签(tags):木兰花 紫玉兰 钱钟龄 散文美文

        房子装潢前租给了一户人家,他们搬走时,留下了一盆约一米多高的木兰,长势茂盛,宽大的叶子绿得透明,招人喜爱。装潢时我们没有时间和精力对其照顾,生怕它会死亡,特别是木匠干活时,打折了几根枝桠,幸无大碍,只是看起来显得有些瘦弱罢了。

        搬来住时,正是它开花的时候。开得不多,只五六朵吧,但香气逼人,沁人骨髓。其时,妻子在屋子里同时摆放了一些吸毒植物,如绿萝、吊兰、红掌、绿巨人等,我甚至能闻到这些植物的体内也散发出一种淡淡的香味,这是不是受了木兰花的“熏陶”呢?

        我是个孤陋寡闻的人,在见识到这盆木兰花之前,从来没有目睹过它的“芳颜”,但单个的木兰花是见过的,我记得在结婚之前吧,常常走在大街上,总能看到一个拎着花篮的老妇人,边走边喊:“木兰花啊,木兰花啊……”花的芳香随着她的喊声,在浑浊的街道里扩散,像给喧嚣的城市投下一圈圈暗香的涟漪。我总是忍不住买下几朵,捏在手里或是放在口袋里,甚至学老妇人将椭圆形的花朵,夹在上衣的第一粒扣眼里,招摇过市。我喜欢它的香,因而贪婪地吸着;更喜欢芳香的传播者,因而很仔细地观察卖花的妇人,她大约五六十岁,我母亲般的年纪,身材有些佝偻,穿着一身素洁的衣服,神采奕奕,面容和善……看着她,就像看到了母亲一般的亲切!

        搬新居时,母亲也来过一次,她一进门就说:“啊,真香!”那时,木兰花正在开放,透明的花瓣全部舒展开来,像白玉般圣洁无瑕,薄薄的小小的花瓣藏在翠绿的叶片间,感觉“犹抱琵琶半遮面”,实则,它热烈、奔放,将所有芳香的心思都一股脑儿地吐了出来,毫无保留。我看懂了它“绚烂”的心思,就像一个人,在一生中大部分时间里默默无闻,但其内心并没有一丝一毫的松懈,而是坚定信念,聚积力量,只等花开……而当枝头缀满一朵朵缤纷的诗情画意时,那是何等的解气和惬意啊,你尽情地敞开胸怀,让总个世界弥漫在你氤氲的气息里,你不自不觉间就成了整个世界,整个世界也就变成了你,你把短暂的芬芳变成永恒的美丽!

        母亲就站在木兰花的旁边欣赏着它,我却站在母亲的身后看她,究竟谁成了谁的风景?在母亲的心目中,显然我们做子女的就是那一树兰花,灿若星辰,而花期永远不谢……母亲的头发花白得厉害,她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苍老些,我情愿相信她头发的“白”是木兰花染的,在人生的风霜雨雪里,我坚信必然有一朵站在最高枝头的木兰花,用它最纯洁的白、最圣洁的香,涂抹着母亲的鬓发,洗刷着她心灵的郁结……

        只可惜这盆木兰花的花期太短,不长时间就全凋零了,枯萎的花瓣落在地板上,拾起闻闻,芳香如故,木兰树的枝干、叶子里仍然透着一股淡淡的清香。爱花的妻子担心它“营养不良”,常常打开客厅的窗帘,让阳光照射进来,照在它稀稀朗朗的枝叶上,让它尽情吮吸阳光的汁液。但问题是,强烈的阳光也会同时照在客厅的木地板上,这对木地板无疑是负面的刺激,妻于是找来了旧报纸铺在那方地板上,这样“鱼和熊掌”便可兼得了。妻还托农村的亲戚买来菜籽油饼作为肥料埋在花盆里,妻常常得意地对我说:“看看,你不觉得木兰树现在长得很精神吗?一片片叶子都挺起来了……”她还将木兰树剪了枝,自言自语道:“这样看起来多好啊!”显然,她把她心目中的美嫁接到了木兰树上。女儿却在作文里感叹道:“妈妈每剪它一枝,我的心就痛一次,因为它和人一样是有生命的……”但愿木兰花的生命不同凡响,开得其所。

        ?
        hcsmnet
        2018年正版澳门葡京赌侠诗全年玄机一句料解码在线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