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video id="vpfvp"><strike id="vpfvp"></strike></video>

        又见家乡木槿红

        吴仲尧发表于2014年07月16日23:36:28 | 名家美文 | 标签(tags):木槿 家乡 吴仲尧 散文美文

        时令夏至,绿肥红瘦,家乡的木槿花灿然开放了。一排排枝繁叶茂的碧绿,粉红的木槿花点缀其中,带着清幽的气息,随风摇曳,轻盈优雅,温柔婉约。

        在老家,木槿没有这般诗意的名字。父老乡亲们都管木槿叫荆条,或者槿柳。很土气,却也很实在。因为,木槿的生命力也像杨柳一般旺盛,不需要刻意地栽种,扦插便可成活,多长于田埂地头,立成绿篱,自成风景。我小的时候,老屋门前就有一个菜园,父亲便将木槿当篱笆栽种的。春季里剪下些许枝桠,围绕菜园子齐刷刷地插栽好,木槿就会自顾自地循序渐长,成了一道挡得住猪羊鸡鸭的篱障。夏秋两季的菜园简直成了我的乐园,里面郁郁葱葱地长满了各种蔬菜和瓜果,还有长得蓬勃恣意的木槿,开出了红的粉的花,在绿绿的叶片映衬下,艳丽而饱满,十分惹人注目。单薄的花瓣,微微地透着亮光,像是美人吹弹得破的柔嫩的脸庞,嫣然一笑,令人生出无限的怜悯。

        夏季里的木槿,曾给我的童年带来了无穷的乐趣。白天,经常会有一些长着一对大眼两对翅膀的蜻蜓停歇在木槿的枝条上,每每这个时候,我都会屏住呼吸,蹑手蹑脚地悄悄凑过去,小心地把右手的拇食两指组成钳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让它们在毫无知觉中就成了俘虏。而那些缠绕着木槿花翩跹的花蝴蝶,成双成对,前后追逐,形影不离,在风中顾盼生姿,飘逸洒脱,仿佛在演绎一段旷世惊叹的爱情绝唱。我真的弄不明白到底是木槿花的美丽扮靓了蝴蝶,还是蝴蝶的一袭艳装衬托了木槿花俏丽的容颜。夜晚来临的时候,又有蛐蛐在木槿的绿叶底下“瞿瞿”地鸣叫着。那叫声或长或短,似繁管齐奏,又如琴筝颤动,恍若天籁之音。借着天空泻下来的月光,有时还能看见它们伸腿振翅,很是让人手痒。我曾捉到过几只蛐蛐,关在祖父用麦秸秆编织的小笼子里,挂在屋檐底下。纳凉时,我躺在竹席上,一边数着天上的星星,一边听着蛐蛐的鸣唱,那样的感觉真的很惬意。

        木槿花在老家虽是一种十分常见的花,但在中国诗歌艺苑里却是一朵光艳照人的奇葩。早在《诗经》《郑风·有女同车》一诗中就出现了木槿花,诗曰:“有女同车,颜如舜华”、“有女同行,颜如舜英”。其中的“舜”即为木槿,“华”和“英”都指的是花。美女颜如木槿,说明木槿花是很美很可爱的,不然也不会单单用这种花去形容自己心仪的同车美女的容貌。同时,“舜”也有“瞬”的含义,透露了其中的玄机,指的是木槿花单朵开放的时间很短,一眨眼间,便花开花谢了。花既美开的时间又短,往往容易使人产生一点悲伤情绪,但人们面对木槿花,似乎没有那么伤感,相反感到欣喜,原因是木槿花虽然单朵花期很短,早上开花,晚上凋谢,有人形象地叫它“朝开暮落花”,或者“一日花”。但木槿整株的花期却很长,这朵甫谢,那朵又开,此消彼长,生生不息,通常能从六月开始一直到十一月末了。所以,白居易诗说:“椿寿八千春,槿花不经宿。”唐人又有诗云:“谁道槿花生短促,可怜相计半年红。”都是有道理的。

        木槿除了花美,它的叶片似乎很有用,可以当作洗发用品。相传“牛郎织女相会,槿树条叶洗头”。据说七夕节这天,女孩子们都要用木槿叶洗头,令秀发更加乌黑亮丽。记得小时候,祖母每到七月七,都会摘些鲜嫩的木槿叶子,捣烂揉搓成一团,兑进水里,挤出淡绿的汁液,黏黏的且飘着清香的味道。用这种汁水洗的头发,浓密、柔软、顺滑,可见木槿叶片的护发功效非同一般。于是,我突发奇想,那个《诗经》里有着木槿花一样颜色的美女,是否也常用木槿的叶片浸水濯发呢?

        已然是夏天了,夏的燥热在空气里蔓延着,家乡的木槿花也如期绽放了。那曲曲折折疏疏落落的木槿篱笆,氤氲岁月留存下来的古风,恰如田园里生长出来的诗行。那一抹令人心醉的粉红,诗意般纵情烂漫,让古往今来的多少文人墨客魂牵梦绕。我不能确切地说出木槿篱笆始于何时,但可以肯定,它从来就是一道永恒的乡村风景。

        ?
        hcsmnet
        2018年正版澳门葡京赌侠诗全年玄机一句料解码在线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