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video id="vpfvp"><strike id="vpfvp"></strike></video>

        来自水田的紫苏草

        刘克襄发表于2014年07月07日22:58:02 | 名家美文 | 标签(tags):紫苏 刘克襄 散文美文

        在宜兰水草餐厅,我获得白花紫苏草样本时,已夜深了。老板摸黑,从一只浅水缸中,摘取了好几根,让我细瞧。接下的水草晚餐,有一道料理便以白花紫苏和石花冻结合。

        紫苏、青紫苏,多数人皆认识,约略能知其叶形。揉搓时,这类叶子香气浓郁,大家也印象深刻。但白花紫苏草长相跟两者落差甚大,乍看时,还以为老板是否摘错了,或者只是因其味道很接近才如此称呼。

        我再把样本带回饭店,虽说一整天在外奔波,体力透支了,还是强打精神,继续检视。过去只听闻白花紫苏草,这回能采得自是兴奋。但室内灯光昏黄,再如何拍照,都难以把白花紫苏的美通透展现,最好的存证便是手绘插图。

        我因而取出纸笔,借着微弱的壁灯开始绘图。旅馆通常不会有好的书桌,我只能因陋就简,在小小的空间,花个一两小时,伏案素描。那晚我不只画了白花紫苏草,还有芦蒿,因为有道汤头以此水草为食材。

        画完时已凌晨一时,我安心地把植物搁在一旁,不用担心它明早凋萎了。此时自己也累得倒头呼呼大睡。但一早醒来,又努力修补画面。一边润图,却也困惑着,手上样本的白花紫苏草为何花朵是淡红色的。上网查询、对照,赫然发现有一红花紫苏草,长相近似,全株亦可入菜。只是其香气不若白花浓烈,随便一撩拨即散发出来。

        更饶富趣味的,白花紫苏多盛产于北部水田,红花则分布在南部低山地区。后来打开窗台,光线照进,那淡红不若室内明显,这才了然是室内灯光的误导,却让我意外得知另一种近亲。

        我们家参与的贡寮水梯田,以自然农法为师,不会随便除草,遂保留了不少白花紫苏草。在地友人,林纹翠老师便以此草作为制作饼干的材料,结合了喜愿的小麦和贡寮水梯田的米。此款饼名为“和禾饼”,非常具有地方特色。因为有它,我们吃到的手工饼干特别芳香,但十二斤才晒出一斤草干,得之不易。

        紫苏草这一属,凡水稻田环境皆有,以前在香港也见过,但未细究分类。由此推断,岭南地区应该分布不少,说不定种类更多样。相信也有不少能作为食材,只是尚未开展。

        ?
        hcsmnet
        2018年正版澳门葡京赌侠诗全年玄机一句料解码在线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