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video id="vpfvp"><strike id="vpfvp"></strike></video>

        卖西瓜

        杨维忠发表于2014年07月17日22:32:49 | 名家美文 | 标签(tags):卖西瓜 杨维忠 散文美文

        盛夏时节,街头巷尾的西瓜摊子多起来了,其中不少以溧阳山地瓜吸人眼球。溧阳可算是我的第二故乡,山区的土壤质地疏松,尤其山岗坡地适合于西瓜的生长,这可是本人多年前在茅山脚下学到的一点知识啊。

        那是上个世纪70年代初期,我们全家下放来到苏南茅山老区溧金句三县交界处的一个小山村。在当时“以粮为纲”的环境中,这里除了粮油作物栽培,其它什么都不准许种植——“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后来政策稍为宽松了一些,生产队队长禁不住一位外地瓜农的游说,开了几次队委会,断然决定种西瓜!瓜地就是那块前两年还是硕果累累而又不得不奉命砍掉桃树改种粮食且又收获甚少的坡地。当然,队长还被大队革委会领导训斥了一顿——搞什么自由主义!不过,这仅仅是说说而已,大队干部并没有采取什么行动。

        于是,批评归批评,“资本主义的苗”还是保留下来了。西瓜看样子长得不错,等到瓜熟蒂落之时,农村“三夏”大忙也开始了,壮劳力绝对是抽不出来的,于是我就有了一次美差:卖西瓜。搭档是一位放忙假的初中生,队里第一次卖西瓜就让我开头炮,心中美滋滋的。

        当我俩各挑着70多公斤重的瓜担浑身大汗地来到山脚下的一个劳改单位时,人家还没上班,太阳才从东边金坛跨过来。瓜担就在干部宿舍区停下,我是自作聪明:干部收入高,家属有人在家。没想到在那里等了一个多小时就是无人光顾,正在我纳闷之际,一位相识的老干部走了过来。他笑眯眯地说:“小伙子,你们的西瓜卖不动吧,我们农场的瓜个大味甜又便宜,一两分钱一斤,你们的什么价?”我恍然大悟,赶紧道谢,立即转移,把瓜担搬到职工大食堂旁边。

        当时工人虽说每月不过十几元收入,可在当地农民眼中也算是领国家工资的人了。总算等到开饭时间,又眼睁睁地看着人家吃过了午饭,三三两两地走来,有戏!我眼前一亮。岂料来人挺有经验,一掂一拍就说这瓜皮厚肉不甜,不信可当场开刀验证,其他人也跟着起哄。而我可是别说卖瓜了,就是买瓜,以前在城里也不过是帮妈妈拎篮子而已,再说在摘瓜时就发现有生瓜,听人一讲脸都红了,岂敢再“自夸自卖”?尽管队长事先定价是七分一斤,可眼前这样子不降价不行了。我一咬牙,削价一分!果然开秤了。

        磨破嘴皮陪尽笑脸,西瓜倒也卖掉近半了。心中好高兴,可肚子咕噜了,哎哟,火辣辣的太阳当头照,矿区低洼处积水的热气往上升腾,周围山谷又密不透风,真是饥渴交迫!回家吧,西瓜还没卖掉;不回吧,人家炊事员都在打扫卫生了。其实就是食堂有饭吃,自己也舍不得,一天工分能值几分?不够吃顿饭!实在饿得吃不消,两人一合计就啃起了生西瓜,尽管这卖不掉的瓜也该带回去复秤的,但“皇帝不差饿兵”。

        午后人家又上班了,我俩再次转移,不能守株待兔,那就打游击边走路边叫卖,当然还要提防管教干部的驱赶——不能太靠近生产区域。眼看着太阳就要落到西边句容那边去了,望着瓜担我心急如焚,忽然想起了“将在外,君令有所不受”的故事,狠狠心再降一分!终于西瓜所剩无几,天也大黑了,我俩才挑着几个生西瓜跌跌冲冲回到村里,匆匆忙忙扒了几口饭又下田开夜工去了。

        第二天早上,队长听了汇报笑了笑,尽管没有批评我的自作主张先斩后奏,但以后再也不派我去卖瓜了,队里后来再也不敢搞自由主义种西瓜。就这样,我有了这样一次、至今为止也是唯一的一次卖瓜的经历,快乐、难忘!

        ?
        hcsmnet
        2018年正版澳门葡京赌侠诗全年玄机一句料解码在线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