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video id="vpfvp"><strike id="vpfvp"></strike></video>

        合欢树开花了

        王颖龙发表于2014年07月19日01:32:33 | 名家美文 | 标签(tags):合欢树 开花 王颖龙 散文美文

        路两边的玉兰花又开了,白色的、粉色的,开满了整条小路,和去年一样。再过一阵子,合欢树也会开花的吧。

        我所长大的地方,合欢是并不常见的,但是我却对合欢有着特殊的感情。因为小学课本里那篇名叫《秋天的怀念》的课文,也因为兴趣,我在人生很早的岁月里就接触到了史铁生先生用灵魂所写的那本书《我与地坛》,接触到了世界上最美丽的“合欢树”。如果说阅读本身是一种习惯或是一种爱好,那么我们所阅读的作品它的实质便是语言了,而语言本身是通向人的心灵的。

        《合欢树》是《我与地坛》里面的一篇小文章。作者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他的母亲已经离开他许多年了。合欢树长在作者曾经居住的小院里,是他的母亲亲手种下的,然而母亲却没有能够亲眼看到合欢树开花,便早早的离开了人世。作者因为悲伤,搬出了那个曾经居住的小院。许多年过后,当有人再度向他提起母亲,竟然是因为那棵合欢树,母亲种下的合欢树--开花了。在《秋天的怀念》一文里,母亲在临终前弥留之际,含含糊糊没有说完的那句话“我那个有病的儿子和我那个还未成年的女儿……要好好儿活。”诗人但丁曾经说过:“如果说世界上有一种最美丽的声音,那便是母亲的呼唤。”合欢树所开的花便是母亲那句“好好儿活”最好的象征了吧?作者在文字的后面提到“在母亲住过的那所旧房子前面,老是记着,那儿还有个刚来到世上的孩子,不哭不闹,瞪着眼睛看合欢树的影子。”如果说命运对史铁生先生是不公的话,那么他的那种对命运的思索和对生命的乐观,才是他笔下的文字影响人的心灵冲击人的灵魂的真正原因。在文章的最后,他用平淡的笔调写道“有一天那个孩子长大了,会想起童年的事,会想起那些晃动的树影儿,会想起他自己的妈妈。他会跑去看看那棵树,但他不会知道那棵树是谁种的,是怎么种的。”

        在我渐渐长大的这些年当中,电子与信息所构成的媒介越来越充斥着人们的生活,文字与文学却日益的流落到社会的边缘和角落。很多人开始质疑文学的价值与存在的意义。的确,文学这种东西的确不能让人们迅速的获得什么,然而文学的存在并不因为这而失去它的意义所在,就像史铁生先生笔下的那些文字与他毕生的追求一样,文学是和心灵与灵魂沟通的。没有文学与书籍,我们的灵魂便会无处安放。就像那棵开花的合欢树,尽管后来的人们不会知道它是谁种的,是怎么种的。却依然可以让他们回想起童年的事,想起那些晃动的树影,想起他自己的妈妈。

        这些年,这些岁月,我们亲眼见证了太多的变迁。居住的房子,门前的小路,路边的邮箱,小时候经常去买零食的小商店。它们都在我们还没准备好的某一天里,悄悄地离我们远去,并且再也不会回来。而我们自己,也再无法回到那个无忧无虑的时光。我们常常会抱怨“时间都去哪儿了?”我始终相信有那样一种力量,从来没有过任何的改变,始终激励着我们前行。就像那棵合欢树一样,将会扎根在我们的心里,在美好的时光里,开出美丽的合欢花。

        2014.03.09   芜湖

        ?
        hcsmnet
        2018年正版澳门葡京赌侠诗全年玄机一句料解码在线网