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video id="vpfvp"><strike id="vpfvp"></strike></video>

        洋姜一片

        阿果发表于2014年07月05日21:51:31 | 名家美文 | 标签(tags):菊芋 洋姜 阿果 散文美文

        你到乡下打听哪儿有菊芋,人家听了肯定会摇摇头,告诉你没听说过这玩意儿。菊芋在乡村流传开的名字叫洋姜,其实跟姜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儿,可是谁让它长得像姜呢。只有将洋姜掰开,看到光滑生白的肉芯,才发现它和有筋且韧的姜块有本质的不同,而且也没有姜标志性的辛香。洋姜属菊科向日葵属,开起花来,一朵朵的艳黄,就是小一号的葵花。向日葵每年要种,洋姜只要落地,就能年年长。我们吃向日葵的籽粒,洋姜吃的却是块茎。

        新鲜的洋姜很少炒来吃,想要滋味更上一层楼,腌制了才好。朗朗秋日,将挖来洗净的洋姜摊在竹匾上晾开。晚上也不收,让它们打霜。霜是好东西,青菜萝卜经它锤炼锤炼就能变得绵甜,经霜的洋姜呢,硬邦邦的骨子会软下来。待到洋姜皱缩了,黑黢黢,有了柔性,这时,地里收起的白菜也已切碎晒得半干。将洋姜和白菜一起加盐揉搓,在盐的调理下,互相借味,然后送进甏中压实、密封。半月后,揭盖,一缕陈香袅袅地娩出,勾人垂涎……

        与白菜一起腌过的洋姜柔中带韧的吃口,格叽格叽咀嚼,会溢出一嘴隽永的清甜。这种位居末流的小菜是无法登堂入室的,但冬天的早上,迎接一锅香喷喷的米粥来到人间,用香辣油拌上一碟,却是正正好。

        如果以植物种植的难易来判断贵贱,洋姜大概要算最烂贱的那类。

        我家院后的洋姜并不是刻意种的。其实乡下有好多东西都不是刻意种养的,比如水边的菖蒲,田埂上的蒲公英,飞来飞去的麻雀……它们安贫乐道,都能活成儿女成群五谷丰登的样子。洋姜也是。有一年我妈从姨家拿了些洋姜回,腌冬菜时挑拣了一些,小和破损的连同清扫的垃圾,倒在了院后的墙角。第二年夏,那个角落就多出了几朵黄艳艳的花。一看,这不是洋姜么,它怎么无中生有的?拍拍脑门才想起,去年丢弃过这一档事,没想到这些下脚料不自弃地扎下根,生机是这样的不可抑制。

        几年下来,原本倾倒垃圾的角落,没丝毫费心,就成了一块洋姜地。花开起来,几乎不假裁切就是一幅很美的油画。每年霜降后,待枝枯叶黄,用柴刀砍去茎杆,拎上铁耙就可去收洋姜了。年年挖,岁岁发,不用担心没有后续,来年依旧会是洋姜一片。

        贫瘠、抛荒地安家落户对洋姜来说还是“小意思”,南京农大刘兆普教授培育的洋姜,能在植物生命禁区的盐碱地仰首阔步。“在娘胎里就长在海水里,不出拉倒,出了就是我的宝贝”。洋姜真的活下来了,几年后就给出一片可种稻子的良田。——生命不能只贪恋于美好的顺境,在困苦里完备自己驾驭环境的能力,一代一代的繁衍,才会变得愈加坚强。

        ?
        hcsmnet
        2018年正版澳门葡京赌侠诗全年玄机一句料解码在线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